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十章 非洲人就不要喝水了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3648 2016-09-24 19:09:27

  曾墨在心中感叹到,陈升演奏的很好,至少,在曾墨的印象当中,找不出能比他更好的了。

其实,曾墨听过几场的演奏会,不要看他是一个音痴,其实对于音乐的鉴赏他还是蛮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的,他觉得意外的是因为这只是彩排而已。

很突然的,琴声戛然而止,随即传来的是陈升略带不满的声音:“怎么回事?怎么你今天的演奏这么差劲!”

“不好意思,老师。”被指责的女子低声地道歉。

“这女的也是陈升的一个学生,名字好像是叫田云,”身旁的江晓晨低声说道,她知道曾墨需要这些信息,虽然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来这些信息的,“本来这次演奏拉小提琴的并不是她,只是没想到那位天才小提琴家蓝欣却死在了音乐馆的爆炸事件当中。”

“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信息的啊。”

“秘密,”江晓晨皎洁一笑,随即又说道,“不过陈升还真的是挺严格的啊,我就觉得她拉的很好啊。”江晓晨不满地小声嘀咕了两句。

身边的曾墨却摇了摇头,不赞同地表示道:“她确实没拉好,好几个音都不是很准。”

“你怎么知道?”

“我虽然是音痴,但是我也听过原版的,还是能听出来的。”

“切,你就乱说吧,”江晓晨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曾墨,“我对音乐有那么多研究都听不出来,你一个音痴能听出来?”

“这是因为绝对音感吧。”就在曾墨准备开口回答时,身后却传来了他觉得很熟悉的女声,没错,是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绝对音感,那是什么?”江晓晨疑惑地转过身去,待看清身后站着得人时,不禁道,“呀,是你?”

曾墨这时候也已经转过身了,也终于想起来为什么听着声音那么熟悉了,因为他曾经在某场演奏会上听过。

她便是如今在国内非常出名的女高音歌唱家林霖。

“绝对音感指的是在听到某种声音的瞬间,就知道这种声音名称的能力,而且能准确无误的辨别出声音的方位来源,”林霖边向前走边解释道,“拥有绝对音感的人,能从平时不为人注意的杂音中分辨出是何种声音,而且还能听出演奏曲调的音准偏差,从而调节乐器的音准。”

“一个音痴居然拥有绝对音感,还真是让人嫉妒啊。”彭淼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就对曾墨竖起了中指,暗骂老天爷实在是太不懂事了,一位音痴怎么能拥有绝对音感呢?

“绝对音感?我倒是没有什么觉得特别的地方。”曾墨缓缓说到,显然是没有打算去理会彭淼的鄙视了。

林霖没有打算再说些什么了,自顾自地离开了这里。

曾墨站在原地,眯起自己的眼睛,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突然被彭淼拍了一下肩膀,吓的魂都差点飞了。

“哇靠,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曾墨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他刚刚一直在想其他事情,突然彭淼来这么一下,实在是吓得不轻。

“咦,曾墨,你来啦?”身后传来了林枫的声音。

“就随便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咯,”曾墨懒洋洋地说道,“这样看来,你已经找过林霖了。”

“我确实找过了,”林枫点了点头,“只是她什么也没说而已。”

“那真是棘手了。”曾墨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到。

“我觉得林霖不像是凶手啊。”江晓晨看了林霖离开的背影半天,终于开口说到。

“我又没有说她是凶手,”曾墨撇了撇嘴,“只不过她有嫌疑。”

“这是我们之后才确认的,”林枫看到在场的几人都是曾墨的朋友,所以也就把事情说出来,“三场案件中的五位死者都是陈升的学生,大概在两年前,在一次庆祝会上,死者中的那四名男子共同灌醉了一个叫武天的男人,他是陈升的得意门徒,结果,武天酒后驾车意外翻车,当场死亡,而这个武天就是林霖的未婚夫。”

“我擦,还没结婚就守寡了。”彭淼小声地嘀咕到。

曾墨拍了拍彭淼的头,然后说道:“其实我们也只是怀疑而已,因为武天学的刚好就是短笛。”

“噢~所以你们怀疑是林霖想要报复那四个男的咯,”江晓晨恍然大悟,“可是不对啊,音乐馆爆炸还把那个蓝欣炸死了啊,她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林霖她真的是凶手的话,那么蓝欣应该是被波及的无辜人士了。”曾墨耸了耸肩说到。

“就算你们说的是对的,但我觉得她不是那种会波及无辜的人。”江晓晨摇了摇头,她不相信曾墨说的这个假设的。

曾墨撇了撇嘴,管她觉得还是不觉得,现在的事实就是林霖有嫌疑也有动机,如果她不是凶手,那么现在的情况对她就十分不利了,就像是叶凡当时那样,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林霖,想要摆脱嫌疑,就要去找到真正的凶手。

像是看到了曾墨鄙视的眼神,江晓晨也是狠狠地回敬了他一个白眼,而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的彭淼脸上布满了黑线,一想到曾墨就是要搬去她的家住,照他们这样子,在家里还不得打起来啊。

就在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在一旁林枫和颜言的目光交接在了一起,只是一瞬间,颜言就移开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一旁,手依旧是紧紧抓住曾墨的衣服,奇怪的是她的手居然开始了轻微的颤抖。

她居然在害怕。

林枫好像没有看到颜言的异常反应一样,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我想这里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看了,我要走啦,回去睡觉,我现在好困的。”曾墨不想在这里待太久,他感觉看了一场演奏会的彩排之后实在是困的不行,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个觉。他看了看主厅的四周围,觉得真的是没什么可看的了,而唯一值得怀疑的林霖也并没有打算配合调查的想法,所以他就准备离开这里。

“等等,他是谁啊?”彭淼突然拉住了曾墨,示意他看向舞台上面。

走上舞台的是一位目测大概有50岁的中年人,看他的样子,好像和陈升关系蛮好的,两人也是有说有笑的。

“他是谁,我怎么会知道啊。”曾墨没见过这个人,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他对这方面的事情是完全不感兴趣的,就连彭淼都不知道那个人,更别说是曾墨了,所以他不知道陈升身边的人也是很正常的。

“他是陈升的钢琴调音师,名叫王战义,年龄52岁。因为天生拥有绝对音感,陈升让他一直做自己的钢琴调音师,也一直把他当做是很好的朋友看待。”林枫回答到,看样子他们警方对陈升身边的人都是有了一定调查的。

“说来也厉害,”彭淼这时候想到了一件事突然就开口说道,“陈升身边的很多人都是拥有绝对音感的,就比如这位调音师,还有那位死在爆炸案中的蓝欣,她也拥有绝对音感,是位天才小提琴家耶。”

“估计林霖也是拥有绝对音感吧,”曾墨接话道,“他身边聚集了不少拥有绝对音感的人,不过可惜的是,陈升自己却没有绝对音感。”

诶,绝对音感真是可遇不可求噢。”彭淼感叹了一句。

“呵呵,你有这样的音乐造诣,恐怕和绝对音感脱不了关系吧。”曾墨鄙视地看了彭淼一眼说到,他就是讨厌彭淼这种人了,明明有绝对音感还在那里装13。

“呃,被发现了。”彭淼挠了挠自己的后脑。确实,他也是天生的绝对音感,所以他的音乐造诣才会这么高,相信只要给他时间,国内外就没有比他还要厉害的音乐家了。当一个人掌握了所有乐器,所有乐理,唱歌还异常好听,那么他就是开挂的存在了,很明显,彭淼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曾墨没有丝毫犹豫地对彭淼竖起了国际通用手势,彭淼也懒得去理他,从凳子上拿起了一瓶水就直接喝了一大口,真不知道他之前到底去做了什么事才来这里的,渴成这样,都没去管这瓶水到底是谁的。

“噗!”

只是他才刚喝了一口,准备接着喝第二口的时候,他就猛地喷出了口中的水,然后捂着自己的喉咙跪倒在地上,脸上尽是一片痛苦之色,水瓶掉落在他的身边,瓶内的水慢慢流了出来。

“喂,你怎么了?”彭淼突然的变化把曾墨等人都是吓了一跳,看到他痛苦地捂着喉咙,曾墨十分焦急地问到,曾墨目光落在了被彭淼扔到地上的水瓶,瓶中的水撒了一地,不知道是光线问题还是地板的问题,曾墨看着这水的颜色总觉得不太对劲,然后再看看彭淼捂着自己的喉咙痛苦的表情来看,他猜测这水估计真的有问题。

观众席的动静连舞台上正在排练的人都看到了,纷纷好奇地走了过来,当林霖走到跟前,眼神不经意间撇到掉落在彭淼身边的水瓶,脸色大变,说道:“那…那不是我的水瓶吗?”

“你的水?”曾墨和林枫异口同声的惊到。

“现在是谁的水不重要,快把他送到医院再说吧。”说话的是陈升,陈升的语气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在里面,当然也是因为他是一个音乐家,知道喉咙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重要的部位。

曾墨即刻扶起彭淼离开了演奏厅,江晓晨和颜言自然也跟着离开了,而林枫则是把目光转向了正看着地上的水瓶的林霖,直觉告诉他,这件事跟林霖肯定有关系,而且事情也并没有那么简单。

当曾墨、颜言以及江晓晨三人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让他们都很是疑惑。

当时他们把彭淼送进了医院,查出来在他喝的那瓶水中含有高刺激性的药物。听到这个结果的曾墨是异常惊讶,因为林霖她自己也说了,那瓶水是她的,也就是说,是有人想要害她,只不过她的水却被彭淼错喝了,要怪就只能怪彭淼自己倒霉了,不过医生也说这并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是一两个星期不能说话,然后吃医院开的药就行了。

“曾墨,”江晓晨把颜言带回房间睡觉之后又回到了客厅,看到曾墨正准备回房间睡觉,立马在身后叫住了他,“你觉不觉得事情越来越奇怪了?”

曾墨点了点头,看到了江晓晨那飘忽不定的眼神,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么?”

“那个,呃…”江晓晨脸色微红,面对曾墨的她居然脸红了,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保…保护好自己。”说完便快速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然后锁紧了门。

曾墨愣了愣,良久,他面带笑容,打开了自己的房门:“一直都没有变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