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1898 2016-05-25 17:45:20

  六年前,聂圆圆十五岁,一天,刚刚中考完的她同奶奶一起坐在大门口,聊着天,剥着玉米,大黑狗坐在她们的身旁。突然大黑狗以它特有的警觉跑到坝子边上,对着路边的那群人凶狠地吼起来了。她和奶奶急忙站起来,眼看着那群人气势汹汹地朝着她家走来。那群人大概十四五个,全是身材魁梧的男人。大黑狗更凶猛地叫着,往他们来的方向跑去。那群人捡起石头来砸大黑狗。大黑狗定睛站着,吼叫得更凶了。走近了,奶奶一边叫住大黑狗一边朝着那群人问:“你们干什么的?”

“老人家,我们找你的儿子,你叫他出来,我们不闹事。”其中一个人说着。

“你们找他干什么?”

“老人家,我们也是讲理的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何况还不是小数目。”

“你们找错人了,我这个老太婆都有两年没见着他了。”

“没事,有你们两个做人质,不怕他不露面。”说完,就递了一个眼色给其他的人。

那些人大步走过来要拉她们。大黑狗四脚张开,非常凶狠且快速地从一边跳到另一边,在地上画了一个弧线,暂时拦住了这群人。他们也怕眼前的这条大黑狗。一个个不敢向前。奶奶向屋里推了聂圆圆一把,一边推一边说:“快进屋,上楼,锁门。不要出来。”

十五岁的聂圆圆完全被吓傻了,来不及反应,只是照着奶奶的话去做。进屋赶快关上门,然后才想起,奶奶还在外面。她又打开门,对奶奶喊:“奶奶,奶奶,快进来!”

“你快进去!听话!”说完,奶奶顺手抄起门口的锄头对着那群人喊道,“你们过来呀!”

她无力地关上门,上锁,跑到了楼上的屋里,透过窗户,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切。

大黑狗恶狠狠的眼神,一万分地警备,只要他们敢上前一步,它就一口咬上去。大黑狗一步一步逼上前去,他们害怕地退到了坝子前的菜地里,把菜踩得稀巴烂。奶奶心疼那些菜,大声地骂他们!

村子里的乡亲们都来到她家的院子旁边,看着这样的架势,有几个男人想站出来帮忙,被自家的女人拉回去,咕噜道:“你知道这是怎么了,何况这么一群身强力壮的打手,对付得了吗?看看再说。”想帮忙的男人们也定着不动了。就在那里围着看着。

突然,菜地里的一个男人抽出菜地里支着各种瓜藤的竹竿子,朝着大黑狗打去。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抽出竹竿子。大黑狗跳进菜地里开始咬他们,始终挡着他们,不让他们靠近奶奶,他们疯了似的到处乱窜,菜地被糟蹋得一踏涂地。大黑狗把好几个人都咬伤了,这些人叫着骂着吼着,用竹竿子狠狠地打着大黑狗。

奶奶在坝子上气得直跺脚,只喊着:“小黑,小黑,快跑,快跑吧!求你们不要打小黑了,不要打它了······”聂圆圆在屋里痛心地哭着,看着大黑狗被打,就好像是刀子插进她的心脏,一刀一刀在绞肉一样,钻心地疼。

一时间,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场面直教人撕心裂肺。

边上看戏的人们还是没有站出来帮忙,少了一些刚才的面孔,多了一些新来的脸庞。走了的人可能是害怕这样的场面伤到自己,躲到伤不到自己的地方看去了。新来的人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现场直播这样的画面,像看电影似的。他们其中也露出可怜的于心不忍的表情,只是这样而已。其中有人说话了,快去喊村支部的。

大黑狗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身上露出绽开的血色的肉来,血沿着黑色发亮的毛流出来,一滴一滴,滴进菜地里,滴进聂圆圆的心里。她再也看不下去了,她跑下楼来了,从厨房拿起菜刀,打开门,冲出来吼道:“我给你们拼了!”

奶奶见到快不行的大黑狗,又见到跑出来的聂圆圆,一瞬间就倒了下去。锄头“哐当”一声掉到地上,聂圆圆赶紧丢下菜刀,跑到奶奶身边。村里站在边上看的人,见到奶奶倒下去了,才赶紧跑过来。掐人中,感觉不到呼吸了,摸脉搏,没有跳动了。站起来大吼:“你们这些不要良心的,出人命啦!”

那些人见状,扔掉竹竿子就跑了。村民们追上去。他们跑进停在公路边的车里,开车跑掉了。村支部的村委们现在才赶来,映入眼前的是一片狼藉的菜地和菜地里倒下的奄奄一息的大黑狗,眼睛还望着坝子上的奶奶。奶奶已经身亡了,据村里医生初步诊断,奶奶突发脑溢血死亡。聂圆圆哭喊着:“奶奶!奶奶!你醒醒!你醒醒!你醒醒······”

村里的人把奶奶抬进屋子里,又把大黑狗从菜地里抬到坝子上来,聂圆圆爬过去,爬到大黑狗的身边,一把抱起它来,血浸到聂圆圆的身上,还在流还在流,她望着村里的医生喊道:“救救它!救救它!求你救救它······”医生实在是看不下去,也被这忠心护主的大黑狗感动了,给大黑狗检查了身体,无力地叹道:“没救了!”大黑狗睡在她的怀里,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聂圆圆心痛到死去,哇哇哇地大哭起来到哭不出声来,又一下子哇哇哇地痛哭起来再到哭不出声······一瞬间,十五岁的她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和朋友。这个人和这个朋友是她最爱的,是一直一直陪伴着她的,也是最爱她的。而现在,她永远地失去她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