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五章 笃定的手法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4196 2016-09-19 00:36:11

  “哈?这话你说出来是认真的吗?”周同鄙夷地看了叶凡一眼,“你说我是凶手?不要笑死人了,当时我是第一个出现在她身边的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不信可以去看看图书馆周边的监控,我想应该有拍到的。”

“没错,关于你是第一个出现在颜言身边的人这点我不怀疑,”叶凡用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微微笑着,“但是,这一点跟你到底是不是凶手没有任何关系。”

对啊,从监控来看周同确实是第一个出现在颜言身边的,叶凡一口咬定周同就是凶手,可是周同完全不够时间作案啊,在颜言坠楼没过多久就出现在了颜言身边,从五楼到楼下,这点时间根本不够。林枫站在他们身后,听了周同说的话之后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说什么了,”曾墨瞥了一眼周周之后就这么说道,“其实你也不用紧张的,说不定是叶凡自己弄错了,你这么紧张,会让我觉得你真的就是凶手的呀。”

曾墨这句话说出口马上就引起了林枫的注意,因为林枫想起了在三年前曾墨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林枫啊,我跟你说,我观察人的微表情可是很厉害的,就比如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做了什么亏心事瞒着我了,不过我不会去追究,但是你要相信,我可以从人的微表情判断这个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没错,曾墨的微表情观察真的很厉害,就因为曾墨这项特殊的技能让林枫破了相当多的案子,所以当曾墨这么说的时候林枫就知道这个周同真的是有什么问题的。

周同并没有理曾墨,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叶凡,这就让曾墨有些吃瘪了,本来他还想诈诈周同看看他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没想到这周同根本就不打算理曾墨。

叶凡也瞥了一眼曾墨,没说话,然后看了看林枫,见林枫朝他点了点头,想了想之后继续说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毕竟我不像你一样是个推人坠楼的凶手。”

“你不要太过分了,无缘无故叫个警察把我带到这里来说一些什么我才是凶手的废话,你觉得这样子很好玩吗?”周同看起来有些不高兴了,捏了捏拳头又放开了。

注意到周同这个小动作的林枫赶紧戒备了起来,但是看周同这样的反应,觉得周同可能真的不是凶手,这种被冤枉了的愤怒是演不出来的。林枫怎么说也是做了好几年的重案组组长了,还是能分辨出很多事情的。

“哎呦兄弟,你不要生气嘛。”这时候曾墨站起来走到周同身边,伸出手勾住了周同的肩,结果被周同很不客气的推开了,曾墨之后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收回了自己的手。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如果你们叫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开这种无聊的玩笑,那不好意思,我就不陪你们无聊了。”说完周同就想离开这里了。

“去哪里,去把眼镜的玻璃碎片扔掉吗?”叶凡又开口了。

周同挺住了脚步,疑惑地看着叶凡:“我不是很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没关系,我解释给你听。”

来了来了。曾墨一眼兴奋的表情,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个案子到底是用什么手法的嫁祸到叶凡身上去的,就算当时叶凡想通了是怎么一回事之后也没有告诉曾墨来龙去脉,所以曾墨也很好奇叶凡到底是怎么看穿这一切的。

平台这时候又刮起了一阵风,叶凡头发被吹动了,其实这么一看,戴上了眼镜的叶凡显得精神了许多。本来吧,叶凡长的就不错,只不过一直是一个冷漠的表情,而且多数时间都有点睡不醒的样子,所以看起来就会觉得这个人死气沉沉的,其实叶凡不差的。

至少不像曾墨那么猥琐对吧。

“首先,你用了某些办法传了消息给颜言,约了她在图书馆五楼也就是坠楼的地点见面。”叶凡用自己的中指推了推眼镜。这举动让曾墨看到了,在心里默默吐槽道:推理就推理啊,还装什么斯文人啊,推个眼镜都要推的那么儒雅。

“你继续说,我在听。”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理由约她出来的,但是能让一个女孩子不顾陌生人邀约的危险然后来到见面地点,那你的这个理由对颜言来说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叶凡说到这里又停下来不说了,曾墨已经在心里默默吐槽他很多遍了,不过曾墨知道叶凡可能是在观察周同的反应。

只是周同根本毫无反应,这让曾墨想起了一句话: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果不其然,周同真的笑出声了:“哈哈哈,可以的,很强,你接着说,我继续听你说。”

叶凡对于周同的讥笑毫不在意,接着说:“当颜言来到约定的地点,她没有看到任何人,她可能以为你迟到了,你当然没有迟到,因为你一直在楼下就没有打算上去。”

“她觉得无聊,就走到了栏杆前,大概是想看看风景,就是这个时候,你在五楼的可见视野范围内的某处向着颜言一直招手,一开始她没有注意,不过你一直在招手,最后倒是引起了她的注意,”说到这里叶凡又停了下来,接着又说到了另一件事:“在来这里之前,我叫曾墨去做了一个调查,那么告诉我调查的结果吧。”然后看着曾墨,等待曾墨说出调查的结果。

“之前你叫我去颜言身边调查她戴眼镜的习惯,其实现在刚开学,很多人都互相都不熟悉,我去了她班上问过,但是给出的回答都是没有注意,”曾墨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不过嘛,我又去她宿舍问了,运气很好的,我问到了答案。”

这时候林枫也竖起了自己的耳朵,周同的表情产生了轻微的变化,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不过这变化倒是被曾墨看得一清二楚,这让曾墨更加肯定了周同绝对是凶手的这个想法。

“颜言除了用电脑和上课的时候,在平时是几乎不戴眼镜的,只会放在眼镜盒里,眼镜盒是随身携带的。”

“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叶凡微微一笑,接着说下去,“你确实是引起了颜言的注意,让颜言觉得你是在向她招手,这时候她想到了约她来这里的人,想着可能就会是你,所以她想看看你是谁,所以,她拿出了她的眼镜。”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曾墨总觉得周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难道是做贼心虚了吗。当叶凡说到这个地步的时候曾墨已经猜到这个手法的大概了,毕竟曾墨智商也不低,再想到叶凡叫曾墨去调查的事情,所以也已经能够猜到个大概了。

“眼镜早已经被你掉包成了一个跟她平时度数不符合,而且高出了非常多度的眼镜,但她全然不知,以为还是她平常的那副眼镜,所以戴了上去,”说到这里叶凡把戴着的眼镜摘了下来,眼神直盯着周同,“如果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戴上了一副比自己平时度数要高出许多的眼镜之后会产生什么副作用。”

“晕眩。”回答他的是林枫。

“你晕眩的时候会想做什么?”

“找身边的墙,不对,是身边的任何东西扶着。”回答他的是曾墨。

周同没有说话,叶凡也没有说话,倒是在一旁的曾墨和林枫正在用眼神互相交流,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学会了用眼神进行交流这种技能的,看他们两人的样子似乎还明白了对方表达的意思。

“当时颜言的身边只有栏杆,所以当她晕眩的时候下意识地去扶了栏杆,然而,”

“然而栏杆已经被我做过手脚,当她扶上去的时候刚好就断了,所以她坠楼了,你是想这么说吧。”周同抢过了叶凡的话。

叶凡点了点头。

“哼哼,情节倒是挺跌宕起伏的嘛,你说的我都觉得自己就是凶手了呢,但是很可惜啊,我并不是啊,”周同笑了两声,“说话是要拿出证据的,你能拿出证明你刚刚所说的都是正确的证据吗?”

叶凡不说话了,他没有证据。

没错,他并没有所谓的证据,说不好听一点这些其实都只是叶凡的猜想而已,说不定周同可能真的不是凶手,叶凡只不过是猜想了一个手法,然后猜想了一个可能的凶手。

“这么说吧,就算你说的这个手法是正确的,可是能完成这个手法的人有很多啊,凶手不一定就是我吧,你这样没有证据的说我是凶手,我很难做的啊,我可是可以告你诽谤的啊,正好警察就在这里。”周同越说越起劲了。倒是一旁的曾墨有点吃惊周同居然能够反过来将了叶凡一军,他也看出来了叶凡手上并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这个观点的证据,纯粹就是属于他的一个猜想而已。

这就有点难办了啊,要是不想出一个办法出来,这里就收不了场了。曾墨有点急了,这周同看来并不是一般人,叶凡说的其实已经很接近事实了,但是他还能非常淡定地要叶凡出示证据,

这只有两种情况了啊。一直在一旁看着的林枫在心里想着:要么周同真的不是凶手,要么就是周同已经把证据都销毁干净了,很确信叶凡找不到证据,但是不管是哪个方面,这对叶凡都是相当不利的。

当叶凡说出整个手法的时候林枫确实是很吃惊的,一方面惊讶这个手法的巧,另一方面惊讶叶凡居然能看穿这样一个手法,在这方面有可能不输曾墨啊。

“怎么?拿不出证据了吗,”周同现在是一脸嘲讽的表情,看着叶凡,“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低头向我道歉,那这样我就原谅你不告你诽谤好不好啊。”

叶凡惊讶地看着周同,看来他也没想到周同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吧。

这周同在想什么呢,真觉得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吗?他或许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三个人都是拥有高智商的人吧,其实他们都已经基本确定凶手就是周同不会有错了,只是证据这东西,你拿不出来真的不能拿他怎么样。

“怎么,不道歉吗?那不好意思了,我就要告你诽谤了。”周同自以为自己宣判了叶凡的死刑一样。

然而叶凡都已经懒得理他了,摇了摇头。

“嘿嘿,我说兄弟啊。”就是这个时候,曾墨突然又蹦到了周同身边,又开始称兄道弟了。

“谁跟你是兄弟啊,不要想这个时候来攀关系,你也跑不了的,你们两个我都不会放过的。”

“哎呀我说你啊,怎么那么大火气啊,我劝你用你的**好好想想,收回你刚刚要告我们诽谤的事情。”这话听着特别像是在威胁周同,其实曾墨就是在威胁周同。

“怎么,还想威胁我了吗,那我还可以告多一个威胁了。”

“诶,脑子是个好东西,不是谁都有,”曾墨叹了一口气,“你真不怕我说你诽谤叶凡诽谤你吗?”

“什么跟什么啊。”

“我是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确定我们一定没有任何证据的,或许是叶凡不想说咧,”曾墨用手指抠了抠自己的耳朵,“再说了,你是不是忘了颜言只不过是轻度昏迷啊,她不是死亡啊,她会醒过来的,等她醒过来,那什么证据都有了,你要什么证据我都给你啊,你说是不是。”

周同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这人变脸的速度也是挺快的,如果他要是知道了曾墨只不过是在吓唬他而已,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想法。

“你一切都计划的很好,但是你并没有想到停在图书馆楼下的那辆货车吧,如果不是那辆货车,颜言现在就按照你的计划已经是个死人了,”曾墨走过周同身边,走到叶凡身边,“你觉得自己计划的很好吗,我承认确实很好,但是你忘了颜言并没有死,而且她也只是轻度昏迷,说不定明天就醒了,然后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证据了,到时候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哼哼,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啊,因为我不是凶手,即使颜言醒来了也没用啊,”周同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脸上写着凶手两个字吗,就这么肯定我一定是凶手啊,你们未免也太针对了吧。”

“那这样吧,要赌吗?”

“赌什么?”

“赌你很快就会被逮捕了。”

“所以说……”

“你还不懂吗?”

你已经被将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