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22点美食店

第二个故事 京酱肉丝 上

22点美食店 风中有酒香 3803 2016-07-19 09:23:28

  因为一道菜,爱上一个人。

讲故事的人是个画家。

他的穿着打扮很有时尚气息,来我们店的那天晚上时间已至凌晨,后来才知道那天是他的第一间美术馆开张,为庆祝,他和朋友们一直喝到很晚。

因为喝了酒,他不敢开车。是坐出租车来的。下车的时候一身酒气,身后是出租车司机的咒骂声。老板一向是很讨厌这种满身酒气的客人来店里的。不过他坚持要在这里吃饭,说是听朋友介绍这里的食物很有特点。

有特点,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顾客对我们店的赞誉。

“给我来一盘京酱肉丝。”

“哦。呵呵。您可知我们店里的规矩?”

“规矩?”

“对,您的朋友就没有向您介绍我们店的规矩?”

于是,老板又说了一通他定的只有讲故事才能在店里点餐的破规矩。

“哦。。。,是这样吗?那么,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他的眼神变得迷离,似在挖掘什么深藏已久的记忆。

“如果你讲的故事能够打动我,那么,我就给你做一盘京酱肉丝。若是不行,那就只能由我来定今晚的菜单了。”

男人深吸一口气,把头埋下去,许久,又抬起了头。在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泪光。

晶莹的泪光。

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京酱肉丝。。。我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京酱肉丝。。。。”

2。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那个时候,我在家乡的省会城市复习准备考研。我学的是油画专业,毕业于一个不知名的专科学校。我从小就喜欢画画,梦想着成为一名画家。自从毕业以后,也试着将自己的作品送去参展,但毫无疑问的,每一件作品都被退回。渐渐地,我也失去了信心。

我不再做无谓的幻想,读书已经花去家里不少钱,那时的我,真的是穷得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摆在我面前最现实的首先是生计问题。

于是我一边教小孩子画画以赚取基本的生活费用,一边复习考研,读美术学院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虽然即便是去美院读研也不一定就能让我的画作得到社会承认,但我还是深信进一步的深造或许能带给我一些机会。

那天晚上一直到很晚才回家,有个学生家长一直没来接学生,所以我的下班时间也被推迟了。再加上极度的疲劳使我在公交车上睡着了,到家的时间大约在晚上九点。

我住的地方是一间大约十多平米的屋子,属于一套90多平米三室房中的其中一间,另外一间房租给一个同样大学毕业在保险公司工作的女孩,另一间暂时空着。

那天我回家的时候很急,脚步很快,已经有不少时间被我浪费了,再不抓紧一点,晚上就更没有时间复习了。

所以我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隔壁搬来了一个女人。

“请问,垃圾袋扔在哪里?”

这道甜美的声音闯进我耳朵的时候,我正在用追赶火箭的速度从包里掏出钥匙,当它从我的左耳传入耳道再直通往大脑进入中枢神经后,我下意识地转过头。

一个挺漂亮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包裙。脚上穿着高跟鞋,鞋跟很细的那种。

女孩身后的房间很凌乱,大概是刚搬过来。

“哦,你从楼道一直往左拐,那儿有个垃圾箱。”

我回答道。

“哦,谢谢你。”

女孩提着一袋子刚搜出的零碎杂物离开了,我愣了半响,再一次从包里搜出钥匙。

门刚打开,又传来了女孩的声音。

起初是一阵尖叫,我扭过头,意识到也许发生了什么事。

女孩瘫在楼道旁,身旁是断掉的高跟鞋鞋跟。

我忙赶过去,将女孩背起。遇上这种事,谁也不会坐视不理。女孩不重,她的身体贴在我的背上,绵软温热。我一直将她背到房间,各种杂物堆积在房里,连脚都迈不开。

“谢谢你。”女孩莞尔一笑。

我不得不承认那道笑容真的很美,让人心醉,但现在可不是醉的时候,我得赶回房间复习,更何况这么晚了,留在一个女孩的房里也不像那么回事。

“你可以帮我找药吗?

女孩问,带着期待和无辜的眼神。

这是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眼神。

我翻找了很久,才从一个老旧的木箱里找到一瓶活血药水。木箱子上面刻着花纹,很像是百合花。

女孩接过那瓶药水,努力试着把脚抬起来,但从她吃力的表情看,这对她来说实在有些困难。

“你可以帮我擦一下药吗?”

我再一次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所有的复习计划全都抛在了脑后,也不知是哪来的热情,但看见一个女孩这样请求自己,我想谁也没有办法拒绝帮助吧?

那双脚很软,我至今仍然记得那双如百合花一样洁白而又柔软的脚,我将药水倒在手上,再将手上的药水涂抹在女孩脚踝处,慢慢地轻揉她的脚踝,很轻很轻,仿佛是怕把这只脚揉坏了。女孩的皮肤光滑细腻,我甚至有些诚惶诚恐,怕自己粗糙的双手将这只如玉般的脚玷污。

女孩的脚上似乎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息,让我头晕目眩。

时间已不知过了多久,我一点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听见女孩的声音。

“够了。。。。”女孩缩回脚,脸上散发着羞涩的红晕。

“哦。。。。”我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

“你可以回去了。。。。”

“啊?。。。你的房间很乱,我可以帮你收拾一下。”我希望能多留一会儿。

“够了。。。谢谢你。。。你已经做了很多。。。更何况,现在这么晚。。。。”女孩说。

“哦。。。。”

这么晚。。。。

真的已经很晚了。

但我还是睡不着。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不断浮现着那双脚,柔软的肌肤、光滑细腻的质感。

孤星、长夜、明月。

我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月光。

夜色朦胧,而我的心里却似有一团火在燃烧,无法平静。

第二天,我照例去画室教孩子们画画,刻意不去回忆头一天晚上发生的事。

那一天下班很早,我在楼下吃面。我的工资不高,所以在吃这方面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

我本打算早一点吃完回家继续复习,避免遇到那个女孩。但越不想发生的事情往往越有可能发生。

她提着一大篮子菜走过,我故意低头不去看她。但她早已注意到了我。

“吃面呐?”

“嗯。。。。”

“别吃了,走,我给你做好吃的!”

“算了吧。。。太麻烦你了。。。。”

“什么麻烦?昨晚你不是帮了我嘛?”女孩格格笑着。

我无法推辞女孩的好意,更何况,这碗面我吃得很想吐。

女孩的厨艺很好,我很久没吃别人为我做的菜了。我不会下厨,自从大学毕业以来都是在外面吃馆子。有时候很怀念家里母亲做的菜肴,那温暖熟悉的味道。但那也只能是偶尔想想。毕竟能回家的时间少到几乎没有。。。。

菜端出来,番茄炒蛋、炒黄瓜、素炒空心菜、酸菜汤。都是一些家常菜。而女孩隆重介绍的,是一盘京酱肉丝。。。。

酱紫色的肉丝上面洒满葱丝,葱丝切得很均匀,每一根肉丝都粗细相同,看得出来她的刀工很好。

“吃吧!”她笑眯眯地望着我。

我夹起一块肉丝。

当肉丝进入我嘴里的一刹那,我触电般地震惊!

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京酱肉丝!

肉丝入口即化,那丝丝的甜意和略微带过的咸味混合着刺激我的味蕾,夹带着葱丝的香味瞬间布满了我的口腔,然后裹挟着滑入了食道,在食道没有呆多久,又迫不及待地融入了胃里。那种甜咸相夹的浓香却迟迟停留在口中。。。。

我眯着眼,静静感受这温热的浓香。

好像抚摸着女孩的肌肤。

又好像回到了家里。回到母亲的怀抱。

母亲端出一盘丰盛的饭菜,好久没吃过的饭菜。

却时常在梦里梦到。

当我在外打拼,受尽屈辱和白眼、见过无数轻蔑和质疑的眼神,甚至别人的辱骂和敌视的时候,时常回忆起的味道。

我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有家的味道,是吗?”女孩说,她的声音把我拖入了现实。

“恩。。。是呢。。。是那样的一种味道。”我不置可否。

“你知道吗?这道菜,是母亲教给我的。”女孩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笑。

“哦?”

“这道菜所用的酱料是用特殊食材制成的,母亲说,只要吃一口这道京酱肉丝,就会想到家、想到自己最爱的人。”

“嗯。。。这道菜。。。的确和我平时所吃的京酱肉丝很不一样。。。我觉得。。。。”

“什么?”

“怎么说呢?是一种。。。阳光般的温暖吧。”

温暖,自冬日里的熙阳所散发出的柔和光线,将冰雪融化,让刺骨的寒风不再透彻骨髓。

就像眼前的这个女孩。

“你有梦想吗”女孩问道。

“梦想?”我不明白女孩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活着的目标吧。。。你的目标是什么?”

目标。。。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每天都忙于工作和复习,曾经倒是有过当画家的想法,可真正走入社会,才发觉自己的梦想是多么幼稚可笑,我甚至都不敢将它说出来。。。。

“你知道吗?其实我的梦想很简单,我只是想要一个家。。。。”

“一个家?”

“嗯,一个简单的家,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这个家不需要多大,够住就好,不需要多漂亮,有一个每天可以照射到阳光的露台、有自己爱的人和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早餐,就够了。。。。”

我静静地听着,女孩的眼睛里似乎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可是,这个简单的梦想却似乎那么遥远。。。。”女孩说。

刚刚还透着光的眼睛此刻却突然黯淡了下来,女孩低着头,一言不发。

窗外的明星被乌云遮挡,小雨滴落。风从窗户灌入,带着一丝凉意。

“我不应该跟你讲这些的。”女孩抬起头,望着我说。

“哦。。。不不。。。。”我正在想应该如何安慰她,不想,话却被打断。

“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也应该休息了吧?”

我没有再说下去,也许,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小雨依然在下着,雨滴打在窗户上,滑出一道雨痕。

我回到我的房间,静看着窗外,默不作声。

床头的闹钟滴答作响。

我睡不着,索性翻身下床,将画板架起,拿出画笔。我突然很想画点儿什么,可画什么呢?耳边是小雨打在窗沿的滴答声,可眼前却是她的笑脸。

我闭上眼,任笔锋恣意挥洒。

过了一阵子,我睁开眼。眼前的画板上出现了女孩的轮廓,但看起来还不是那么的清晰,只是大块大块色调的组合,很多面部的细节都还很模糊,我继续往画板上填充颜料,鼻子、眼睛、光滑的肌肤和那双似乎在看着我的眼睛,女孩的样子越来越真实,真实到好像就在我眼前,让我忍不住去触摸。。。。

画笔掉落,我看着那幅画,突然感觉筋疲力竭,瘫软在床上。

然后眼皮变得很重、很重很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