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1884 2016-05-25 17:45:20

  等到聂圆圆和周晓媛回到病房的时候,甘晓媛已经逃离了这个对她来说不堪的世界。

505病房,更热闹了。几乎成为了今天的头条新闻。现在,不只是楼道里的人关注了,整个医院好像都知道了一样。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警察再次来了。门口围了一大群人。他们一起听了录音。

“这是我留在人世间最后的声音了,生活已经让我没有了迷恋。我已经活够了,我想去不一样的世界看看。所以,我就去了。弥留之际,我还有几件事想要交代嘱托。算是我的遗言了。第一,警察同志,知道你们明天要来,我是被丈夫聂强砍伤的,因为他有外遇,我们吵架打架,怒气中他打了我并砍伤了我。此时,我已经不想追究了。成全他人也是一件好事。麻烦警察了。你们辛苦了。第二,周晓媛,我最好的闺蜜,我早年欠了你的,但是你却是我这辈子最值得信赖的人。我走了,你好好照顾我的两个孩子,尤其是幼女。这些年也多亏了你照顾圆圆。大恩不言谢。第三,圆圆,我的大女儿,我自知对不起你。也知道你恨我。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能在死之前见到你,已经了却了我的心愿。你已成人,我只能依靠你。不管你愿不愿意,这都是你的命。你要和周阿姨一起照顾好你的妹妹。第四,在我现在住的卧室的梳妆台的抽屉里,有两张银行卡,红色卡里的钱,存的是幼女的教育基金,周,我的好闺蜜,你拿着。聂强如果不管她,你就替我养育她吧!感谢了!蓝色卡里的钱留给聂圆圆作为你的嫁妆吧。密码,周,你知道。你告诉圆圆吧。就这样吧!再见,这个世界。甘晓媛去了。”

周晓媛听着录音,失声痛哭,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见,却是最后一面。她趴在床边,哭着喊着骂着······

聂圆圆面无表情,没有哭也没有闹,整个人都是麻木的。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一切都让她猝不及防。比起六年前的事情,比起甘晓媛的选择,她现在连死的念头都没有了。也不知道如何活下去。她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站着,看着所有的事情按照本身该有的纹路发展下去。

所有人都只知道甘晓媛自杀身亡了。聂强依然没有联系上,他们简单地处理了甘晓媛的后事。在D城的墓地让她入土为安了。

聂圆圆几天都没有讲一句话了。她像一个木偶般,周晓媛说做什么,她就跟着一路。周晓媛带着她来到了甘晓媛生前住的卧室里。在她交代的梳妆台的抽屉里还找到了三大本日记。周晓媛简单地翻看了一下,她只知道聂圆圆一直不能释怀六年前的事情,却不知道此时的聂圆圆是旧心病未去,新麻烦又来。然后把日记递给聂圆圆,“装进你的背包吧,也许从里面你可以找到六年前的答案。”聂圆圆照做。

周晓媛又从寄宿幼儿园接回了才五岁的聂兰——聂圆圆的妹妹。

聂兰见到周阿姨,有点陌生也有点熟悉,之前妈妈和周阿姨经常带着她一起玩。她吵着要妈妈,周晓媛哄她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暂时不回来,妈妈让她去周阿姨家里。她又问爸爸呢?周晓媛说爸爸同妈妈一起去了。

聂兰又望着聂圆圆问:“你是谁?”

“是姐姐。”周晓媛答道。

“妈妈说我在S城有一个亲姐姐,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是我的亲姐姐吗?”

聂圆圆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和自己长得是那么的像,又活泼可爱,如果没有六年前的事,她肯定会热情地拥抱她的。可是,她又和自己有什么区别呢?都是受害者。

因联系不上聂强,周晓媛将聂圆圆和聂兰一同带回了S城。

聂圆圆执意要回宿舍,她早已习惯独自躲在角落里为自己疗伤,就像她喜爱的曼陀罗花一样,尤其是黑色曼陀罗花。同曼陀罗花的预言一样,她就像被下了诅咒似的。她总是生活在不可预知的死亡与爱中,使得她那颗被伤害的坚韧疮痍的心灵愈加热烈、绝望、孤独而坚定。她的内心也像曼陀罗花一样,花的朝向是向下的,把自己紧紧地包裹起来,既像是一个旁观者,静观生命的不可循与短暂。又像是在吸取着大地的精华,诠释着生命的真谛。

她一直坐在自己的书桌旁,从白天坐到天黑,也不去开灯,不吃饭也不说话,什么也不想,就是这样的呆坐着。眼珠子半天才转一下,盯着目所能及的东西,一盯就是小半天。当她的眼睛再次盯着桌子角上她最喜爱的水晶球的时候,她想起了最疼爱她的奶奶。

她开始怀念与奶奶一起生活的时光:她一岁开始,就与奶奶一起住在了村子中央边上的一楼一底的两间开的楼房里,楼下是一块水泥地坝子,坝子对出去是两块土地,土地里的各种蔬菜是奶奶种的。大门口,还有一只摇着尾巴的黑狗。黑狗是她八岁时就开始养的。每一天,她放学回家,就看见奶奶在菜地里打理她的菜园子。她放下书包,就和黑狗一起玩,陪着黑狗由小狗慢慢地长成大狗。奶奶生出了白发。她自己也一天一天长大了。

她以为那种开心,快乐,简单且温馨的幸福生活可以一直陪伴着她。可是,那份幸福也让甘晓媛和聂强毁掉了。她拿过水晶球,抱在胸前,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回忆起六年前的画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