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22点美食店

第四个故事 孟婆汤 中

22点美食店 风中有酒香 4373 2016-09-18 19:32:18

  中

3。

孟婆很清楚,这件事决不能让阎王知道。

阎王是个很严厉的人,他定下的规矩不允许任何人违抗。一旦知道有人瞒着他,那么这个人的魂魄一定保不住了。

孟婆之所以愿意帮东子,是因为她觉得东子很像自己的孩子。

她想起她的儿子被发配边疆那一天,天上下着鹅毛般的大雪,儿子戴着沉重的枷锁和镣铐。押送的两个兵士看起来倒也和善。孟婆给了他们一些碎银子,希望他们把儿子照顾好一点。

她不停叮嘱儿子路上记得多穿衣服,别着凉。路途遥远,要是得了什么病会很麻烦。

她的丈夫是个木讷的农夫,不会说什么话。只一个劲拜托两位兵士善待儿子,孟婆老泪纵横,儿子却不断安慰他们,让他们不要担心。

儿子的脸上布满风霜,他还这么年轻,却已如此苍老。。。。生活的磨难镌刻在他的脸庞,留下了永久的记忆,让他看起来比同龄人更老。她抚摸着儿子的脸,那已触摸过、亲吻过无数次的脸庞呐!却不知承载了多少辛酸。。。。

囚车渐渐远去,呼呼吹过的冷风伴着雪花,不停飘散。

孟婆从回忆中醒来。

东子已经来到这里一天了,地下一天,地上一年。这一年中,阳间已不知经历了多少变化。

这一天很漫长,孟婆教会他如何熬制孟婆汤,以后熬汤的任务就交给东子了。

不过孟婆要他不许跟任何人说话,也决不能向其他人透露一点阳间的事情。他必须装得天衣无缝,不能让人看出他没有喝汤。

他明白孟婆的苦心,作为回报,他给孟婆讲了很多凡间的故事,那时他才知道,孟婆生前活在一个距离他很遥远的年代。

不过,这都不能妨碍他们之间的沟通,他很喜欢听孟婆讲过去的事,孟婆也喜欢听他说阳间发生的一切。

只是,他有时会想,以后他会不会也变成孟婆那样?

熬制孟婆汤是一件很繁琐的工作,需要一瓢一瓢舀出时间之河的冻水。那是极寒之地,需要极强的忍耐力才可以完成。还要采摘记忆荒漠的奇花异草,无论多么酷热难耐。那些花草都可以生存,它们对抹去亡魂的记忆有很好的效果。

接下来,需要将采来的花草碾碎、磨烂,放进药缸里,再把时间冻水倒入药缸。用微弱的冥火慢慢熬煮。在这过程中,冥火随时可能会熄灭,所以需要有人随时在旁边看护。

熬制过程极为漫长、缓慢,需要很有耐心。

遗忘,本就是一件缓慢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地侵蚀你的细胞。无论你是否愿意,那快乐的、痛苦的记忆都会慢慢从你的脑海里消逝。

孟婆汤不过是加快了它的速度而已。

而有一些记忆却始终无法忘记,它根深蒂固地盘踞在你的意识最深处。也许在某一天,可能是一件事、或是一个人,会将它彻底唤醒。

像喷涌而出的火山岩浆,或是冲破堤岸的洪水。一溃千里。。。。

孟婆总觉得东子递过来的那碗汤有问题,当那个女人踏进鬼门关的一刻,东子的行为就开始有些不正常。

女人排在新亡魂队伍里,上了奈何桥。忘川河的河水清澈见底,水下的野草随着水波起浮飘荡。孟婆的汤药铺就摆在河的另一端,与鬼门关隔河相望。

东子说那天的汤里少了一味忘忧草,没了这种草,药效会大打折扣。

孟婆催他赶紧去换新的汤药,东子回来的时候,孟婆就觉得汤色有点不对劲。

女人喝了那碗汤,那批新来的亡魂也喝了换下的汤,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每个人都将前世忘得一干二净。

孟婆总算舒了一口气。

4。

崔判官最近很兴奋。

天庭送来一批新的设备,可以让采集冥气的工作更为简单,出产的冥气更多、更纯。

更高的产量,意味着更好的经济效益。天庭下放的福利将更为优厚。

一想到此,他便打起了精神,他打算去下面走走。

冥气采集场由他管辖,此时一片欣欣向荣,新到的亡魂学东西很快,熟悉采集设备的操作并不是难事。每个亡魂都在忙碌、专心地工作。

想到今年的冥气产量将大大提高,崔判官很愉快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四处走动,尽情沐浴在这繁荣景象下。

采集室的大厅挂着几十个每个大约二十来寸的显示器。显示器下方不远处,坐着十几个新到的亡魂,他们无一例外地盯着面前的数据记录器,监控冥气的质量状况。这是他们的工作。

冥气深藏在地狱最深处,用最先进的采集机提取上来,再经过加工、提纯,便可运往天庭。

它们由人间的灾难和疾病组成,显示器上,是一片恐怖的影像。

洪灾、地震、战争、瘟疫,死去的人和牲畜、血肉模糊的画面、疾病中痛苦挣扎的孩子、手捧孩子尸身无助望着苍天的母亲。

这些景象便是冥气最初的样子。

崔判官对这些早已司空见惯,虽然他也时常在夜深人静时产生负罪感。但这是他的工作,将这些人世间最痛苦的部分提取出来,交给天庭,他的工作便完成了。

而那些新到的亡魂因为喝了孟婆汤,早已忘却人间的一切。对画面上的惨剧已无知觉,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数据记录器。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意外却在突然间发生。

“出事啦!”一小鬼叫道。

一个女人一下子无力地瘫软在地,双眼圆瞪,面部表情因极度的痛苦而变得扭曲,四肢不停地抽搐,嘴里机械地念叨着,那声音很是微弱。

崔判官走近她,想听听她在说什么。

“不。。。不。。。。”在她那张发白的嘴里,竟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什么?”崔判官不解地看着她。

一张硕大的显示屏上,一位极度虚弱的年轻人躺在白色的病床上,面色如死灰般苍白憔悴。嘴里插着输氧管,床头的心跳记录仪仍在工作。

“滴——滴——。”心跳记录仪上的数值转为零。

5。

“你说的可是真的?”

“属下绝不敢隐瞒阎王爷。”

阎王身材魁梧,声音低沉。手指粗壮有力,留着满脸的络腮胡子。两眼发着慑人的光芒,而最为显著的特点是,他的眉心有个火焰般的印记,像是汉字中的山,又像是天平。

现在,他的面色很是阴沉,他绝没有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人会骗他!

判官崔钰已经在地狱任职上千年,一直是阎王最信任也最得力的助手。无论什么事,阎王都会听听他的意见,可没想到,连他也欺骗阎王!

阎王很生气,是时候行动了。

一座斑驳老旧的石桥,四周寂静无声。

桥的一端连着地府,另一端被浓密的雾气所笼罩。桥下是无尽的虚空,一旦掉下去,便永无可能再上来,只要跨过这座桥,穿过那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林,便将是新生!

这里便是转生桥。

通往转生桥的路上,稀稀拉拉走着几个亡魂。

每个亡魂要想通过转生桥都得向守卫的鬼兵出示转生文牒,这是他们靠辛苦开采冥气换来的。

亡魂开采冥气换来冥值,冥值积累到一定数量便可在崔判官那里换取转生文牒。

每天都有工作量达标获得转生资格的亡魂,对于他们来说,前面的路将是新的开始。

只是今天,这条路上鬼迹罕至。

前方不远处,走来一个女人。

女人面色憔悴,步履蹒跚。约摸40来岁的样子,瘦小的身躯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

通关的亡魂将手中文牒递给鬼兵,文牒上有崔判官盖下的印章,上写“判官司印”四个大字。鬼兵翻看了几眼,便放他们过去了。

通关的亡魂手舞足蹈,很快淹没在那片苍白的雾霭中。

女人也混杂在通关亡魂队伍中,很快就该轮到她了。她的手有些发抖,走到桥头的时候,掩盖不住脸上的喜悦之色。

高兴也是很自然的,一旦跨过这座桥,便是新的开始。

她将转生文牒递给鬼兵,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那张文牒中。

她的手又开始发抖,不过,有了这张文牒,谁也不能拦她。

鬼兵翻开文牒,扫了几眼。又看了看女人,将文牒递还给他,便示意她通过。

女人深吸一口气,不过,一个声音又将她拖回了黑暗的现实。

“等一等。”那道声音来自暗处,却又清晰可辨。声音中透着寒气,来自地狱最深处阴冷的寒气!

说话者正是白无常。

6。

孟婆万没料到东子会去找阎王。

东子在的这几天,她的生活多了许多欢乐,她一个人孤独地在这地底下呆了几百年(相当于人间几千年)。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陪她说话的人,她很开心、很满足。虽然东子没有喝孟婆汤,但她自信有能力瞒过阎王。只要她不说,东子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告密者正是东子自己!

她本已做好打算,将这件事一直瞒下去。如此一来,东子不用喝汤忘掉前世,她在这孤独阴冷的地底下也好有个伴。

她万没想到东子会自己去找阎王,这事是她早上才知道的。一大早,她还在熬汤,阎王的传令小鬼便来通知她,说是阎王要她马上去一趟,有很重要的事要问她。一问,才知道东子被关进了死牢!

而阎王已经知道这事与她有莫大的关系,孟婆想想就觉得背心发凉。依阎王的脾气,还不得把他俩治个魂飞魄散?

东子啊东子。。。你怎么就那么糊涂啊?

孟婆一面埋怨着,一面朝死牢赶去。她得在见阎王之前先见见东子。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地狱死牢,关押的都是重刑犯。无论谁被打入死牢,将永无翻身之日!

潮湿、阴冷,透不出一丝光线。连在地狱呆了这么多年的孟婆都不禁感受到一种阴森森的寒意。死牢的鬼兵都认得孟婆,因此她没有受到什么阻拦,守门的鬼兵告诉她,东子被关在最底层,那里关押着最为邪恶的魔王。

孟婆颤颤巍巍地往下行,道旁看守的鬼兵在说着什么,孟婆一边走一边侧耳细听。

“那小子为了还魂,竟然连崔判官都敢收买,胆子也忒大了!”

“可不是嘛,我听说啊,他为了那箱宝藏,连孟婆都给骗了,真是厉害呀!”

那两个鬼兵一见孟婆走过来,便都不吱声了。孟婆狠瞪了他们两眼,又继续往前走。

看守地牢最底层的鬼头和孟婆很是相熟,他常去孟婆那儿买药。一见孟婆,便明白了七八分,他将外面的牢门打开,将孟婆向地牢最深处领去。两旁是一间间并排的铁牢门,每个牢门上方都有着长宽约30厘米左右的铁栏栅,栏栅上刻着符文。牢房里不时传出戚哀的嚎叫,那声音,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那小子什么都招了,这也不能全怪你。这小子,死了都还那么贪心。。。。居然连阎王爷也敢骗,你也真是的,为了一座破庙,至于吗?”鬼头说道。

“什么?”孟婆很是不解。

“不是么?他说等他出去以后给你修座庙,把你孩子丈夫的骨灰找出来。一起供奉进庙里,这样一来,你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可是,你怎么就那么糊涂呢?现在的人可奸猾了,他不过是想骗你帮他瞒着,不喝孟婆汤,免得忘了他死前埋下的一堆宝藏呐!”

“哦?”孟婆虽听得半信半疑,但也没有打断鬼头。

“他还偷偷地把那女人的孟婆汤给换了,就是为了要那女人上去后找法师给他还魂,幸亏咱阎王爷英明,派下的密探竟发觉了那女人没喝孟婆汤!于是顺藤摸瓜把他给揪了出来。哎哟喂,你说现在的凡间都什么世道?连死掉的鬼魂都想着钱呐!”

孟婆一声不响地听他说着,对鬼头的话她既不完全相信,又不能一点儿也不信。自打那女人出现,东子就一直不大对劲,连熬汤也没以前认真了,可是,你要她相信东子是为了钱做这一切,她又总觉得不大对。。。。

走着走着,就到了最里处的那间牢房。鬼头将门打开,站在一旁说道:

“快一点,在这儿可不能耽搁。”

孟婆站在牢房口望向里面,阴森潮湿的牢房最暗处蹲坐着一个鬼不像鬼、披头散发满身油污的年轻人。才一天的时间,他竟变成了这个样子,看来阎王的击鬼杖和那一整套折磨鬼的酷刑是厉害得很呐!

孟婆慢慢向东子靠近,恍惚间,东子的身影竟像极了她自己的孩子。阴沉沉的牢房,被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的身子,儿呐,你怎么就不肯松松口,低头认输呢?你怎么就要和那权臣斗到底呢?

孟婆的脸上带着两行热泪,她慢慢将手向眼前的死囚伸过去。想要抚摸孩子的脸。手在孩子的脸上摩挲着,就像那曾经千百次的抚摸一样。

“你让我死吧。”

东子抬起头,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