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22点美食店

第五个故事 黎明中学杀人事件 上

22点美食店 风中有酒香 3391 2016-09-19 20:30:50

  上

1。

天是灰蒙蒙的,明明还是下午。可看这天色,像是早早地入了夜。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阴沉沉、黑压压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

当那声刺耳的警笛声割破了平静,每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悲痛和惊讶中。谁也没有想到被带走的竟会是小文。这个在每个老师眼中都很乖巧听话的孩子,怎么会突然发生了这种事?

学生宿舍里的血迹还没有干,法医将尸体抬上了救护车。没救了,早已经断气。受害者家长乱成了一团,痛哭着、呼喊着,或是斥责校方的不作为。可悲剧已经发生,谁也无法改变。

校长使劲地抽着烟,发生了这种事,更何况其中一位受害学生赵大刚还是学校大股东的孩子。他知道自己难辞其咎。恐怕再难在这所学校待下去了。我拿出手机,给小文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想尽力安慰他,或许也可探知一点事情的来龙去脉。

“什么都别说了,让他自生自灭吧。”

这是我在电话那头听到的唯一一句话。

听到这句话,我并没有惊诧,也没有感慨为什么作为一个父亲会说出这么无情的话,小文的父亲素来对小文管教严厉。在他的眼中,出这种事算是丢尽了他的脸面。即使内心无比的悲痛,他也不愿在我这外人面前表露出来。

当手铐铐在小文手上的一刹那,他望着我,一直痴痴地望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身边的警察推搡着把他带上了警车,动作粗鲁。我是多么想跟他们说:慢一点、轻一点,请不要伤着了孩子。就算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可他也是个孩子啊!

可我毕竟还是没有说出口,小文就那么被他们带上了警车。快上车的一刹那,小文对我笑了。

他居然对我笑了。。。。

我不知道他在此时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只是觉得,今天的他,与往日好像换了一个人,可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向腼腆、内向,却又善良诚实的这么一个孩子竟会突然变成了杀人狂魔?

突然,大雨倾盆!

老天爷,你是在哭吗?你也在为这突如其来的悲剧默哀吗?

2。

我是在来到黎明中学后认识小文的。

那个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在社会上碰了一鼻子灰后,回到了家乡。我爸是已经退休的中学校长,在文教局有些关系。托人帮我在这所学校找了份工作,我的大学专业学的是美术,也就顺理成章成了学校的一名美术老师。

对于这份工作,我还是很珍惜的。黎明中学是我们当地数一数二的私立学校。教师待遇高于一般的公立学校,而且课也不多,在现有的应试教育体制下,美术课往往沦为边缘化,我倒是不在乎,一周上个几堂课,再在外面搞点儿美术培训赚点外快,生活倒是不用发愁。只是,有时候会觉得少了那么一点儿成就感。尤其是在上课的时候,高考不要求美术分数,学校也不重视这门课。到了学生这儿,就更没人听了。每次上课的时候,课堂上做什么的都有,看小说、聊天的、做其他课作业的,甚至打情骂俏的。乱糟糟的一团,仅维持课堂秩序就花了我很大的精力。

所幸有时候也会有那么一两个人听课。

小文就是其中一个。

“老师,您说,这群乌鸦飞向哪里?天空黑暗,他们是在寻找光明吗?”

那天,我在给高一学生讲美术史,说到梵高死前最后一部作品《麦田群鸦》,冷不丁被打断,惊讶之余有些兴奋。在这群学生中,竟有人在认真听我讲课。

那是梵高处于极度心理抑郁时期的作品,画完这幅作品后的第二天,他便举枪自尽。画面占主体部分的是金色麦田,可麦田之上的蓝天却是灰暗、阴沉的,一群乌鸦拍打着翅膀,向着远处飞去。可远处却看不到太阳、看不到光明。虽然明亮的金色占据了画面的绝大部分,可大块大块的暗蓝色和黑色却使整个作品显得阴郁、低沉,充满了压迫感。

“对,天空很黑暗,可他们的心中向往光明,所以,他们在寻找光明。你说对吗?”

“可是,远方的天都是暗沉沉的,没有一丝阳光。”

“乌云过后才会有阳光,不是吗?”我向他一笑,说道。

孩子点点头,他就是小文。瘦削的身材,脸上菱角分明,眼睛很有神。

我不禁对他来了兴趣,上了这么久的课,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提问。这孩子话不多,每次都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听我讲。有时课堂会有学生吵闹,他也并不受影响。依然很安静地坐着,不发出声音。

自从那次提问,我开始注意到了他。平时给他们班上课的时候,会刻意地多准备一些知识,想尽量让他多学一些。很多时候,会不自然地朝他坐的那个位置望几眼,看到他认真的样子,心里似乎有了一些安慰。与其说是我在教孩子,更不如说是师生之间友好的互动。

也许,这是每个老师都期望的关系吧。

其实,就年龄上来说,我也并不比他们大多少。那时候我刚毕业不久,学生们也都是十五六岁的高中生。对于学生们来说,年轻老师更具有亲和力。有一种初生牛犊的激情和理想主义,思想也更开放,容易和学生打成一片。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瘦弱的孩子向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老师,您可以教我画画吗?”

“哦?你很喜欢画画?”

“对,您可以教我吗?”

“如果你能够坚持下来的话,可以。”

在课堂上,大部分时间都是给他们讲美术史,或是做一些名作赏析。因为高考不作要求,所以基本没有教过他们绘画技巧。但为了满足小文的要求,我跟他约定了时间,每周五的下午在美术教室教他画画。

我为他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从最基础的素描开始教起。小文是个很有耐心的孩子,对色彩有着敏锐的感知力。很快,课程便从素描过渡到更高一级的色彩写生。不多久,他便可以自己创作一些作品了。

那天,他拿来了他的绘画作品给我看。是一幅水彩画,灰蒙蒙的天空下,是暗蓝色的海洋,一个渔夫驾着自己的小船,在茫茫的大海上行驶。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暗潮涌动。整个画面充满了灰暗的色调,压抑、阴沉。

“你为什么画这个?可以告诉老师原因吗?”

“老师,渔夫想回家,可他却像是被困在了这一眼望不到头的海洋,他想冲破这黑暗,可是,四处都是潜藏的危险,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逃离。。。。”他停顿了几秒,说:“生活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我沉思良久,没有说话,默默地点起了一根香烟。

我没有料到,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当然不应该是一个十六岁少年说出的话,这幅作品也不应该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所感悟到的生活。当然,从绘画的角度来说,这幅作品不论是从线条笔触还是用色上看,都可以算是一幅不错的作品。可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是充满阳光的呀!我原以为我会看到明亮的光线、饱满的色彩,昭示着生机的一幅画。可是,我看到的却是。。。。

压抑的情绪、强烈的压迫感,这是我从这幅作品中读到的一切。

“小文,告诉老师,你有什么心事吗?”

小文站在那里,看着那幅画,没有说话。

3。

那天过后,我想更多地了解这个孩子。但他在我面前却很少透露自己的事。我也向他的班主任郝老师询问过有关他的情况。得到的消息不多,这个孩子少言寡语,平时不爱说话,和老师交流并不多。

事情的变化出在那个炎热的下午,那是夏天。天气很热,学生们大都穿着短袖T恤,只有小文穿着一身长袖衬衫。热得直冒汗,我注意到了他的怪异举动,便在下课后把他留了下来。

我叫他撩开上衣,他死活不肯,紧紧地护住自己。我俩纠缠了许久,他的力气终归没我大。我最终还是把他的袖子拉开了,可接下来的情景让我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手臂上全是乌青乌青的伤痕!

我感觉事情并不简单,要他把衣服全撩开。我隐隐觉得,在那身瘦弱的身体下,应该隐藏着什么秘密。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我用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也许是他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的眼神,生出一丝怯意。就在那一下子,我把他的衬衫猛地往上掀,眼前的一幕更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的前胸、后背,全是乌青乌青的伤痕!

这些暗紫色、拳头大小的伤痕不均匀地散布在他的上身,只有剧烈的殴打才有可能导致。到底是谁造成这些伤痕的?怎么会这么严重?我的心里产生了无数的疑问,并决定要追查到底。

“你可以告诉老师,这些伤是哪来的吗?”我问他。

“没事儿,老师,前几天踢足球,摔了一跤,运动嘛,难免受伤的,老师您也知道。。。。”

他的神色紧张,这种伤绝不可能是踢球所致。明眼人都能看出。

“你跟老师说实话。”我很严肃看着他的眼睛说。

他避开了我的目光,低着头,闭着嘴。

我俩就这样僵持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最后,我问他:“是不是你爸打的?”

看到这些伤,我很自然地想到了家庭暴力,也难怪,在我这一代成长的人都应该有这样的经历。家里的孩子犯了错,父亲往往会选择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进行教育,只是,我万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没。。。没有。。。。”

“你跟老师说实话。”

“没有。。。。”

“你爸电话是多少?”

“不要告诉我爸。。。不要告诉他。。。我求你了。。。。”

小文竟带着哭腔哀求我,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语气。看着他这个样子,我心软了,没有再继续逼问他。

我决定家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