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三章 有些注定的事情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3481 2016-09-19 00:17:32

  “詹小姐,您的专人飞机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起飞了。”安检人员把证件还给了她。

这里是京城国际机场,人自然是非常多的,不管是来京城的,还是要从京城离开的,都会来到这里,所以,她也不例外。

这位詹小姐拥有167的身高,身材凹凸有致,非常标准。她戴着墨镜,一顶鸭舌帽,所以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只能看到她拥有一头柔顺的黑发,但是安检人员也只是看了看她的证件并没有看她的样子是否与证件想符合,显然她跟京城国际机场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的。

没有回话,只是对安检人员点了点头,接过证件,准备离开,安检人员在这时候又开口道:“詹小姐,在欧洲那边已经有人在等您了。”

她依旧是没有回话,还是那样朝安检人员点了点头,离开了这里,她要去的地方是欧洲,德国。

  

行州市,紫菱大学男生宿舍

在305宿舍,很难得的一幕发生了,宿舍四人居然全部都待在宿舍当中,而他们正在讨论的就是关于这次音乐馆爆炸的事情。倒也奇怪,平时他们四人同时在宿舍的概率简直跟中彩票一样是没什么区别的。

“炸死了三人,两男一女,音乐馆这么多人为什么刚好就炸死了他们三人?”彭淼无语地说道,他对音乐馆爆炸倒是没有什么太过于激动地表现,虽然他是不打算再去学什么音乐知识了,因为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

“爆炸的中心就在那间钢琴室,想不炸死他们三个估计很难吧,”林宇放下了手中的照片,“被炸死的三人都是陈升的学生,我比较有印象的就是那个女的,挺出名的一个小提琴家,我记得是叫蓝欣吧?”说完便看向彭淼用眼神询问他是否正确,彭淼点了点头,毕竟是学音乐的,想必彭淼对三名死者多少也是有点了解的。

曾墨盯着自己手中的照片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看他眉头紧皱的,说不定是急着想去上厕所呢。

叶凡则是在一旁玩着自己的手机,不参与他们的讨论,也不去看放在桌上的各种照片。顺便一提,这些照片都是曾墨从林枫那里拿来的,因为他们关系很好,而且曾墨在海珠市的时候帮过林枫很多次,同样的这次林枫也需要曾墨的帮助了,所以拿到证物照片就是这么简单。

“我听说陈升要来这里举办他最后一场演奏会?”林宇问道,毕竟这种事情当然是学音乐的彭淼比较了解了。

彭淼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人还没来,他的三个学生就已经死了,居然还不暂停自己的演奏会。”

“难道发生了这种事情他还要举办演奏会么?”

“是啊,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证明,但是这怎么看都是一起针对陈升的事件。警方为了安全起见也找了陈升,希望他取消或是推迟这次的演奏会,结果被拒绝了,而且陈升的态度很坚决,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顽固的老家伙。”叶凡终于出声了,他依旧是玩着自己的手机,听他的语气,显然是觉得这个陈升就如同是一个白痴一样,明知道事情的危机还如此顽固不化。

“他要怎么做是他的事啦,我们并没有什么权利去干涉,”这时候曾墨也出声了,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倒是很好奇陈升为什么要选择在我们学校举办他的最后一场演奏会,比我们学校演奏厅好的地方还有很多啊,毕竟是最后一场,肯定要隆重的。”

“传闻,只是传闻啦,听说陈升跟我们学校的理事长非常熟,可以说是非常要好的关系,所以陈升才选择在我们学校的演奏厅举办他最后一场的演奏会。”彭淼回答了曾墨的疑惑。

曾墨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手中的照片,陷入了沉默。

顿时大厅四人全都沉默了下来。

没过多久,曾墨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他把照片递给了彭淼,指出了他觉得奇怪的那个东西。

“这个?”彭淼接过照片,仔细看了起来,“这个看起来像笛子的部位啊,我也不是很确定,因为已经被炸的有点不像样了。”曾墨听到彭淼的回答后点了点头。

“怎么,你觉得这个东西有什么不对吗?”在一旁的林宇开口问道,他从彭淼手中拿了照片过来看了看,“虽然看不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就算是彭淼说的是笛子的某个部位,那里毕竟是音乐馆,爆炸现场出现这种东西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或许当时他们就在演奏笛子什么的也说不定。”

“总感觉莫名的违和感啊,希望是我想太多了。”曾墨摇了摇头。

“对了,这应该是笛子笛头的部位。”彭淼又看了看照片终于看出来这面目全非的物品是什么了。

曾墨摇了摇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于此同时,学校大操场

一到晚上,这里就会成为紫菱大学的约会圣地,来这里约会的小情侣非常多,谈情说爱,打打野战(咳咳我什么都不知道)。

只不过有一对男女,他们不像周围的情侣们那样手拉着手,他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那名女生,我想曾墨和叶凡现在要是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来的。

“这么说,你见了叶凡了?”男生开口问道。

“嗯哼,见了,顺便一提,曾墨也见到了。”

“BOSS说过宸会想办法联系曾墨的,虽然不知道会用什么方法,毕竟他能够逃过组织三年不停地追杀,他要是真的联系曾墨,方法肯定不是你我能够想到的,”男生又说,“不过只要我们好好监视曾墨,总能发现宸的蛛丝马迹的。”

“哼哼,你确定到时候我们还有命发现宸的蛛丝马迹吗?其实想想,宸也真是挺厉害的,被组织追杀了三年,可是也只有在一年半前见过他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呢。”女生冷笑了一声说道。

“为了找到宸,BOSS可是费了很大心血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BOSS现在在大阪,如果实在不行,他说他会亲自出马找到宸的,”男生接着说道,“不管怎样,监视好曾墨的一举一动,宸一定会出现的,京城那边已经有人开始找胡御了,宸或许也会去找他,BOSS这次可是下了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宸了,三年的游戏也是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是啊,”女生也是感叹道,“掌握了组织内部如此之多的秘密,不除掉对组织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其实,在他们两人的心里,都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因为他真的太可怕了。

“他为了完成任务,连被绑架的人质都能下手杀了。还有一次,他没有丝毫犹豫,就把有着无数无辜人士居住的酒店炸了,就因为里面住着一个他要除掉的目标。他根本没有丝毫善心,冷血的程度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了,这种把生死观念全部抛于脑后的人真的是很可怕的。”男生缓缓说道,这些事都是他亲眼目睹的,就算是他,也没办法接受宸这样的作风,他害怕宸,宸完全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躯壳。

“无,我可从来没见你如此惧怕除了BOSS以外的人啊。”女生面带笑意地说。

无耸了耸肩,然后微笑着对在身旁的女生说道:“话说啊,你和宸根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你想说什么?”没有想到,仅仅是无这样看似无关紧要的一句话,就让她发飙了。

“我想说什么你自己肯定是知道的啊,没什么事我就走了,记得自己的任务。”无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然而她还定在原地没有反应。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

一大早林枫就急急忙忙地来到了曾墨的宿舍,一大早就把他们全部吵醒了,当他把一沓照片放在桌上时,宿舍四人都有点吃惊了。

“啧啧,结果啊,我的直觉还是很准的啊。”曾墨开始翻看桌上的照片。

“一名男子深夜死在自己家里,原因是煤气中毒,很巧的是,在现场找到了笛身。”林宇缓缓地说道。

“更巧的是,他也是陈升的学生。”彭淼接着说道。曾墨看着宿舍的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但是可以确定的就是,他现在脑子有些混乱了,虽然事情就如他猜想的一样发生了,可是他还是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那么如果你的推论是正确的话,是不是说还有一起案件要发生啊?”林枫试探性地问了问。

曾墨点了点头。

“这就有点难办了啊。”

众人都沉默了,整间宿舍顿时就没人说话了。

“明天陈升就要来学校了,去凑热闹不?”彭淼打破沉默问林宇。

“凑什么热闹?”林宇不解,他不明白有什么热闹好凑的。

“他肯定要排练啊,所以当然就是去看他排练咯,这些演奏会的排练往往才是最好看的,怎么样,我可是有特别进入的权利的啊,不要浪费了。”彭淼解释道。

这下林宇更加不懂了,说道:“我就没觉得排练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去画画。”

彭淼无语了,林宇不去,曾墨是音痴这是谁都知道的,自然不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的,至于叶凡,他是想都没有想过的,看来他也只好一个人去凑这所谓的热闹了。

“对了,叶凡呢?”彭淼突然想起来了,叶凡从下午就一直消失不见了。

林宇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曾墨也是摇了摇头,他现在脑袋已经够混乱的了,实在是没办法再去关心别的事情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宿舍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这动静倒是把四人都吓了一跳,门外还一直喊着:不好了曾墨,出大事了!

曾墨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过去开门。好家伙,这门才刚打开一点就直接被外面的人撞开冲了进来,这下把曾墨撞了一个狗吃屎。

曾墨爬起来正准备骂人,只见冲进来那人慌慌张张,深呼吸了一口气,对四人着急地说道:“不好了,图书馆有人坠楼了,你们的舍友叶凡,他…他被怀疑是推人坠楼的凶手!”

“你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