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九章 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3487 2016-09-23 21:23:36

  “怎么,难道她没失忆吗?”詹米儿吃惊地看着宸,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谁知道呢,”宸也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神秘地笑了笑,“我相信组长很快就会给你答案了。”

“切。”詹米儿见宸不说,也不好再问什么,只是催促着宸快点把车开去酒店,说自己都已经快要累死了。

法拉利离开了这里,就在附近某处,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从一个隐蔽的小巷子里走了出来,看着刚刚离开的法拉利微笑着喃喃道:“好久不见了,宸。”

行州市,紫菱大学

后天对于紫菱大学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了,著名的钢琴演奏家就要在这里举办他人生当中的最后一场演奏会了,只是这件对于紫菱大学来说是很重大的事情,却让林枫等人异常头疼。

且说,曾墨搬出宿舍的事情林宇等人也已经知道了,叶凡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倒是林宇和彭淼两人有些舍不得他,对此曾墨也表示没有办法,但是舍不得之后惹来的确实这两人浓浓的嫉妒。

“这么爽,跟两个美女同居,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啊。”彭淼一脸羡慕地说着,回应他的是曾墨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样,305宿舍就只剩下3个人了,他们三人都觉得,曾墨一离开这个宿舍,这里突然就冷清了好多。

本来曾墨带来的东西就不怎么多,而且江晓晨的别墅离学校也不远,曾墨很快就完成了搬家,当然在这期间颜言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曾墨,不过让他觉得意外的是江晓晨一直在想办法接近颜言,虽然基本上都是失败了,不过曾墨没有管那么多,接近了更好,这样颜言就不会一直跟着他了,跟着江晓晨那他就可以回自己宿舍住了。

搬完家之后曾墨直接躺在江晓晨大厅里的沙发上休息,而颜言则是在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曾墨闭了闭眼,自己现在就在江晓晨的家里,这让他想起了以前发生的那件事情,

为了不让自己再去多想,他睁开眼睛看向了颜言,此时颜言也是闭上了眼睛,虽然她什么都没做,体力活都是曾墨在干,她就只是跟着曾墨走来走去的,不过毕竟还是女孩子,现在应该也是觉得有些累了。

莫名其妙的曾墨又想起了自己来学校已经有段时间了,居然连个学姐都没有认识到,真是很失败啊。不过他突然又想起了颜言,一想起她对自己产生的莫名的依赖感,他就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而当他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颜言已经睁开眼睛了,而且还一直在看着曾墨。

“哎我说颜言小妹妹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治好你的雏鸟情结啊。”曾墨感叹了一句。

“雏鸟情结是什么?”颜言歪着头,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听到颜言的回答,曾墨也是无奈一笑,他有时候会觉得其实颜言这个样子也挺好的,单纯,但是颜言现在是什么都不懂,这样很容易被欺骗的。

想到这里,曾墨坐起身,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对颜言说道:“颜言小妹妹,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很坏的人,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容易被那些人欺骗的。”

颜言依旧是歪着脑袋,一副萌萌的表情看着曾墨。

“哥哥我就教你怎么避开这些坏人。”

“对啊,这个社会很多坏人的,就比如曾墨。”

“没错没错,”曾墨很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即发现不对,便道,“什么鬼,我才不是坏人,你不要血口喷人。”曾墨直接就往后一指,当看到身后是江晓晨时手瞬间就放了下来,本来想要骂出口的话也硬是憋回去了。

“哈喽,曾墨同学,怎么这么巧啊。”江晓晨拍了拍曾墨的肩膀,虽然现在她是满脸笑容,但是在曾墨看来,这笑容实在是太不友善了。

“我靠,你想吓死我啊。”曾墨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这女人,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什么嘛,我看到你在教导颜言,我觉得身为她的学姐,我也应该说点什么,你居然这样说我。”江晓晨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颜言。

颜言看到江晓晨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向曾墨靠近了点,然后用自己的小手拉着曾墨的衣服,曾墨被颜言这一动作弄的是直摇头,然后看了看江晓晨无奈地笑了笑。

“重色轻友。”江晓晨看到曾墨脸上的表情,小声嘀咕了一句。

“恩,你说什么?”曾墨问道,他听到刚刚江晓晨似乎说了什么话,但是因为她说得太小声了,所以没听清。

“我说你重色轻友!哼!”这次,江晓晨大声地在曾墨耳边吼道,那声音之大,足以吼穿他的耳膜了。

曾墨用手指抠了抠自己的耳朵:“你也是色好不好。”

“没见你重视过我。”

“我有麻烦就找你帮忙,这说明我还是很重视你的。”

“那是因为你找不到人帮忙了,”江晓晨鄙夷地看着曾墨,“我估摸着,要不是这件事,就算我们在同一所大学四年你也不会主动和我联系的。”

这句话说得曾墨都没办法反驳了,的确,曾墨虽然知道江晓晨也在紫菱大学,但是他是觉得这女人能躲就躲吧,实在是不好惹啊,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她看穿了内心。

“怎么样,我说对了吧?”江晓晨得意地看着曾墨,“你也就那点想法,你屁股有多少根毛我都知道。”那眼神就像是在说:小子,和姐姐玩,你还太嫩了。

听到江晓晨这么说,曾墨狂汗:“讲道理啊,你怎么知道我屁股有多少根毛啊,你看过吗?”曾墨也是无语了,这女人,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所以他就准备带着颜言离开这女人的视线当中,只是没想到他刚走没两步,江晓晨又叫住了他。

“跟我去演奏厅看看吧。”江晓晨说道。

“去那里干什么啊,我对音乐又不感兴趣。”

“陈升和他的学生在那里彩排啊,再说了,难道你就不想去找些什么线索之类的么?”江晓晨这句话直接说到曾墨的心坎里了,他确实很想找线索,可是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现在看来直接去陈升那边可能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那我们走吧。”曾墨撇了撇嘴,虽然他不想和江晓晨一起去,但是没办法,为了线索,江晓晨微笑着点了点头,便在前面带起路来。

当曾墨站在演奏厅前的时候,他终于知道陈升为什么选择把自己最后一场演奏会定在紫菱大学举办了,这不是什么跟理事长交情深不深的关系吧,这里的演奏厅实在是……大得有些夸张!

“我靠,这紫菱大学建成到底花了多少钱啊?”曾墨很无语,他现在都想大骂一声浪费钱了,丫建个演奏厅也建得这么……这么壮观!

呈现在曾墨眼前的演奏厅真的只能用壮观得有些夸张来形容了,占地多少根本就没办法估计出来。一共有五层楼,十多根柱子环绕在外围,大,非常之大,这些柱子根根估计都要五人合抱才行,每根柱子也有三层楼那么高了。

“我听说,光这个演奏厅啊,就花掉上亿的资金了。”江晓晨说道,虽然她江家也是个不错的家族,但是她还是不得不佩服这演奏厅的壮观程度,可以说她在国内是没有见过哪个演奏厅能比紫菱大学的还要壮观。

曾墨摇了摇头,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说紫菱大学不管是哪方面,在华夏,甚至是国外,都没有能与之媲美的了。

“我说啊,”江晓晨用手指捅了捅还在发呆的曾墨,“你用不用这么吃惊啊,你又不是没见过这种壮观的建筑”

“我还真没见过”曾墨点了点头,“我这种大山里出来的农村少年,哪里有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象啊。”说完,便自己走进了演奏厅,他想看看演奏厅得内部到底是怎样的,但他丝毫没有发现在他身后的江晓晨对他竖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不过说回来,江晓晨今天还真的挺开心的,可能是因为跟曾墨说了很多话,也可能是因为曾墨现在住在了她家,反正到底是什么原因也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紫菱大学是一所私立大学,我现在越来越好奇那神秘的校长到底是谁了。”走在曾墨身后的江晓晨没话找话的说着,她了解曾墨,非常了解,所以自然知道他对哪些事情比较感兴趣了。你要是跟曾墨谈论一些他不感兴趣的话题,江晓晨肯定会和你赌她的家产,曾墨从头到尾只会说一个字:“噢。”但是,如果你说的是曾墨感兴趣的话题,那么你就可以和他聊得很开心了。

“一个老头校长而已,”曾墨撇了撇嘴,转过头用鄙视地眼神看着江晓晨道,“我想不到你连老头都看得上,难道是因为我的拒绝打击到你了?”

江晓晨没有说话,这让曾墨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所想,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说道:“你何必这样呢?我只不过是拒绝了你而已嘛,其实你要想想这个世界还是非常美好的嘛,你长得这么…呃…这么漂亮,又有这么好的家世,什么男人找不到呢?你何必去喜欢一个糟老头,对不对,我觉得你应该………”

“停!”江晓晨实在受不了曾墨这叽叽喳喳的废话,大喊一声,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没问题吧,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可以有。”

“你还不承认啊?”曾墨还想要说什么,但是一接触到江晓晨那要吃人的眼睛,赶紧就闭上了嘴巴,他也奇怪自己今天怎么会说那么多废话,而且还是跟江晓晨说的。

谁都没有注意到,看着一直斗嘴的两人的颜言,嘴角微微上扬了。

就这样吵吵闹闹的,三人就来到了主演奏厅的门前,还好,这门很正常,不过这却让曾墨和江晓晨有些意外了,他们两人还以为这门也会非常壮观的。

推开门,乐器优美的旋律便是传入了三人的耳朵里,曾墨这才知道原来这里的隔音效果居然会这么好,这么大的演奏声仅隔了一道门,什么都听不到了。

把门重新关好,三人就站在观众席的最末安静地聆听着这优美的旋律。就连绝对的音痴曾墨在这个时候都是静下心来欣赏着演奏了。

陈升,果然不枉大师的称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