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22点美食店

第四个故事 孟婆汤 下

22点美食店 风中有酒香 3386 2016-09-18 19:30:23

  下

7。

东子死了。

这次是彻彻底底地死了。

他的魂魄被斩鬼铡一刀劈成两半,从腰间砍下去,就那么一刀!

从此,东子烟消云散。

从此,东子从三界彻底消失。

他死的那天,忘川河的河水竟变得浑浊了,原本从不下雪的地狱竟下起雪来。那些沉聚的冥气竟突然间消失了,人间有好长一段时间没了灾难和病痛。天庭少了香火供奉,急得玉帝罚了阎王半年俸禄。

虽然有了这些异象,但没有人觉得东子不该死。都说他是财迷心窍,罪有应得。

只有判官崔钰和孟婆不这么认为。

后来崔判官被罚下地狱第十八层做看门鬼,孟婆也被罚下凡间,做了一名普通人。

地狱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奈何桥上没了孟婆,汤还是要有的。阎王派了几个小鬼熬汤,可那汤怎么熬都不对味儿,不是苦了就是咸了,搞得新到的亡魂怨声载道。

阎王还是怀念孟婆在的时候,她不仅会熬汤,还能讲些阳间的故事给他听。没了孟婆,原本无聊的生活变得更无聊了。

他只得托梦给孟婆,要她回来,哪知竟被孟婆一口回绝了。直到人间时间几年后,孟婆给他烧来一封信。

拆开那封信,阎王才知道,那个叫东子的亡魂为什么宁愿魂飞魄散也不喝孟婆汤。

东子身前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村子里。那个村子很穷很穷,即使在这个国家的很多地方吃饭已经不成问题,东子一家也还得为基本的生存发愁。东子的父亲死得早,母亲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她是一名村小教师,工资少得可怜,上课之余还得干农活儿贴补家用。

东子自小特别懂事,帮着母亲干活儿,读书也很努力。母亲最大的希望是供东子考上大学,不用在这山旮旯里挨饿受穷。每天早上,天还未发亮,母亲便起来熬上一碗稀粥,煎几个玉米馍馍。待到东子起床了,母亲看着东子喝下几碗清汤寡水的粥,带上几个馍馍去学校,才放心下地干活儿。约摸中午十点左右的时候,母亲又返回到课堂,给学生们讲课。整个学校只有两个老师,教室还是十多年前村民一齐凑钱修起来的,如今过了这么多年,自然是破败不堪。

中午吃饭的时候,母亲也吃得很少。她把大部分早上煎的馍馍都给了东子,学校下午放得早,母子俩便一起下地干活儿。到了晚上,屋子里点着油灯,母亲备课,东子就在一旁写着作业。

日子虽过得清苦,母子俩相依为命,倒也平淡快乐。

东子该上中学了,村里不具备办学条件,很多孩子早早辍了学,开始帮着家里务农。母亲却执意要东子继续读下去。可是村小的办学条件差,尽管东子很努力地读书,离乡中学线还是差了那么几分。村里人都劝母亲不要再让孩子读下去了,可母亲还是执拗地坚持。

家里钱不够,母亲就去借。村里乡亲本就不宽裕,更何况母亲用这钱供东子读书,不知何时才能还上,他们哪里肯借?母亲便在人家家里守着,不知疲惫地恳求着。

乡中嫌东子基础太差,不愿收他。母亲便跪着恳求校领导,希望能够给孩子一个机会。看着自尊心极强的母亲跪在别人面前,怀揣着母亲东求西借来的学费,东子暗自发誓,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进了中学,东子努力地读书。学校跟村子里离得远,要翻好几十里山路。可是,再怎么远,东子还是常看到母亲在校园里徘徊的身影,无论酷暑还是严冬。

东子体谅母亲辛苦,曾劝告母亲不要走那么远的路来看他了。话刚落下,母亲的脸上便挂上了失落的神色。东子有些后悔,便再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可母亲的脸上,却又有了熠熠的神采。

总算,东子考上了大学。拿到通知书的那天,母亲特别开心,穿上了出嫁时的大红袄子。在村子里逢人便说自己的孩子是大学生了,以后再不用待在这山沟沟里了。。。。

眼见着未来的光景似乎好了起来,可是,厄运却再次降临。。。。

在上大学的第二年,东子被查出癌症晚期。

虽说有同学和好心人的热心捐款,东子得到了治疗的机会。可是,肉体凡胎怎敌得过病魔的侵蚀?更何况,那点钱对于巨额的治疗费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在一年的时间中,东子的病情急剧恶化。最后,他索性便放弃了治疗。。。。

他知道自己终是要死的。医生说过,癌症到了他这一阶段,存活率不足百分之零点一。

可是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母亲。

母亲辛苦了一辈子、为他付出了一辈子。可是,到头来却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他曾经埋怨过上天,甚至曾想过把寺庙里的神像砸个稀巴烂。他曾想:什么狗屁神灵,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总是把最不走运的事降到我身上?为什么努力却不曾有好结果?好吧,就算是你看不惯我,可你为什么要让我妈受这些苦?

可是,高高在上的老天又怎么听得到他说的话?

离着死期越来越近了,他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既然无法在身前尽孝,何不死后保佑母亲平安健康?

这便是他为什么绝不喝孟婆汤的原因。

他怕忘了母亲的样子,他怕见到母亲后会认不出来。

他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机会回到阳间。给母亲带点好吃的,比玉米馍馍好吃得多的美味。

等待着或许某一天,可以在母亲膝前尽孝。尽管那个时候,他或许是一只孤魂野鬼。

为此,他需要趁着哪天牛头马面打盹儿的时候,从鬼门关逃出去。

尽管这么做会让他成为黑白无常缉拿的对象。

可是他仍然固执地要这么做,

纵使魂飞魄散。。。。

8。

地府又下起了大雪。

雪啊,下得那么大。一直飘着,飘啊飘。雪花纯净、洁白,难道是东子的魂魄化成的?

阎王看着这鹅毛般飘舞的大雪,和手上孟婆烧来的那封信。顿生出万种思绪,却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来。

阎王接着读那封信,在信的后面说道。后来,让东子不曾料到的是。因为他的死,母亲竟也思念成疾,离开了阳间。

那个时候,孟婆已经将分发汤的权力交给了东子。看见母亲过鬼门关,东子便打定主意把汤换了,接着想办法让母亲转生投胎。然后他再找机会自己离开地狱。

可是,母亲在冥气采集厂晕倒却打乱了他的计划。

其他亡魂喝了孟婆汤,所以对采集厂屏幕上那些悲惨的画面没有一丝感觉。而那天,母亲正好看见了东子死的时候的画面。

因为母亲的晕倒,崔判官发现了母亲没有喝汤,这在地府可是死罪!轻则打入地狱第十八层,永远无法超生,重则于斩鬼铡下魂飞魄散!

东子只得将一切实情告诉崔判官,希望他能够网开一面。

在东子的哀求下,崔判官动了恻隐之心。他决定将母亲送出地府。如此,或许有一天,他们母子俩还可以在阳间团聚。

只是,万没料到白无常竟是阎王派出的密探,所有一切都被他偷听到。

他将崔判官违反地府条例私送亡魂转生的事告诉了阎王,却只字未提东子那一点小小愿望。

阎王自然是勃然大怒,他最恨他的手下不遵守地府的法令。

母亲被白无常抓住,眼见或许会受到严酷的刑罚。东子站了出来。

他谎称是自己为了宝藏做了这些事。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这只是他为了承担一切罪责而编造的。

他不愿母亲再受一点苦难,也不愿好心的崔判官受到责罚。

他宁愿自己被斩鬼铡劈得魂飞魄散。

这些都是孟婆后来才知道的。东子在将被问斩的那一天将所有实情告诉了孟婆,只希望孟婆能帮忙照顾自己转世投胎的母亲。

这是他在面临魂飞魄散那一刻的最后愿望。

此时,皑皑白雪,竟铺满了地府,足有一米多高。

晶莹的雪花掉落下来,化为液体。裹挟着灰尘,流入了忘川河中。

它是要将这里的一切冤屈和不公都洗尽吗?

可是,洗得净吗?

就算是能洗净,凡间的呢?

9。

那天过后,小鬼们再没在地府见着阎王。

据说阎王辞职了,天庭又派来一个新的阎王,只是地府的冥气开采率一年不如一年。

故事讲完,我望着穿黑袍的讲述者,暗自佩服他编故事的能力,竟能想象出发生在地狱的故事。

我说:“这个故事编得不错,你想要吃什么?”

“编的?你就当是编的吧。”那人说道。

随后,他要了一份炒龙虾。店里还有一点食材,我一边给他做,一边用一只眼瞄着他,那人一直用袍子遮住面容,怎么也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

他吃东西很快,连吃的时候也把整个脸遮住了。我猜不透他为什么这番装束,一身长袍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美食店的附近有个影视基地,我想,或许他是那里的演员吧。

东西吃完,那人把面罩压了压,转身往外走。

“你。。。还没给钱呢。”我说。

“哦?不是只要能讲故事,就可以不给钱的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顾客一般都会给一点的,毕竟,小店经营也不容易嘛。”

“你说什么?规矩订了就要执行!最讨厌那种朝令夕改的人。。。。”那男子的声音变得阴森森的。这么晚了,出现这么一个怪人。店里又只有我一个人,我隐隐有点害怕。

“那么。。。您。。。您可以先赊账。。。下次来付钱也可以。”

“哼!订了就要执行!讲出好的故事就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给多少就给多少,这可是你们店自己定的规矩!”

我再也没有说什么,巴望着他朝外走。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身朝我望了一眼,在那一瞬间,我竟看见他的眉心有一个很明显的印记,像极了山字形的火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