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22点美食店

第一个故事 剑客小河

22点美食店 风中有酒香 5207 2016-07-19 09:23:28

  1。

夜无声,风有形。

这是老板讲的故事。

有一个孩子,他想成为一名剑客。

这个孩子名叫小河。

之所以有这个念头,是因为那一次被邻居家小胖欺辱,小河身材矮小,小胖高大且强壮有力,小河被小胖压在身下怎么努力也起不来。

小河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次,他发誓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所以他想成为一名剑客。

更何况他家很穷,成为一名剑客可以让家里富起来。

那天一名剑客在城里摆擂,小河走了几十里路才赶到城里,他的脚磨破了、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但他仍然觉得很值。

当他看到那名剑客在擂台上的飒爽英姿时,眼神中充满了艳羡。

他记住了那名剑客的名字:天下第一剑——令狐禅。

从此,小河以令狐禅为榜样,他发誓要成为那样的人。

小河搜集了一切有关令狐禅的消息,他的传记、有关他的各种街头消息,甚至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还知道他喜欢睡硬床。

小河也开始睡硬床,尽管他已经睡惯了软床。

令狐禅喜欢吃西瓜和木耳肉片,小河也吃。

令狐禅性格孤僻,很少说话,小河也照做。

他觉得剑客就应该是令狐禅的那种样子,只要自己也吃木耳肉片也很少说话就会成为一名伟大的剑客。

小河开始练剑。

他知道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就一定要行动。

他找来了一切有关剑法的书,什么《独孤九剑》、《辟邪剑谱》,甚至包括一些武侠小说。他觉得只要把这些书看完,他就能独步武林。

他废寝忘食地看书、练剑,甚至不去上私塾,有几次先生跑到家里来,以为他是不是生了什么重病。

母亲对他的举动很担心,怕他荒废功课考不上状元,母亲不希望他像自己一样务农。

在那个年代,所有人都认为,考取功名出将入相才是正道,而那些江湖侠士的路子则被视为旁门左道。

更何况,武林腥风血雨,母亲不愿小河走这条看不清晰前方、没有安全感的路。

所以母亲不止一次地劝告他,甚至烧了他的剑法书。但这么做却仍然没有用,小河铁了心要成为一名举世无双的剑客。书烧了再买便是、他对私塾的课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母亲无能为力,只能任由他去。

转眼到了小河十八岁。

他的剑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挑战自己的偶像、天下第一剑——令狐禅!

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一夜成名!

但这是一件十分冒险的行为,在常人看来,刚出山的剑客应该从最容易的挑战对象开始打起,先打败低级剑客,再和中级剑客交战,这样一步一步往上打,最后才敢与令狐禅交手。

但他不愿意这样做,因为他没有时间去等。

打败令狐禅,是他从小的梦想!

他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他做梦的时候、走路的时候、甚至睡觉的时候都在想着这一天!

所以,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败自己曾经的偶像!

更何况,他已经找到了致胜的方法。

他早已对令狐禅的剑法十分熟悉,如何出招、如何躲避、步法如何、身法如何,他都了如指掌。

在他看来,他的剑法已远在令狐禅之上!

令狐剑法以轻快灵动见长,但在力量上却稍逊一筹,只要自己在力量上勤加练习,令狐禅必定不是自己的对手!小河这样想。

而他已经练习力量很多年。

这十多年间,他无一天不在对自己的力量进行训练。

所以,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令狐宅邸。

高悬的匾额上书着“令狐”二字,朱漆大门似血一般的颜色。门前两座石狮肃穆威严。

院内旗杆上飘着几个大字——天下第一剑!

令狐禅早已过了天命之年,他靠在窗前,远望着阴沉的苍穹。

马上就要下雨了。

此时的他早已没有十多年前驰骋江湖的豪气,满脸的皱纹和白发可看出在这十多年间他过得并不顺利。为保住地位和名誉,不知他付出了多少艰辛和血汗?

大雨将至,雷声阵阵。

门房前来禀报时,他还是吃了一惊的,他从未听过这个年轻人的名字,更没有想到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竟有这样的胆量。

所以他决定还是见一见小河。

令狐家府上的宅邸很大,会客厅也很大。宽阔的厅堂正中有一把很大的紫檀木长椅,令狐禅斜靠在长椅上,小河站在他的面前。

小河故作镇定,心跳还是不停在加快。

“你要向我挑战?”

“不错。”

一个孱弱的老人、一个卷缩在自己家中与世隔绝的老人,在小河的眼中,此时的令狐禅已不再是当年擂台上英姿勃发的英雄了。小河没想到令狐禅竟老得这么快,也许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

“你凭什么说你能打败我?”

“我自有我的方法。”

令狐禅站起来,身躯已有些佝偻,眼睛直直看着小河。

“那么,请你告诉我,何谓剑道?”

“什么?”

令狐禅清咳两声,道:“连剑道之一二都说不出来,还怎么称得上是剑客?”

“剑道者,唯快、准、狠三字也。”

令狐禅在大厅中踱步,大厅很空旷。他散漫地走着,步履很慢,但姿态很轻松、很优雅。然后他回过头道:

“错!”

“错?”

“你真的那么想打败我?”

“我此行前来,正是为了打败你!”

“你越想打败我,越无法打败我。”

“你没有和我比试过,怎知我无法打败你?”

“你真的那么想和我打?”

“对!”

“好,那么,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胜者须退出江湖。”

“什么?”小河迟疑一阵,讪笑道:“好!”

走出令狐家府邸的时候,天上下着雨,天色阴郁,但小河的心情很好。他没有想到如今的令狐禅竟会如此孱弱,来之前他也曾设想过很多画面,甚至想象过令狐禅倨傲地拿剑指着自己,说要马上杀了他的样子,但怎么也想不到令狐禅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老了,毕竟是老了。

小河笑笑。

“如果我胜了,怎可能退出?纵横江湖几十年,你却连这点道理都想不通。。。。”小河叹息着,摇摇头。

他的步子更加轻快,仿佛胜利已在眼前。

令狐府一行之后,小河广发英雄帖,他要在所有人面前打败令狐禅!

他要让江湖上人人都知道他小河的名字,即将打败天下第一剑的人!

少林、武当、各大剑派、唐门,每个江湖上叫得出名号的门派掌门人都收到了英雄帖。

很快,决斗的消息传遍整个江湖,每个人都在谈论这场比试,每个人都翘首以盼。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夜,寂静。

小河正在准备即将到来的一战。

他要擦干净剑身、睡个好觉,再吃一盘卤牛肉补充体力,让自己在明天的决斗能够有最好的发挥。

他已经因为紧张而失眠多日,尽管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如今的令狐禅已不再是十多年前的令狐禅。但天下第一的名号毕竟不是白来的,对待这样的比试,他还是免不了焦虑和担忧。所以早早躺在了床上,尽力放松自己,不让自己去想那么多。

夜深深。

窗外不时传来蝉鸣。

月光明亮皎洁,夏天的月亮总是大而圆。刚下过一场雨,空气很清新,闻起来很舒服。

这里很安静,除了蝉鸣声,听不见一点别的声音,很适合睡觉。

小河就快要睡着了,睡个好觉对于他这种常常失眠的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

但他安详的睡眠即将被打破。

“咚咚咚。”敲门声。

“谁啊?”小河很烦,他讨厌任何人在这个时候打搅他。

敲门的人是令狐禅。

“穿上你的衣服。”令狐禅道。

院子里,月光洒在地面,泛出点点银色光芒。

“出招吧!”

剑出鞘,剑刃在月光下,月一样苍白。

剑锋急如闪电、快如奔雷、灵如银蛇!

只一招。

小河还未拔出剑。

令狐禅的剑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有何话可说?”令狐禅冷冷道,冷如月光。

“我无话可说。。。。”小河叹道,“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何深夜和我比试,而不是选在明天,在江湖群雄面前打败我?”

令狐禅解开腰带和衣扣,上衣随即滑落。

展现在小河面前的,是赤裸着上身的令狐禅。而他的背、他的前胸,竟全是一道道的疤痕!

可以看出这些疤痕全是剑伤,是由一把把利剑刺上去,然后流血、伤口结痂,最后过了很多很多年才形成的剑伤!

令狐禅又重新穿上衣服。

“你看到了吗?”

“这。。。。”小河的嘴唇在微微颤抖,手也在发抖,“哐啷”一声,手上的剑掉落了下来。

“捡起你的剑,记住,任何时候也不要丢掉你的剑!”令狐禅话语中带着威严,和那日所见竟判若两人。

“是。。。。”小河遵从了,竟像是他的手下或奴仆。

“你知我为何选在今夜来找你比试?”

“我不知道。”

“如果我在群雄面前打败你,岂不是更让你难堪?甚至让你在江湖中永无翻身之日!”

“很有可能。。。。”

“那么,我为什么这么晚来找你?”

“请前辈示下。”

“因为我要告诉你,剑,不是一天练成的,你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打败我,实际走的却是最远的路!”

“为何?”

“不错,我的剑轻快灵动,力量上却略输一筹,其实我早已看出你在力量上进行了大量的训练,目的就是要打败我!”

“不错。”

“你看到了我满身的伤疤?”

“看到了。”

“你可知这些剑伤都是哪儿来的?”

“不知。”

“三十多年前,我也差不多和你一样年纪,年少轻狂、意气风发。我从六岁开始便拜名师学剑,学了整整十八年,这十八年间,我吃尽了各种苦头,现在终于可以闯荡江湖,我迫切地希望自己可以扬名立万、名震江湖。我便向当时的武林第一名剑、武当剑派创始人天玄子发出了挑战!

那是一个雨夜,雨下得很大,天很黑、很暗。我跟他足足斗了三百回合!两人几乎不相上下,但是,到三百一十一回合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时,他使出一招武当剑法银蛇吐信,我则以本门剑法老马回缰闪避,再使出一招盘龙出海攻向他,哪知,他的袖口竟射出一支毒箭!

那时的我哪里躲得过这只毒箭?中箭以后我全身瘫软,最让我不曾料到的是,他竟然不肯放过我,在我的身上划了五百多剑!说是要惩治我,而旁观的各大门派长老、掌门,竟无一人阻止!”

“那么,你一定很恨他们,很想杀了他们。”

“对,那时的我,恨不得把他们全都千刀万剐!但后来我却没有这样做。”

“为何?”

“因为江湖上有千种万种阴谋诡计比他们所做更阴险,更毒辣!而他们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不想惹麻烦而已。我身上的剑伤,有一大半都是天玄子送给我的。。。。那次过后,我已濒临死亡,幸亏毒医安道龙和天玄子素有过节,因此便救了我,我在他那里足足养了一年多。

从那之后,我便四处游历。有了安先生的草药,我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不过也不敢再过问武林之事,我隐名埋姓,四处游学,研习各种武艺。才有了这一身本领。不过在这期间,身上的伤疤又多了很多道。

又过了很多年,我才敢重新踏入江湖,那时的我本想找天玄子报仇,哪知他已经死了。。。。”

“死了?”

“对,死了,是得绝症而死的。我告诉你这些,是要让你知道,我这身武艺绝不是凭空得来的。在江湖游历的时候,我每一天都没有忘记练习剑法,每一刻都不忘精进我的武艺!

清晨,别人还在睡觉的时候,我便在月光的陪伴下练剑,中午的日光毒辣,我却在练习步法,不知道有多少次汗水湿透了衣服。晚上,即使夜黑得一点也看不清,我也凭着自己的听觉辨别敌人的脚步声。

这才是我有了今天的地位的原因!

我没有忘记仇恨,我一直想要复仇,但当我看见天玄子的小儿子那纯真的笑脸时,早已忘了几十年前所蒙受的冤屈。。。。

如果我找他的家人复仇,岂不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而这段四处游历的经历,才真正让我涅槃重生,若不是那次惨败,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我?

虽然过程很辛苦、很艰难,有时我竟穷得连一个铜钱都拿不出来,连一个馒头都吃不上,但若是没有那样的经历,又怎会有如此大的能量驱动着我,将我的技艺千锤百炼,以至于有了这一身绝世无双的剑法?”

“那么,你为何不选在江湖群雄面前打败我?难道你是为了。。。?”

“对,如果你败了,你还有信心在江湖上混吗?也许你的一切都将葬送!我不希望将我所受过的屈辱再让别人承受,本来我以为这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私人的比试,我万没料到你会闹得满城风雨。起初我打算让着你,假意让你打败我,接下来也许你会退出江湖,潜心研习学问。谁知你竟然广发英雄帖,如此一来,我只能让你知难而退,所以今晚我才来找你。”

小河的眼眶已布满热泪,眼前的令狐禅虽已年过半百,满头银发,甚至走路的步子都不是那么稳健。但他的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迷人的光辉,一种人性的魅力!

“老英雄!你还是我的老英雄。。。!”小河在心中叹道,同时,他也在责备自己,责备自己的无知和狂妄。

“江湖不是武侠小说。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总是充满了幸运,他们一出山便可以得到高人指点,在短短的几年甚至几个月时间便武功盖世,不用经过那漫长而艰辛的江湖历练。而现实中的武林却不是如此,武功不是一日练成的,而靠的是一天天卑微的坚持、一点点缓慢的积累。最后积少成多、汇细流而聚江河,才终有这一身盖世的技艺!

你若真要和我比试武艺,就再过几十年吧。如果那时我还在世的话,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令狐禅微微笑道,眼神中充满着温暖。

月如歌,夜空布满星辰。

一颗流星从天空划过。

流星美而易逝,可知他为了这昙花一现的美好,经过了多么漫长的宇宙漂流?

“剑道之道,即人生之道,是作为一名剑客在长期的江湖游历中所积累的经验,得剑道之道,须经历万千苦难、人生百态,最终浴火重生。”

令狐禅的身影渐行渐远,漆黑的夜空中回荡着他的声音,那苍老却充满着自信的声音。

小河望着令狐禅离去的背影,泪已湿透衣襟。

2。

故事讲完,老板递来一支烟,我默默地抽着。

“该你了。”

我猛吸了一口香烟,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中。

“我没有故事可讲。”

“那你就留在这里吧,也许有一天你可以给我讲述属于你的故事。”

我答应了老板,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约定。

走出美食店的时候,天已快亮了,太阳还未露出头,残月静挂在天空。蓝灰色的天空。

当我回到那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时,月亮已完全看不见了,天空中一抹红霞升起。希望的光芒照耀大地。

那是朝阳发出的光!新的一天开始了!

江湖不是武侠小说。

我自言自语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