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十一章 袭击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3589 2016-09-26 19:59:58

  在任何人的心目中,京城都是一座繁华的都市,但是京城真正的精华,其实都在于一些小巷子中,在它表面繁华的背后,有些巷子中的店铺安心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意,有些是上了年份的店铺,有些则是新开起来的店铺。而在某个小巷子里,也有着一家小店,看样子是一家小型的药店诊所之类的,名叫【御静阁】。

不过现在这家店的店门是紧闭着的,看样子应该是已经到了营业时间,毕竟现在也差不多到六点了。不过没想到啊,药店会这么早就会关门休息。

一名青年缓缓地从远处走了过来,脚步停在了店门口,看着【御静阁】紧闭着的大门,苦笑地摇了摇头,从口袋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紧闭的大门。

原来他拥有这家店店门的钥匙。

青年把门缓缓推开,笨重的大门发出了刺耳的噪音,让人耳朵非常难受,只不过青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噪音,推开门之后便大步踏进了店里,很是火大地对着店里喊道:“杨静!我叫你看店不是叫你关门大吉的!”

原来这家店是这位青年的,而且它还没有到营业时间,只是青年口中的杨静把店门给关了。

“哎呀,喊什么喊啊,”很快,在店后面的一间房内,传出了不耐烦的声音,“那些人都是没病装病的,全都是色狼!”

接着,声音的主人走了出来,终于也明白了她自己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祸国殃民的面容,完美的身材,戴着黑框眼镜,穿着医生的制服,修长的美腿上套着黑丝,黑色的高跟鞋。得,她完全就不像是帮人看病的医生,也难怪了那些她所谓的色狼会装病了。

只不过这身装扮在青年面前就好像是失去了其本身该有的效果,青年的眼神完全没有变化,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只见他轻轻耸了耸肩,开口道:“我早叫你不要这样穿的啦,你就是不听,还好我习惯了,不然早就兽性大发咯。”

原来青年他是习惯了,难怪他没有任何感觉。等等,他说什么?!他习惯了?!也就是说他们两人天天见面,而且还有可能是住在一起的了!

静撇了撇嘴,手指轻点青年的嘴唇,然后说道:“还是我家小御最纯洁了。”说完还露出了一抹皎洁的微笑。

杨静,【御静阁】的创始人之一,青年怀疑她或许是某个大家族的大小姐,然后逃婚跑了出来,因为小说一般都是这样写的。当然,青年也真的有查过杨静的身份,只不过奇怪的是他什么都没查到,而问杨静本人,她也不肯说,每次青年一问到这个问题,她就会毫无痕迹地带过话题,到后面,青年也懒得去理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了。

被称为小御的青年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然后走到了一面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微笑道:“我说杨静啊,不要叫我小御行么?”

杨静偏了偏脑袋,有些想不通地问道:“为什么不行?你不是说你的兄弟都是叫你小御的么?没有小御,就不会有【御静阁】了啊。”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可是,”小御轻叹了一口气,“我已经不小了,你老是叫我小御总觉得我还是个小朋友一样”他缓缓转过了身,拿掉固定头发的发夹,散下来的刘海遮了眼睛,那帅气的面孔微笑着说道,“我还是希望你能叫我胡御。”

“我知道了,小御小御小御御”

果然没用。胡御在心里想到,转过身对杨静说:“我说你够了哈,我都叫你不要这样叫我了。”

“你叫我不要叫,我就不叫了么?”

“哎呀,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话说小御你的头发是不是该剪了。”

“说了不要叫我小御!”

新的一天有新的开始,曾墨三人很早就已经离开别墅驱车回到了紫菱大学,现在离演奏会还有一天时间,紫菱大学音乐馆爆炸的事情已经在华夏造成了轰动,毕竟紫菱大学是华夏数一数二的大学,轰动自然是会有的。

除了曾墨外,305宿舍剩下的三人似乎也没闲着,林宇离开了行州市前往京城参加某画展,彭淼除了每天都会去看陈升等人的排练外,也在暗中追查这件事情,当然,他还在等待着自己的喉咙恢复,至于叶凡,他并没有调查这件事,而是在查一个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的人,至于具体是什么情况曾墨也不是很清楚了,毕竟现在曾墨也没有住在305宿舍了,很多事情也了解不到那么多。

跟平时一样的时间,曾墨、江晓晨、颜言三人出现在了演奏厅的观众席,台上陈升等人正在紧张地进行着排练。这段时间,曾墨都会按时来到这里看他们排练,他当然不是为了来欣赏音乐的,他只是想尽量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而已,没办法,林霖出奇地不肯配合警方。

“咦,今天林霖怎么不在啊?”江晓晨一进来就已经注意到了这点,林霖并不在这里,曾墨环顾四周,确实没有看到林霖,不禁感叹女人就是细心,正准备开口说什么时就看到林枫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林霖今天是不会来彩排的了。”这是林枫进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我只想知道她为什么不来,明天就是正式的演奏会了,难道都不需要最后多彩排几次么?”曾墨疑惑地问道。

“听陈升说,林霖她在每次正式演出的前一天都会去散心,大概会去附近的山里亲近大自然吧。”林枫耸了耸肩说到。

“噢,亲近大自然,这有点惬意啊。”曾墨点了点头,接着他又看了看周围,发现每个人都在紧张的练习着,也就只有林霖不在………等等,不对,还少了一个人!

曾墨发现这里除了林墨之外还少了一个人,他好像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偏过头对江晓晨说:“我有事要离开,你带颜言先回去吧。”经过一段时间,颜言的“雏鸟情节”似乎并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不知道是颜言真的在恢复了还是江晓晨一直以来的特意的亲近有了起效。

江晓晨眼中尽是担心,显然是很不放心,不过还没有等她开口,曾墨又对林枫道:“你帮我调查一个人,以你重案组组长的身份应该很简单吧。”

林枫微微点了点头,没错,要他调查一个人确实是很简单,就算不说他这个重案组组长的身份,总之,这种事情对林枫来说确实没有什么难度。

交待完这些事情之后曾墨马上就离开了这里,而在一个小时之后,他出现在了天行山的山脚下。

天行山,行州市一处很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天来这里的人都非常多,或本地人,或外地旅游团,而在山脚下,曾墨悠闲地站在树下,背靠着树干,看着从他眼前经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群。

当他了解到林霖有可能会在下午的时候来这散步,他便是急忙赶来了这里,虽然只是有可能,但是曾墨还是打算过来碰碰运气,所以他就在一个可以观察四周围的人群的地方安静地等待着,顺便观察一下过路的MM。

其实说他在看MM就真有点冤枉他了,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这次事件的多个疑点,如果林枫调查出来的结果和他自己想的一样,那很多事情就可以解释得通了,而且如果今天林霖这边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就更加可以肯定曾墨的想法了。虽然说他现在的表情真是有够猥琐的,但是他真的是在想事情。

“若我想的没有错,那么就在林霖散步的途中,会被人袭击吧。”曾墨靠着树自言自语到,他倒是很淡定地说出了这种可怕的话,按照曾墨的假设,林霖今天应该会被袭击,至于为什么会被袭击曾墨也不知道,只是在听说林霖会来这里散心之后,曾墨突然就涌出了这样的感觉。

果然没过多久,只是简单的戴了一顶鸭舌帽的林霖就出现在了曾墨的视线中,曾墨微微一笑,便径直走到了林墨身旁。

“嗨,美女,我们认识下怎么样啊?”此时的曾墨一脸猥琐的笑容,其实他这也是为了拉近和林霖之间的距离而已,她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让曾墨真心觉得有些难以接近了,只不过林霖好像并不买账,听到这调戏一般的声音,林霖微微皱了皱眉,偏头就准备发作,待看清身旁的人时,有些吃惊道:“怎么是你,是警方派你来的?”

“你不要想太多了,我只是刚好也打算来这里散散步而已。”曾墨摊了摊手说到,不过这样牵强的理由林霖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了,只听她说道:“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总之不要来烦我就行了。”说完便自顾自地走进了林间小道,曾墨耸了耸肩,也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

在这样的森林之中散步确实是非常有感觉的,难怪林霖在每次演出之前都会到演出到底的森林散步,周围的一切都是绿色的,而且非常安静,很容易就可以让人放松下来。其实曾墨在想要是能有鸟叫声就更好了。

就如林霖说的那样,曾墨很安静地跟在她身后走着,两人一前一后,散步这么久了却一句话都没有说,林霖本来就是这种性格,而曾墨此时也没有心情去和她聊天,他已经感觉到了有什么危险正在接近当中。

“在你看来,我是不是很冷淡啊?”很突然的,走在前面的林霖这么问到,很显然,这句话是对曾墨说的,曾墨倒是有些吃惊林霖会先开口说话,而且一开口就问了一个这么有难度的问题。

“呃,怎么说好呢,”曾墨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想了一阵才继续说道,“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啦,所谓的冷淡,只是不擅长交际而已吧。”

“其实呢,你应该多和自己身边的人交流,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人和人嘛,不就是要交流,才能建立起坚固的羁绊么?”曾墨淡淡地笑着,淡淡地说着。

走在前面的林霖停下了脚步,曾墨也停在了她身后,只是林霖依旧没有转身,只听她轻轻叹气:“羁绊…么?”

曾墨有些不解,正想开口说话, 就突然有种强烈的危险预感涌上心头,促使他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林霖身边,抓起她的手就向前方跑去。

“怎么了?”林霖不理解曾墨好好的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不过看他那严肃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嘭”果然,事情发生了,在这片寂静的树林中,在曾墨他们的身后,响起了一声刺耳的枪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