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十三章 我可是有急救项链的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3112 2016-09-29 00:19:15

  “曾墨,曾墨。”好像有什么人在呼喊着他,他能听到,但是他睁不开自己的眼睛,只能感觉到无尽的黑暗。挣扎了一会儿,他终于是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然后随之而来的是钻心的疼痛,疼痛来自自己的手臂,看过去发现原来是中枪了,看了看四周,熟悉的人,熟悉的街道,还有银行。

曾墨再一次陷入了回忆之中。

“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你先坚持一下,我帮你包扎。”江晓晨一脸焦急地对他说,马上从身上的衣服撕下一块布开始帮曾墨包扎了起来。

“那些歹徒呢,去哪了?”曾墨问向一旁的其中一位同伴,

“他们打中了你的手臂之后就离开了,”那名同伴回答,“这件事有点奇怪啊,为什么他们会来找你?”

曾墨沉思了一下,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而且现在手臂的疼痛也没办法让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思考问题,他摇了摇头,“我也想不出为什么,我跟他们并没有任何交集啊。”

几人都陷入了沉思,周围人都有些惊讶,明明这个青年中了一枪,但是除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异常的地方,就像是没有中弹一样,还很淡定地跟旁边的同伴聊天。

曾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奇的淡定,就好像中枪的并不是他自己一样,但是从伤口传来的疼痛感时刻提醒确实是他中枪了。江晓晨包扎的也很简单,这只是应急处理方法而已,不然还没有等到救护车来,曾墨估计就要失血过多昏迷了。

不过救护车来的还算是挺快的,大概是知道发生了银行枪案,医院那边随时都在待命吧,不过出乎医院的预料,只是一个人受伤了而已,没有重大伤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毕竟敢抢银行的人都是亡命歹徒了。

但是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在救护车之后警车也来了,警车来了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发生了劫案,只是跟随警察一起的还有一位法医,曾墨可以看出来那人就是一位法医,法医出现在这里代表了什么曾墨当然知道,不过他也没有想太多,毕竟对方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会做这种事情也并不奇怪。

在江晓晨的帮助下,曾墨搭着救护车离开了这里,不过他的两位同伴并没有跟着曾墨一起去医院,倒是江晓晨说要陪曾墨一起过去,曾墨看了看其中一个人,笑了笑说:“宸轩啊,你一直看着银行做什么?”

被称呼为宸轩的青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快去医院处理下伤口吧,枪伤如果不及时处理还是很麻烦的。”曾墨点了点头,救护车开动离开了这里,因为他现在是躺在担架上面的,人一放松之后,就会觉得很困了,现在浓浓的困意向曾墨袭来,接着他就缓缓闭上眼睛睡着了。

离陈升的演奏会开始还有半小时,在参演人员休息室里,陈升,调音师王战义等都面色焦急,因为这里还缺了一个人,那便是林霖。

“她到底去哪了,怎么连手机都打不通?”陈升现在已经发怒了,这场演奏会可不是开玩笑的,林霖这样子实在是太没有组织纪律性了,陈升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了。

“老师,让我来吧,”这时候,一名女子走进了休息室中,坚定地对陈升说道,“最近一直预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我一直都有在自己练习。”

陈升看了看这名女子,他认得她,她也是陈升学校的学生,学的和林霖是一样的,名叫林娟,在学校也仅次于林霖而已,虽然只是仅次于林霖,但是林霖却是她无法超越的存在。

陈升其实并不想让她参加的,虽然她天赋和实力都不弱,但是跟林霖比起来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之下根本就没有其他办法了,无奈他也只能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离演奏会开始还有5分钟,所有观众都已经全部进场了,不得不说,这么多人,大概有一万到两万的人数吧,这演奏厅完全承受的下。在江晓晨的座位旁边,曾墨的座位一直空着,现在她在想曾墨不会是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吧。

“你不知道曾墨去哪了么?”叶凡就坐在江晓晨后面,他也很奇怪曾墨的消失,手机都已经快打爆了但曾墨的手机还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江晓晨愣愣地摇了摇头,她知道曾墨的记性是特别好的,不可能会忘记这件事情的,绝对不可能。叶凡皱着眉头,看着缓缓走上台的陈升,以及众演奏人员,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接着,他瞪大了眼睛。

“怎么回事,不是说女高音是林霖么,怎么换人了?”台下议论声起,其他人很快就注意到了女高音换人了这件事,猜测什么的就一大堆了,只是随着陈升开始弹奏,议论声便停了下来。

林霖和曾墨同时消失了,果然出事了。叶凡在心中暗道,之前曾墨就已经把可能有人会对林霖不利的事情告诉了他,按照曾墨的性格,为了找出真相他肯定会去跟着林霖的,现在他们两人同时消失了,叶凡便马上想到了肯定是出什么事了,江晓晨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她已经紧紧闭上了眼睛,心中祈祷着曾墨一定不能有事。

奏越来越好听了,林娟的这次发挥的很好,有一种完全不输林霖多少的感觉,还有小提琴拉奏者也拉得非常好,所有的一切都看似很正常,叶凡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才是最危险的,可是他什么忙也帮不了,一切就只能靠消失的曾墨了。

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个演奏厅,潜伏着令人恐惧的危险。

江晓晨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听什么演奏了,脑海里就一直在想曾墨的事情,祈祷,或许会生效吧。

也只有叶凡能感觉到,那令人恐惧的危险越来越接近他们了。

“曾墨,曾墨。”同样的一片漆黑,同样的被呼喊,只是这次喊的声音变得不一样了,曾墨依旧是艰难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林霖担心的神情。曾墨缓缓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情况,马上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一个同样是以紫菱海命名的水库,紫菱水库。

而在水库的正中央有一艘漂浮的木船,上面就是曾墨和林霖了。。

“你终于醒了,还以为你有什么事。”林霖长出了一口气,她比曾墨早醒来,当时看到曾墨一直叫不醒,但是还是有心跳的,不然林霖都要以为曾墨已经死了。

“丫的,竟敢偷袭老子,你死定了。”曾墨嘴里咒骂着,那一棍确实是敲得不轻,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肿了一个很大的包,而且现在他的头都还胀痛胀痛的,不过当他环顾四周,才发现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实在是有些糟糕。

“现在怎么办啊?演奏会肯定是已经开始了,我不在场的话演奏会要怎么办?”林霖有些难过地说道,现在回想起来就不应该在演奏会开始前到处乱跑,结果被人袭击了,自己明明知道有人会袭击的,却还是一点防备都没有。

曾墨安慰了她几句,让她的心情先不要那么失落,然后缓缓说道:“陈升毕竟也是大师级的人物了,他肯定不会没有任何准备的,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应该会有相应的措施的,”说着便看了看四周,“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想想看要怎么离开这里。”

林霖想想也对,陈升不可能没有应对的措施,而现在怎么离开这里才是他们最需要思考的事情,只不过这么大一个水库湖,而他们又刚好在湖的正中央,游是肯定不行的,天知道这水库湖有多深有多危险啊。

两人都没有想出一个能让他们离开的办法,又过了一阵子,曾墨抬起头看着天空喃喃道:“只能叫警方派直升飞机过来了。

“是个好主意,”林霖赞同地点了点头,“可是你要怎么样联系到警方呢?”林霖和曾墨都发现自己身上的通讯设备都已经不见了,看来是被那个袭击他们的人收走了。

“嘿嘿,别人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做不到,但是我就可以做到,”曾墨神秘一笑,便拿下了他脖子上带着得一条项链,“这条项链可不是单单装饰那么简单了,它还是求救器呢,通过这个,我就可以直接联系到林枫了。”这条求救项链是曾墨还在海珠市的时候林枫给他的,就是怕曾墨在调查案件中遭遇一些突发情况而没办法联系警方,有了这个求救项链,就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只要简单的按下开关,林枫那边就会收到曾墨的准确位置,就是一个GPS寻人器。

轻轻一按,项链传来了“咔嚓”一声,曾墨把项链重新带回了脖子上,说道:“现在就等待警方的到来吧。”

的确是很快,警方便派人来了,只是在发现了曾墨两人所处的地方后,林枫才下令用直升机的,他虽然知道了曾墨的位置,但他却没有想到曾墨两人居然被困在了水库的中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