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十五章 或许可以避免这一切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2972 2016-10-01 21:52:33

  当听完王战义把原因说出来之后,曾墨只剩下唏嘘,这整件事到底是谁的错呢,他想或许谁都有错吧,王战义唯一的儿子被他们害死了,而陈升在明知道事情真相的情况下却选择了隐瞒真相,结果造成的就是一个失去了心爱的儿子的父亲的一连串报复行动。

为什么,因为嫉妒他的才华吗?其实很多时候都想不清楚为什么,为什么陈升要选择隐瞒这件事情,因为怕影响到自己的名声吗?曾墨是这样想的,毕竟都是他的学生,手心手背都是肉,只不过他以为重用王战义就可以平复他的怒火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

他想武天肯定是王战义的骄傲吧,或许那天才刚跟王战义说:“爸,我准备去参加比赛了,看我拿个大奖回来让您老威风威风。”但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唏嘘也没有用,逝者应该安息,而不是生者去为他制造更多的逝者,曾墨只是觉得很可惜。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这些炸弹你是怎么来的?而且刚刚你刚刚有提到一个‘他’,你是不是还有帮凶,他是谁?”曾墨问到,如果他真的还有帮凶,那么这整件事还是非常危险的。

“呵呵,是他给了我这个报仇的机会,你认为我会把他说出来么?”王战义淡淡地笑着,“与其好奇这些事情,还不如想想你目前的处境吧,炸弹可还没有解除啊。”

“噢?那你就引爆它看看啊。”曾墨又恢复了淡定从容的微笑,显然没有把王战义说的话听进去了。

“引爆器被你发现确实是我失算了,可是我手上还握有遥控器,只要我一按,炸弹照样会爆炸。”王战义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上正握着遥控器。

“收手吧,你儿子的仇你已经报了,何必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呢?”曾墨淡然地说到

“你不懂,”王战义情绪有些激动,“没错,我已经把我儿子的仇报了,但是我已经不想再看到这些了,陈升他已经老了,这一切也应该在这里终结了。”

曾墨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你并希望把不相关的人牵扯进这件事里的吧,尤其是林霖。”

王战义转过身子面对曾墨,许久,才说道:“看来我真的是小看你了。”

“含有高刺激性药物的水,丛林的袭击,亦或是最后打晕我们把我们放在紫菱水库,看似都是在针对林霖的危险行动,其实都只不过是你想要保护林霖的一种方式而已,你并不想她出现在今天的演奏会中,毕竟,她曾是你儿子的未婚妻啊。”曾墨缓缓叙述着自己的推断。

“呵呵,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王战义对于曾墨所说的话并没有什么想法,现在他是铁定要引爆炸弹的了,按着遥控器上引爆炸弹按钮的大拇指开始用力,缓缓地压了下去。

“嘭”炸弹没响,枪声响了,王战义的右手已经满是鲜血了,而遥控器,此时已经静静地躺在了地上。”

“嘛~枪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曾墨甩了甩拿枪的右手,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开枪了,可是这把“沙漠之鹰”的后座力还是让他的手有些酸痛。

这把“沙漠之鹰”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向林枫借来的,虽然曾墨被警方认定是可以合法开枪的,但是他却没有被认定有资格持枪,所以他一直都没有一把属于他的枪,也只能向林枫借了。

“呃,呵呵,我实在是想不到你居然还有枪。”王战义抓着自己的右手,“沙漠之鹰”的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子弹并没有直接打中他的手就已经让右手流血不止了,若是打中了那还得了的?

“哈,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我怎么可能会来找你,”曾墨笑道,“刚刚开枪的声音应该已经被很多人听到了,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过来了,你输了。”

“呵,是啊,我确实是输了。”王战义凄惨地笑了笑,“四年前能够破获银行抢案的人,我真的不应该小看啊,他可是一直提醒我不能小看你的啊。对了,关于我的那个帮凶,我就透露一点给你好了,你认识他呢,再给你一点提示,他啊,姓温。”

王战义的话让曾墨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没说话,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他说不出话,没人任何词语可以表达曾墨现在的心情。

王战义很满意曾墨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说不出话了吗,”王战义一脸讥讽的笑容,“你应该没有认识多少个姓温的人吧?果然就像他说的一样,你的反应,你会怎么样他都猜测的一模一样。”

曾墨盯着王战义一言不发,接着深呼吸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一字一句地问道:“他现在在哪?”

“怎么,你想见他?”王战义鄙夷地笑了下,“可是他并不想见你。”

“发生什么事了,刚刚听到这里有枪声!”正当曾墨继续追问的时候,大量的人冲了进来,显然都是被刚刚那一声枪响吸引过来的,曾墨没有回话,面色严肃地走了出去,同样跟了过来的叶凡倚在门口,在他经过的时候低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曾墨的身子顿了顿,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离开了这里,离开的时候顺便把枪还给了过来抓捕王战义的林枫。

曾墨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走出了演奏厅,这萧瑟的身影一出演奏馆便是被江晓晨看到了,她一路小跑过来,当她来到曾墨身边,看见他那狼狈的样子,终于是忍不住大骂出声:“你还是小孩子么,你还不懂照顾自己么?这么危险的事情你干嘛要去做!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可是越骂,她的眼睛就越红了,看着曾墨狼狈且疲惫不堪的样子,江晓晨心都碎了,她生气,气曾墨这么乱来;气他让自己这么担心。

“对不起。”出乎意料的,曾墨居然低头道歉了,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江晓晨还是听清楚了,她也是很惊讶的,印象中曾墨还没有这样对她低声下气过。

还没等江晓晨说话,曾墨身体一软居然晕了过去,也还好江晓晨眼明手快接住了他。看着曾墨疲惫的样子,江晓晨那母性光辉一下就激发出来了,她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既然他自己不懂照顾自己,那我就要一直在他的身边照顾他,一直到永远。

然后这一下两天就过去了,曾墨这一昏迷就直接昏迷了两天,这两天江晓晨则是一直在他的身边照顾他,当曾墨终于醒过来的时候,江晓晨激动的哭了出来,喜极而泣啊。

“没想到我居然昏迷了两天。”走在学校有名的约会小道上,曾墨笑着说到。

“是啊,真是担心死我了。”江晓晨也笑着,反正现在他已经醒过来了,没有什么比这件事还令她开心的了。

“这两天还真是谢谢你了。”虽然曾墨不想这么说,但是当知道江晓晨在他昏迷的两天里一直照顾着他,没日没夜的,就算曾墨再怎么冷淡,也是会感动的。

“呦,曾少爷,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还是你第一次对我说谢谢呢。”江晓晨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

“那是啊,我的谢谢可是很珍贵的,这是你的荣幸啊~”曾墨甩了甩自己的头发,只不过他的头发没有叶凡那么长,结果就甩不出叶凡那种效果了。当然,曾墨这句异常不要脸的话遭到了江晓晨一个大大的白眼。走在这条小道上,两人有说有笑的,经过这件事,他们之间或许真的改变了什么。

曾墨甚至都在想:其实住在她家,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嘛……

只是,和江晓晨表面的说说笑笑也只是伪装出来的而已,在他的心里,一直想着王战义说的那句话:“他啊,姓温。”不用想,曾墨当然知道王战义说的这个人是谁,化成灰他都会认出来的,虽然现在已经那么久没有见过了。

“你还在想王战义说的那句话么?”江晓晨是曾墨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她当然是非常清楚的,毕竟她也是那件事情的亲历者。

曾墨不否认的点了点头:“我现在想不通,为什么他要协助王战义报仇,而王战义,又是怎么认识他的。现在,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事情。”

风吹动了曾墨的衣角;谜题,围绕着曾墨嘴里的那个“他”,终于展开了……

两个月后

曾墨和颜言依旧是住在江晓晨那里,其实颜言现在的“雏鸟情节”已经差不多好了的,不过她说她舍不得这里,所以就一直住了下来。而曾墨在得知颜言快好了之后,本来是打算搬回305宿舍的,可是,叶凡却告诉了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305宿舍满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