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六章 他名为宸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4132 2016-09-19 20:25:42

  “哎呀我说啊,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啊。”詹米儿跟在身后不停地抱怨。

这里确实是挺偏僻的,而且还非常荒凉,而且一看就知道这里应该就是当地黑帮会经常聚集的地方了,她不明白青年来这种危险的地方做什么。

虽然他们两人的身手都非常好,但是要真的是碰上一大群黑帮,那也没办法活着离开了。

最重要的一点事他们两个现在身上都没有带武器的,是空手来到这里的。不对,青年手上倒是提着一个公文箱,那种常见的交易时用的公文箱,看来青年也是来这里进行交易的。

“哎你不要不说话啊,你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就算了,好歹带个武器防身吧,你说你身手好不用带,我身手没你那么好啊,怎么连我都不能带。”

“欢迎欢迎,我的老朋友。”(德)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声音让詹米儿吃了一惊,虽然对方说的是德语,不过詹米儿还是能听懂的。

“既然是老朋友,为什么要躲着不见。”(德)青年也同样用德语回话。

“这让我想起了上一次我跟你来德国的事情,你的德语长进不少啊。”詹米儿小声说道。

“我是叫你一个人来,但是你现在还带了一个女人来,这就不够意思了吧。”(德)说话的人还是没有露面,但是声音能够听的很清楚,猜想应该就在附近。

其实这周围太过荒凉了,又是树又是草,还有废弃的矮楼,只要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都能让詹米儿两人找不到了。

“你不要误会了,这女人是我在路边买的,就是想带个老朋友你好好享用一下,”(德)青年不慌不忙地回话,“据说还是个雏,你不要我可就自己带回去了。”(德)。

詹米儿是听得懂德语的,当青年这么说的时候她差点就没忍住往青年头上拍过去,不过她知道这是青年的计谋,虽然詹米儿不知道青年在计划什么,但也只能好好配合青年了。

久久没有得到对方的回音,青年眯起了眼睛,退到了詹米儿的身边,小声说:“我说过我不会保护你的性命的,不过如果你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想组长就是追到外太空都不会放过我的。”

“你知道就好。”

“所以等下你跑就行了,不要管那么多。”

“哎你当我詹米儿是什么人啊,我身手也不差的好吧,真有个什么情况出来,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这里的情况不是你能够解决得了的。”

“我曾经好歹是你的教练。”

没错,詹米儿曾经是眼前这个青年的教练,在青年刚加入他们组的时候。只不过之后青年的身手越来越好,甚至超过了组里最强的组员,詹米儿觉得自己已经教不了他什么了,所以就没有当他的教练了。

当年她走青年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啊。

可以这么说,詹米儿是看着青年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从当年那个样子到如今这个样子,也就六年的时间。

“看来你们两个的关系并不一般啊。”终于等到回音了,而且说话的人也终于现身了。

壮汉,绝对的壮汉,青年在他面前看起来就是一条咸鱼,肌肉过度的发达,都不知道是不是打了什么激素才能生长成这个样子的。让人没办法不在意的是这壮汉还背着把AK,随时一言不合就准备火拼的了。

真搞不懂他到底要做什么,我为什么要踩这趟浑水啊。詹米儿此时内心是崩溃的,说实话她真的就是打算过来度假的,只不过组长特别还给了她一个任务,要她去看看青年。

“既然你肯出来了我们要不拐弯抹角了,我清楚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人,所以客套话我也不说了。”跟刚刚的对话不同,对方出来之后青年并没有打算再客套下去。

“看来我听说的并没有错啊,他们说你已经来了德国,看来是真的了,”壮汉笑了,“这怎么好意思呢,你的人头可是很值钱的啊,在这个德国,只要是收到了消息的人,现在都在找你呢,当然我也是。”

青年摸了下自己的鼻头,倒是表情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反而是身后的詹米儿皱紧了眉头。

“这么说我是不应该来找你了咯。”

“你太值钱了,我跟你的交情也不过就是那样子而已,”壮汉耸了耸肩:“现在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我怎么可能放过了,不过看在我们昔日交情的份上,我就不折磨你了。”

青年笑了。

“对了,你身后的那个女人我就收下了,感谢你还带了这么好的礼物过来,我这里的弟兄们现在都挺饥渴的,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壮汉又笑了起来,相当邪恶的笑。

青年叹了口气。

“怎么,已经放弃希望了?”

“不是,我是感叹自己的朋友都活不久,感觉自己就是个扫把星。”

壮汉不说话了,他知道青年这话是什么意思,手一挥,从四面八方就直接冒出了一群人,看样子这些人都是壮汉的小弟了。

手上都拿着枪啊,这下想跑都跑不掉了。詹米儿快速看了下周围的情况,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知道他们追杀我追杀了多久吗?”

“多久?”

“三年,我能躲过他们三年,你觉得就凭你就能干掉我吗?”

这话不是随便说出来的,三年之中青年遇到过比这还危险的情况,但是现在他完好的站在这里,证明他还是可以化险为夷,或许对青年来说,现在这情况根本就是小儿科。

壮汉表情变得有些严肃,看来他也意识到了面前的青年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干掉的存在,即使他们现在人数众多,但是谁知道青年有没有事先准备什么逃脱的办法呢。

不过,金钱的诱惑真的是非常大的,毕竟开价开的非常高,壮汉想的是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青年在这里干掉。

他这个想法,送他下了地狱。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你的小弟散开,然后告诉我是谁在德国悬赏我的人头,我可以放过你一次,”青年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看着架势是在松动自己的筋骨了,“既然你知道我是什么人,那么你也应该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你觉得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可以杀了我吗?”

“对了,”这时候詹米儿开口了,“如果你要杀他,一定要杀干净了,如果他没死被他逃出来了,那你就不止是死这么简单了。”顺便说一句,詹米儿不仅听得懂德语,她也会讲德语。

“看来你们两个是一伙的了。”

“我希望你能考虑下我的建议,我不想我又一个朋友死在我面前。”

“嘁,宸,你或许是一个被传的神乎奇乎的,但是谁都没见过你到底是怎样的,其实说一句,你也就这个样子而已。”

青年被称为宸,这当然不是他的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但是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名,毕竟传出来的就是从宸这个名号。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偏僻荒凉的地方还能晒到太阳,而且还挺刺眼的,不知道是不是被阳光刺到了,宸眯起了眼睛。

他放下了手中的手提箱,然后,手提箱爆炸了。

壮汉被吓了一跳,这一下爆炸真的太突然了,没有一点准备,有些离宸和詹米儿比较近的小弟也被炸死了,不过爆炸范围不算大,没有波及到壮汉,只是壮汉吃惊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不考虑下我的建议呢。”这声音是从壮汉身后传来的。

“不好!”这是壮汉最后的一句话了。

变魔术一样出现在壮汉身后的宸,变魔术一样从手上变出了一把小刀,直接捅进了壮汉的后颈,贯穿喉咙,丝毫不拖泥带水。从爆炸到壮汉死亡,也不过就是半分钟的时间而已。

死不瞑目,眼睛都来不及闭上就毙命了,或许他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宸会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大概下地狱之后会有人告诉他?随便吧,这不是宸要去关心的问题。

“那么,你们的老大已经死了,你们想继续呢,还是滚出我的视线。”宸把贯穿了壮汉后颈跟喉咙的小刀抽了出来,瞬间鲜血狂飙,有些直接就溅到了宸的脸上,现在宸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恐怖,鲜血在他脸上流着,然后滴到地上,在他脚边还有一具一直在喷血,刚死了不到两分钟的尸体。

这个场景在壮汉的一帮小弟眼里真的非常震撼,以及宸瞬间就秒杀了他们的老大这种事,如果这个时候还跟面前的这个青年作对,那简直就是闲自己活的太安逸了。

宸看了看剩下的小弟,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你们就滚吧。”

小弟们瞬间就散了,他们难道忘了自己手上还拿着枪的吗,其实他们团结点一起扫射,宸在厉害也会被扫成马蜂窝的。

只不过就在五分钟内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让他们太过震惊了,从宸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息,让人觉得如果再待下去下一个被贯穿后颈的人就会是自己了。

人都是怕死的,不管是谁都一样。

“果然人都是怕死的啊,”宸看着这群小弟全部散了,悠然道,“好了,不用趴在地上了,可以起来了。”

“哎呀太刺激了,讲真的我越来越佩服你了,”詹米儿突然从一处草丛当中跳了出来,“你的身手又上了一个档次了啊。”

“走吧。”宸显然不想理她,再看了一眼脚边壮汉的尸体,然后离开了。

詹米儿也瞄了一眼尸体,心里感叹不愧是宸,下手还是那么狠辣,用小刀这样贯穿过去,宸看起来虽然有些瘦弱,但是他的力量在组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些詹米儿还是知道的。

“我觉得吧,谁要是成为了你的对手,真的是一件很惨的事情啊。”

“你还不懂吗,你已经被将军了。”曾墨的这句话,像是宣告了游戏的胜利以及游戏的结束。

这里依旧是紫菱大学图书馆的楼顶,在这里的依旧是叶凡曾墨以及林枫和周同。这里风也是时不时才会有,不过现在也快到傍晚了,所以相对的楼顶并没有那么热,但是反而是蚊子多了起来。

“要么你现在就直接承认了吧,我被蚊子咬的有点受不了了。”在说了一句相当帅气的话之后,曾墨直接破功了,果然帅气并不是适合他。

“我被将军了,很好,你们还是坚持自己的猜想,然后拿不出证据,那好,那你们就等着收律师函吧。”周同甩下了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林枫也没有办法拦住他,毕竟叶凡是真的没有拿出任何证据去证明,如果林枫强行留下周同,那就会增添更加麻烦的事情了。

现在的情况就已经相当麻烦了,陈升也准备来紫菱了,之前的爆炸案也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就这么放他走了?”等周同离开之后,林枫才开口问道。

叶凡点了点头,曾墨代替叶凡回答:“没有证据啊,不然还能怎么办。”、

“你们真的没有证据啊?”

“不然呢,你以为假的啊。”

“那接下来怎么办?”

叶凡又重新戴上了眼镜,走到楼顶边缘往下看,正好看到周同出现在楼下,他笑了笑,回答:“狗急了会跳墙,人急了,什么事都可以干得出来。”

“哈,所以是什么意思?”

“你等着看就好啦,反正我说过了,他已经被将军了。”

林枫无奈,他反正是猜不到叶凡和曾墨这到底是想搞什么鬼:“你会跟我说明白的吧。”

“会的啦,先回去再说吧,这里蚊子真的很多啊,而且我肚子饿了。”

曾墨迈开脚准备离开这里,刚走一步就顿住了。

“怎么了?”林枫看曾墨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有些疑惑。

‘不是吧,又这样?’

曾墨在原地不动了,也没有回答林枫,叶凡看着不对劲也走了过来。

‘这感觉,很不妙啊,偏偏是这种时候。’

“曾墨。”叶凡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没有回话。

‘可恶,又来了。’

视线被剥夺,听不到声音,没有任何感觉。

之后,曾墨晕倒在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