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七章 计划实行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3777 2016-09-20 21:28:00

  黑暗,无尽的黑暗。

“啊,我这是在哪里。”

头部剧烈的疼痛感侵蚀他的神经,一片黑暗,大概是因为他闭着眼睛吧,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你们都不许动,谁要是敢动一下,这女人就死定了!”这是他睁开眼睛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能听到周围各种惊呼声,往前定睛一看,他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江晓晨变成人质了。

“江晓晨!”忍不住喊出了女孩的名字。

我怎么又回来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这是他内心的想法。

每次都这样,到底要折磨我多少次啊。

“曾墨,冷静点,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千万不能轻举妄动。”曾墨身边的青年拉了他一下。

曾墨平静了下自己的内心,看了四周,周围的人几乎都已经跑开避难了,开玩笑,这是银行劫案啊,匪徒手上还拿着武器的。

“我们先退开吧。”曾墨对另外两位小伙伴说。两人也都点了点头,慢慢远离了银行。现在不仅是江晓晨是人质,在银行里还有很多无辜的人,他们全都变成了匪徒的人质。

“每当有什么事发生的时候,我都要吐槽一次金海刑侦局的办事效率,都发生银行劫案了人都没看到半个。”其中一名同伴小声说道。

曾墨没有出声,他很想透过玻璃看清银行内的情况,无奈他才刚看了一下,里面的劫匪就把窗帘拉下挡住了视线。

当三人退得差不多远的距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银行劫匪居然出来了,他们一个跟着一个,手里都举着枪,已经做好随时开枪的准备,每个人都被着一个鼓鼓的斜挎包,里面大概是装满了钱。

当劫匪出来之后,周围有人又惊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曾墨有点疑惑了,因为他了解银行劫案的匪徒一般都不会这么快就撤离的,难道他们想在当地警察来到之前全部撤离吗。

但是这里再说一句,这刑侦局的速度真的太慢了。

三人确认劫匪走远之后,马上跑向了银行,没等他们跑多远,江晓晨就从银行里面跑了出来。

而就在这时,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枪声响了,周围的人从惊呼变成了大叫逃命,曾墨看了眼劫匪逃跑的方向,枪声是从那边传过来的,他猜想或许是在那边遇到了警察,想到这里,他眉头皱了一下。

接着又是几声枪响传来,然后归为平静。

曾墨几人都有点莫名其妙了,虽然知道是从劫匪逃跑的方向传来的,但是他们并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几人马上跑到了江晓晨身边,曾墨首先开口:“你没什么事吧?”

江晓晨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事:“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还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其他事情,听这个枪声,我猜刑侦局那边也过来了。”

几人都点了点头,正打算离开这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厢型商务车开到了他们面前。

“曾墨,小心!”曾墨被一把按到了地上。

接着,曾墨再一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直至完全失去知觉。

“曾墨,曾墨。”好像有什么人在呼喊着他。

他依旧像之前那样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舍友林宇。

林宇一脸担心的看着曾墨,见曾墨终于醒了,便马上问他:“怎么样,感觉如何。”

我回来了吗。曾墨看了看四周,确定这就是他的宿舍,他从那场梦当中醒了过来。

这个梦就好像曾墨一直摆脱不了的心魔,一直缠绕着他。其实说梦也不准确了,准确的说应该是曾墨的记忆,这件事的确是发生过,而且曾墨经常会回想这件事,他会来紫菱很大一个原因跟这件事也是有关系的。

“怎么了你?”林宇担心地问,他看曾墨起来之后就一直在发呆,以为他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啊,我没事了,”曾墨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了,他还有事情要解决,“对了,我昏迷了多久了?”

“一天了。”

“什么!”曾墨想起来他和叶凡当时的计划,正准备问林宇,谁知道林宇先开口了:“又发生了大事情了。”

“什么事?”

“又死了一个人。”

“死者名叫刘锋,是陈升的一名学生,驾驶车辆的时候失控冲出了悬崖,当场就死亡了。”林枫缓缓说道。

当曾墨听到林宇说又死一个人的时候,曾墨马上就叫林枫回来了,现在林枫就正好是在告诉曾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让我猜猜,在车里面发现了短笛的最后一个部件对吗?”曾墨猜想是这么一回事。其实不用猜,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果然跟他们一开始预测的一样,一共三起案件,三个部件都齐了,而且三起案件都是陈升的学生,说实在的,如果这不是在针对陈升的话谁都不相信了。

“这件事陈升也知道吗?”

“他知道。”

“所以他还是要按照原计划来紫菱举行演奏会?”

林枫微微点头,现在他也是进退两难,现在的情况谁都知道是在针对陈升了,但是偏偏陈升就是不听劝告,依然要来举行演奏会,但是这样下去林枫也不敢保证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就是林枫。

“天啊,这老头到底在想什么啊。”曾墨无语地扶额了,看林枫无奈的样子,想必他为了劝陈升也是费劲了心思了,无奈这个陈升就是不听。

“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安排好安保人员了,”林枫现在只能这么做了,“如果陈升来到紫菱之后出了什么事情,那真的就是要上头条新闻的节奏了。”

不对,现在紫菱大学就已经上头条新闻了,光是音乐馆爆炸案就足够了。

“说起来,叶凡把周同那件事情的解决办法告诉你了吗?”曾墨突然想起了还有这么一件事情,因为他昏迷了一天了,所以不知道叶凡那边现在进展如何。

林枫点了点头:“嗯,他跟我说了,不过目前来看周同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还要稍微等等。”

曾墨沉思了,他在想很多事情,有陈升的演奏会,周同的案件,还有一直缠绕着他的心魔。

“对了,你那天怎么突然就昏迷了啊,还以为你干嘛了。”林枫想起曾墨那天的情况,说昏迷就昏迷,一点预兆都没有,还好林枫体力好力气也大,硬是把曾墨从图书馆背回了他的宿舍。

“怎么说呢,这事情说起来就很复杂了,所以还是不说好了。”曾墨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因为这个记忆是他完全不想提起的记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时不时就会去回想,而且还是断断续续的。

“嗯,好吧,你没事就好。”林枫见曾墨不想说,他也不去多问,他觉得如果曾墨想说的话自然就会说给他听的。

其实关于那个记忆,曾墨现在也有点模糊了,因为他是从潜意识里想要去忘记的,因为真的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不过他至今都还记得那件事之后他们的结局是怎么样的,然而每次想到这里,曾墨就会异常难受,看来这件事最后对他造成的伤害真的不止是一点点了。

“那么今晚我们会继续去颜言那边的,你呢,要一起去吗?”林枫询问到。

“当然了,我有预感,周同今晚就要行动了,我怎么能错过这么一场好戏呢。”曾墨笑了笑,就准备起床去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毕竟已经昏迷了一天了,身上的汗臭味还是挺大的。

然后,夜晚到来了。

紫菱大学的夜晚可以说相当美,虽然说最近发生了特别多的事情,但是对于这里的学生来说,这些都妨碍不了他们,夜晚学生还是随处可见,干什么的都有,男的女的,一男一女的,两个男的手牵手的(咳咳,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总之就是挺热闹的。

就差没在路边摆小吃摊了。

然而这个夜晚当然不会是一个平平淡淡就这么过去的夜晚,没错,周同就是打算在今晚动手。

颜言是他推下楼的,不对,严格来说是他诱导颜言坠楼的,手法跟叶凡推理的也是完全一样。

让周同感到不安的确实是最后曾墨说的,颜言只不过是昏迷而已,随时都可能会醒过来,虽然周同给颜言换的是一副超高度数的眼镜,但是他也不确定颜言到底有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如果看清了,等颜言醒过来,周同也就完了。

所以曾墨猜中了周同心里的想法。

其实曾墨从来没有怀疑过,当林枫把周同带到楼顶的那一刻起,他就确信周同绝对就是嫌犯,不过他们缺少证据,所以他们决定要用这个方法让周同心里着急,这样周同就会铤而走险了。

是的,都是曾墨计划好了的。

周同来到颜言住着的紫菱医院,这个医院就在紫菱大学内部,不过比较靠近大门,是紫菱大学医学院部的医院,而且也对外开放,也是当地相当有名的医院了。

周同已经事先打听好了颜言所住的楼层以及房间号,蹑手蹑脚地朝那走去。

现在已经差不多凌晨两点了,医院一个人都没有,紫菱大学是没有夜班的,除非有急诊,不然一般到了晚上都没有人的,只有两三个夜班的护士留着免得住院的病人突然出什么事。

只是她们并不是真的就认真的在值班,早就趴在前台睡着了,这也就让周同有机会溜了进来。

颜言,这不能怪我了,你要怪就怪那两个男的吧。周同一边朝颜言的病房走去,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

走到病房前,他开门进去了,房间里很黑,但是他还是可以看到病床上躺着的颜言,昏迷着,没有任何要清醒的迹象。周同慢慢向病床靠近,从衣服当中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针筒,眼中的杀机越来越深。

针筒里有着剧毒液体,只要他把这些液体打进颜言的身体里,他就不用再担心颜言醒过来你之后会说出什么证据了。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这时候周同开始自言自语了,“那就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吧。”

这句话不知道是对谁说的,难道是颜言吗,感觉不是。

其实有件事情曾墨一直想不通,周同为什么要诱导颜言坠楼,他们两人之间难道有什么仇恨吗,现在紫菱大学也是刚开学,两人不可能那么快认识并且结下能让周同起杀机的仇恨,这么说来他们两人早就认识了,而且不知道周同是用什么理由把颜言约到坠楼的地点的,能让颜言乖乖去赴约,想必这理由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走到了床边,看着紧闭着眼睛的颜言,从被子里轻轻拉出她的手臂,眼看着针筒也已经就绪了。

他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那他就只能让眼前昏迷的颜言永远醒不过来。只不过他难道都没有想过,对付一个昏迷的病人,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么?

而可怜的颜言,坠楼的她因为运气只是昏迷了,可是现在,她就要这样真的醒不过了。

针朝她的手臂扎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