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22点美食店

第五个故事 黎明中学杀人事件 中

22点美食店 风中有酒香 3154 2016-09-20 18:51:53

  中

4。

星期四,学校是寄宿制。只有周末学生才能回家,平时都住校。趁着小文没有回去,我想去他家看看。

一片再普通不过的居民小区,我从郝老师那里要来了小文父亲的电话和家庭住址。为免消息泄露,我事先并没有给小文的父亲打电话。

他家住在四楼,我径直上去,按下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位大约40来岁的中年男子。中等个子,身形略有些发福。我想,他应该就是小文的父亲了。

“你找谁?”

“哦,你好,我是小文的美术老师。”

“美术老师?哦,您好您好,请进请进。”

男子把我请进了房内,一套不算太豪华的房子,但也十分干净、整洁。

事先向郝老师打听到,小文的家庭条件还算中上,父亲是公务员,在部门管着十来号人。母亲也在政府部门上班,家里收入稳定、衣食无忧。

“您是小文的父亲吧?”我开门见山地问道。

“对。。。我是,老师您请坐。”男子一边说着,一边要给我倒茶。

“不用了不用了,我坐一会儿就走。”

“老师您先坐着,有什么事儿慢慢聊,我这儿还很少有小文的老师来呢,你看我。。。每天工作也忙。。。您看,刚刚还在写材料呢。”

“那。。。是不是打扰了?”

“哦。。。没事儿,您别这么说,您是小文的老师嘛。”男子倒了一杯茶,放在我的旁边,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

“这孩子。。。没少让您操心吧?”男子说道。

“哦。。。也还行。。。小文这孩子吧,倒是乖巧,很少让老师操心。”我说道。

“哦,呵呵,老师您别惯着他,这孩子,从小就不太好管教,脾气犟,又不怎么合群。他要是犯什么错,您尽管打。”

“打?”他的话一出口,我便吃了一惊。

“哦。。。哦,不对,是罚,惩罚!”他故意把最后两个字加重了些。

“那也不行啊。。。现在提倡尊重孩子的个性发展,怎么能随便罚。。。。”

“也是。。。这方面老师是专家,可该罚还是得罚啊,俗话说,严师出高徒,对吧?”

“那这么说,您也罚过他?”

“那可不是。。。。”话音刚落,男子停住了嘴,顿了顿,说:“额。。。你看,现在哪家孩子不皮啊?对吧?这孩子犯了错,不教育教育,大了还得了?”

“那您。。。也打过他?”

男子叹了口气,道:“唉。。。这孩子不争气啊,自从上了高中,成绩一直不上不下,没少让我操心,孩子他妈把他管得紧,周末也没让他出去,都是给他找补习班补习功课,谁知。。。。”

“怎么了?”

“这孩子。。。上周末竟然没去补习班,更严重的是,他居然偷家里的钱!”

“什么?”

“上周周末回来,他就问我要钱,我平时给他的生活费也不少啊,都是好几千块地打给他。我也问过老师,学生在校园里花不了多少钱,我就问他这些钱去哪儿了。他不肯说,我猜多半是拿去挥霍了。也就没答应他,谁曾想,我不给他,他竟然偷偷从我包里偷钱!我那个气啊。。。不过,那天我可没打他。。。。”

“偷钱。。。?”

“唉。。。也不知怎么回事,以前的他可不是这个样子,读初中的时候,虽说成绩也一直只是中等,但他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我平时工作忙,很少有时间管他,但怎么也没想到。。。。”

“所以您打了他?”

“没有。。。虽说这件事把我气的。。。可孩子他妈怎么也不许我打他,说孩子大了。。。。”

“这可就怪了。。。。”

5。

从小文家里出来,我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他为什么要偷家里的钱?他要用这些钱干什么?那些伤痕又到底是谁造成的?按平时的表现看,小文也不像是那种会偷钱的孩子啊,难道那听话的样子都是在我面前装的,而我只看到了他表面上展示给我的?不会啊。。。我怎么也无法相信。。。。

我决定单独找他聊聊。

周五,他照例来美术教室找我学画。

我突然觉得他那张腼腆、消瘦的脸上似乎隐藏着什么不愿为外人道的秘密,而这些秘密,显然他不愿让我这个老师知道。我甚至开始怀疑这个学生是否值得我如此倾尽精力悉心传授。我知道这种感觉太过主观,在下任何结论前,一定要先把事情搞清楚。

按照课程进度,我安排他临摹石膏像,而我在一旁指导。

“小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老师?”

“啊?”短暂的停顿,然后他说:“怎么会。。。。”

“你最近是不是很缺钱用?”

“没有啊。。。老师,怎么了?”他的脸上一片茫然,但我仍感觉到了他的慌张。

“到底有没有?老师教了你这么久了,有什么事,你要如实告诉老师。”

“老师。。。我不明白。。。。”

“那。。。你告诉老师,你有没有偷家里的钱?”

“我。。。我没有。。。。”

“真的没有?”

“恩。。。。”

他的声音,细小而微弱,好像故意不想让我听到似的。

“老师,你去过我家了?”他突然抬起头,问道。

“怎么。。。你不欢迎老师去?”

“奥。。。不是。。。。”

他没有再说什么,我也没有再问。只见他放下了手中的画笔,慢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朝教室门口走去。快要跨出教室的那一刻,他转过头,望着我。当他看着我的时候,我感觉他的脸颊上似乎那么有一丝泪痕划过,然后,他说:

“老师,谢谢您,请您相信我。”

此后很长时间,我再没有见过他,他也再没有来找过我。

6。

那天见面后,过了很久,我才见到他。

他来找我的那天,我正好给另一个班的学生上完课。学生们都往外挤,我正在收拾教案,竟感觉有什么人在门口站了好久,我有些奇怪,便转过头,一眼便望见了他。

他走进来,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地望着我。

“好久不见。”我说。

“老师,可以借些钱给我吗?”

“哦?你需要钱?”

我知道,若不是迫不得已,他是不会来找我这个老师借钱的,但让我不解的是,他的家庭条件并不差到需要借钱度日的地步,那么,他为什么来找我借钱?

“恩,您可以借给我吗?”

“你要多少?”

“三千。”

三千。。。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已经相当于我一个月工资了。

“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他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那里,低着头。

我深吸一口气,内心隐隐觉得,他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对,一定!所以,我做出了选择。

把钱借给他。

我想看看,他到底要这个钱做什么。

只是,我随身没有带这么多钱,我把包里仅有的一千块钱借给了他。他拿着钱就往外跑,我跟了过去,接下来发生的事,我怎么也没有想到。

我尾随着他,穿过人流,一直走到另一栋教学楼,随后,看见他拐进了一间厕所。

我紧跟上去,贴着墙,接下来眼前出现的事让我万分震惊!

厕所里除了小文,还有另一群人。这群人中有一些是我认识的学生,其中又高又壮的那个跟小文一个班,名字叫赵大刚,他的父亲是黎明中学的股东,校董会成员之一。这个学生经常逃课,美术课更是基本没有来过,一学期大概也就能见他一两次。

他在这里干什么?

奇怪的事发生了,小文居然将我刚才借给他的钱交给了赵大刚!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心里产生了千万个疑问,赵大刚的家庭条件算是他们班数一数二的,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而且,他为什么还要向小文借钱?小文为什么要向我借钱却又把钱转借给了他?

我决定要把事情弄清楚。可我刚现身,那些学生便一哄而散。那赵大刚更是抱着钱跑得飞快。只剩小文一个人站在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老师。。。对不起。。。。”我的话刚落,小文便朝我跪下了!

7。

后来小文才告诉我,我借给他的钱,他全都给了赵大刚。是赵大刚勒索他,问他要什么“保护费”,如果他不给,赵大刚便打他,那天的伤痕就是赵大刚打的,都是因为小文在家里偷钱没有成功,拿不出钱给他。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郝老师,便再也没有过问。后来,也一直没有见到小文。直到小文出事。

赵大刚是死者之一,我很自然地把赵大刚的死与那次勒索事件联系到了一起。可是,按照小文的性格,也不至于杀人吧。。。。

秋风萧瑟,黄叶飘落。

我去了一趟看守所,我想再见见小文。

他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更瘦了,没有血色的脸上面色愈发苍白。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相顾无言。他还是那么静静地坐在那里,只是,过去是在教室,这次却变成了看守所的牢门。时间过了许久,他递给了我一本笔记本。

“老师,您想要知道的,都在这上面。”话音刚落,他竟哭了出来。哭声沉闷、凄凉。

我收起他的笔记本。问他:

“你后悔吗?”

“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逼我的!”

这是小文最后一次见我,也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