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十四章 复仇只有无尽的复仇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3925 2016-09-30 00:06:56

  在直升机上,曾墨也跟林枫说了他将要回去演奏厅里面,有很多事情他都已经了解清楚了,现在已经到了摊牌的时候了,当他们降落在演奏厅顶楼的时候,林霖也跟着曾墨一起下了飞机:“我也要回去,再怎么说本来我就应该站在舞台上面的。”

林霖要求跟着进去这倒是让曾墨有点惊讶,他看了一眼林霖,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劝她不要进去的话,因为他知道现在不管说什么林霖都不会改变主意的。

林枫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们两个,只能说:“那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就这样,他们两人从顶楼又回到了演奏厅场馆了。

“这顶楼的路还真是复杂啊。”曾墨抱怨到,他不想承认自己是路痴,但是实在没办法,这里的路就像是迷宫一样,乱七八糟的。就这样绕路又浪费了他们宝贵的时间,没办法他们两人都是第一次来到演奏厅的顶楼,本来就不认路了,结果这里的路还那么复杂。

不过还好,他们成功的进入到了演奏厅,来到了三楼的观看席,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曾墨看了看正在演奏的陈升,突然眉头一皱,转身刚想说什么,曾墨的眉头再次一皱,林霖开口道:“是那个音,它没有被修正?”

突然,曾墨脑袋里闪过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他深色严肃地问:“我在想,这个特殊的音色会不会是什么开关,或者是什么信号?”

“什么意思?”

“比如说炸弹?”曾墨会这么说其实是结合了之前的事情来说的,在这件事最开始的时候就是音乐馆爆炸,现在他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炸弹这个方面了。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林霖显然是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了,“照这样算下来,这个音色也是会在最后乐章的结尾出现啊,难道……”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整个演奏厅的爆炸吧。”曾墨缓缓说到。

“那这样,那个犯人不是也一起死在这里了吗?”

“我想,这个犯人今天就没想过要活着离开这个演奏厅了。”

“那我们快去阻止演奏啊!”林霖神色激动地说到,刚说完就打算冲下楼梯去阻止演奏。

“没用的,犯人手里肯定还有一个控制炸弹的遥控器,只要你阻止了演奏,他就会直接引爆炸弹的,”曾墨立马阻止了林霖的行为,随后来到了三楼的边缘,看着下面的一切,“犯人现在肯定在一个可以随时监视着演奏进行的地方,而且手里拿着类似遥控器的东西,可以方便他有什么突发直接按下引爆键,这应该不会很难找的”

果然,就是他了。曾墨在心里欢呼了一下,犯人现在就在二楼的某个房间之中,曾墨看到他就站在窗口,非常的明显。只是接下来曾墨又犯难了,该怎么接近他,而且现在时间也不够了,这篇乐章要到结尾了。

“五分钟够么?”林霖突然问到。

“嗯?”曾墨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过来林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帮你拖延五分钟,你可以让这一切都结束么?”林霖没有看曾墨,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直在卖力演奏的陈升众人,以及陶醉于演奏会之中的观众

“嗯。”曾墨肯定地点了点头,五分钟,足够了。

林霖转头对曾墨笑了笑,便朝楼梯走去:“这里的一切,我还有所有人的命都交给你了,大侦探。”林霖打算现在上场把乐章转换了,只要结尾暂时不让陈升结尾,就不会有那种可怕的事情发生,但是她知道并没有拖太久,毕竟一篇乐章不管怎么样都是要结尾的,所以她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曾墨身上了,她也不知道五分钟到底够不够,但是这已经是她可以努力的极限了。

台下观众席的众人见到林霖突然从台下走了上来,一个个都是异常吃惊,就连陈升自己也搞不懂林霖到底在玩什么,而且一上台就开始唱一首之前没有准备表演的曲目,不过他也只是愣了一瞬间而已,毕竟现在演奏还没有结束,就算是突然换歌,也难不倒陈升的,不然大师这个称号就白叫了。

“林霖回来了,那曾墨人呢,怎么没有看到他。”江晓晨现在是更加担心了,之前他们发现曾墨和林霖都失踪了,一直以为他们两人一起遇到了什么麻烦,但是现在,林霖都已经回来了却还是不见曾墨的身影。

叶凡看了看四周,也没有发现曾墨的身影,心想难道他们两人并没有在一起?不过,他发现坐在他身边的彭淼皱紧了眉头,印象中很少见到彭淼有这样严肃的时候,便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彭淼摇了摇头,他想说些什么,可是他的喉咙并没有恢复,所以什么也说不出来,叶凡想起彭淼并不能说话,拿出了手机跟他说:“你要说什么就用手机编辑出来给我看。”

彭淼听到叶凡这么说,表情一喜,心想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办法,马上拿出了手机把想说的内容编辑到了手机上递给了叶凡。

‘我感觉这里很不对劲。’

手机上这有这几个字,叶凡看了看彭淼,然后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而且现在曾墨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之前我在想他应该是跟林霖一起遭遇到了什么意外情况,但是按照目前来看,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有一种音乐方面超强的第六感,我能感觉到,这场演奏会不能停下,只要停下了就永远都停下了。’

接着彭淼的这句话就让叶凡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但是当他再看一遍的时候他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彭淼,只见彭淼对他点了点头,想必他也知道叶凡心里在想什么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晚就有点悬了。”

在二楼观看室中,陈升的御用调音师王战义冷眼地看着走向舞台的林霖,手里拿着类似遥控器一般的东西,其实现在他的内心也是十分纠结的,毕竟林霖她可是……

“老头,游戏结束了。”就在他纠结的时候,身后突兀地响起了说话声,很显然,那人就是在和他说话,王战义缓缓转过了身,待看到来人的时候,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仿佛是他早就知道了他会来到这里,找到自己。

“哼哼,曾墨的头脑,果然名不虚传啊。”

“怎么,你好像对于我的到来并没有感到意外啊。”曾墨微笑着说到。

“有什么好意外的,就算你能找到我又能怎样?很快陈升就会弹下最后一个音符了,这里所有人都会死的,当然,也包括你和我。”王战义面目有些狰狞地说到,随后便不管曾墨了,转回身继续“欣赏”陈升的演奏。

“哼哼,我跟你打一个赌,炸弹一定不会爆炸。”曾墨笑了两声说到。

“哈哈,那我就跟你赌了!”王战义狂妄地笑着,因为他认为曾墨简直是在说笑话,炸弹不会爆炸?开什么玩笑。

林霖所说争取的五分钟时间也已经过去了,距离曲目的结束也越来越近了,王战义和曾墨都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曾墨淡定从容的微笑和王战义狂妄狰狞的笑容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曾墨他相信,炸弹不会爆,因为……

林霖的心情也是非常忐忑的,虽然她相信曾墨,但是她却不能肯定曾墨可以在五分钟之类解决,毕竟五分钟实在是太短了,现在曲目又转了回去,那个偏差音色,再一次被按响了。

很快,就到了曲目的结尾,林霖已经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最后一个键,终于被陈升弹了下去。

乐章结束了,演奏厅静止了,林霖睁开了眼睛,观众席响起了如雷鸣般的掌声。

“怎么可能,”王战义狰狞狂妄的笑容渐渐凝固了,之后就成了一脸的震惊,不敢相信以及不甘。

没错,炸弹并没有爆炸,整首曲目,也终于完结了,这场演奏会结束了。

曾墨从口袋掏出一个不明物体,丢在了王战义跟前:“你知道这是什么吧?”曾墨缓缓走到了玻璃窗前,看了看正站在台上大口呼气的林墨,“很感谢林霖她帮我争取的五分钟,王战义,不对,我或许应该称你为武天的亲身父亲吗?”

这下王战义就不只是惊讶了,简直就是惊吓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只要一查便查出来了,”曾墨耸了耸肩,继续说道,“即使你换了个姓,即使武天跟你并不是一个姓,但是血浓于水这件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曾墨淡淡的笑容依旧没有褪去,这笑容看在王战义的眼里,就是藐视,“你就是武天的亲生父亲吧。”

“看来你已经彻底调查过我了,可是不可能啊,他明明已经帮我把身份隐藏起来了,你怎么可能做到。”王战义不敢相信,他清楚帮助他的那个人有多厉害的。

“哼哼,这你就不用管了,”曾墨摆了摆手说道,“至于你的动机嘛,估计就是为了帮儿子报仇吧。”

“没错,我要帮武天报仇,”事到如今,王战义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那群狼心狗肺的人,就应该下地狱!”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吧?”曾墨打断了他的话,“没有谁是应该下地狱的,而且你儿子那件事情,完全就是意外啊。”

“错了,不是意外,”王战义摇了摇头,缓缓转过身,看向舞台上正在谢幕的众人,“他们四人,是故意的,因为嫉妒武天的成就,设计了这场意外。”

“啊?”曾墨一直都以为是一场意外,因为林枫是这样说的,现在他想起来了,为什么林枫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神色间是充满了疑惑的,原来他也怀疑这件事情并不是单纯的意外,但是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那四人是有罪的,结果就这样以意外事件处理了。

“他们灌醉武天之后,对他的车动了手脚,结果,就出意外了。”王战义平静的叙述着,好像这件事情和他的关系并不大一样。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曾墨问到。

“是蓝欣告诉我的,”王战义叹了口气,接着说,“她说她亲眼看见那四人对武天的车动手脚,她一直很自责,没有告诉武天,在武天死后,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警方。”

“所以她协助你,最后她也被你炸死在了钢琴室?”曾墨已经知道大概了,终于明白了蓝欣为什么会出现在钢琴室,一直以为她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没想到,整件事情竟是这样的。

“是的,她说她要已死赎罪。”王战义微笑到。

“那么你已经达成了为了儿子报仇的目标了,可是为什么还想要炸了这里?”到现在曾墨唯一不知道的就是炸掉演奏厅的动机了,“这里上万无辜人的姓名难道都应该为你儿子而陪葬吗?”

“不是的,”王战义摇了摇头,“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并没有想过要炸掉这里,这个炸弹的范围其实很小,最终造成的结果大概就是陈升被炸到残疾吧。”

“为什么?不管怎么说陈升都是你儿子的恩师吧?”

“恩师?他明明知道我儿子死亡的真相,却要隐瞒下来,警方问话的时候也没有说出来,他以为他把我留在身边重用我就可以平复我心中的怒火吗?”说到这里的时候王战义明显变得十分激动,“他是我唯一的寄托了,可是他们,他们把我唯一的寄托就这么联手害死了,难道我还应该一直忍耐吗?”

王战义把头转向舞台,看着舞台上的陈升,喃喃道:“他们都该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