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四章 这就是开始的篇章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3759 2016-09-19 00:17:32

  欧洲,德国国际机场

詹小姐提着自己的包走出了机场候机厅的大门,现在阳光正好,并不刺眼,虽然她还是戴着墨镜。一位青年站到了他面前,黑色头发,刘海盖过了眉毛,长相只能说是普通大众脸,可是却有种让人忍不住想要再去看多几眼的冲动的感觉。青年穿着一身黑色正装,双手插在裤袋里,身高目测有180以上了。可是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正靠在一部跑车旁,法拉利敞篷超跑,所以这位青年吸引的目光可不是一点点了,虽然子啊国外这样的情形也不稀罕,但是加上青年的打扮,过路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京城那边说有人在德国等我了,我在飞机上一直在想到底会是谁,原来是你啊。”詹小姐笑着说道,青年没有回答,只是打开车门就坐进了驾驶席。

詹小姐撇了撇嘴,虽然对面前青年的态度不满,但是她也没说什么,想然也是习惯了青年这样的态度,走到副驾驶席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开着跑车过来,你就不怕太招摇了?”这是詹小姐上了车之后的第一句话。

这时候青年已经发动车子离开机场了,他偏过头看了詹小姐一眼,才开口道:“詹米儿,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想来不就来了咯。”

“我的意思是,你不应该来这里的。”

“卧槽!他好好的怎么就变成凶手了?”曾墨大骂着。虽然他认为叶凡是很冷漠,很不近人情,很奇葩的人,但是他相信自己的舍友是不可能做出这种推人坠楼的事情的,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了。

“现在先不要管这个了,最重要的是先去图书馆看看才对。”彭淼也着急了起来,第一个跑出了宿舍。

“快去看看怎么回事,怎么又出了这种事情。”林枫现在更加头疼了,本来音乐馆的各种事情就没进展,现在又来了个坠楼事件,这紫菱大学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刚开学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曾墨点了点头,也快步走出了宿舍向图书馆跑去。

图书馆前已经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学生,学校的一些所谓的领导也来了,而在这群人的中间,叶凡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还是那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一名样子看起来很可爱的女生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身旁有一副已经破碎的眼镜,不用想,她就是坠楼者了,还有一名特别的男生,他就站在叶凡面前,愤怒地注视着叶凡,听别人说,就是他第一个来到坠楼者的身边,也是他第一个发现了在图书馆5楼女生坠楼处出现的叶凡。

曾墨拼命挤开了人群,来到了他亲爱的舍友叶凡同学的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

回答曾墨的只有五个字:我也不知道。

这下曾墨也无语了,什么叫你也不知道,你现在可是全场的焦点啊你居然跟我说你也不知道。当然这些话曾墨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在脑子里飞快的闪过而已。

“警察很快就要来了,我看你到时候还要狡辩什么。”听到这句话后曾墨又把视线转移到了这位特殊的同学身上,上下观察了一下。

“不是啊这位同学,你说我家叶凡他推人坠楼,你有没有证据啊。”曾墨满脸笑容地问这位同学。

只不过这位同学依旧是满脸愤怒的样子:“我就亲眼看到他出现在这位女同学坠落的地方,如果不是停在楼下的车,我估计事情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一台小货车。

曾墨看了看小货车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看来是女孩坠楼后先砸到了货车,然后才掉到地面上,这货车起到了一个缓冲的作用,也可以说,如果不是这辆货车,女孩现在就不是昏迷还是死亡了,毕竟是五楼坠落。

“讲道理啊,他出现在那里也不能说他就是推人坠楼的人吧,再说了,哪有凶手推人坠楼了还傻呆呆站在那里给你看到啊,”曾墨是在跟他讲道理,“对了,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同,”周同回答了曾墨,“好,既然你说他不是凶手,那么你叫他拿出证据证明自己。”

“喂喂,快,证明给他看。”曾墨向叶凡挥了挥手。

叶凡摇了摇头。

曾墨表情有些呆滞地看着他。

叶凡依旧是摇了摇头。

“WTF?”曾墨这下是彻底无语了。

欧洲,德国

“怎么,我来不来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詹米儿拂了拂刘海。

青年不说话了,专心开着车,车速不快,开的很平稳,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其实,你根本就不用想着躲着组长,”詹米儿见青年没有说话,她又开口说道,“你躲不掉的,你藏在哪他都能找到你。”

“是吗,我并不这么觉得。”

“我现在坐在你车上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青年偏过头看了她一眼,还想张嘴说什么,皱了下眉结果又不想说了,继续开着车。

詹米儿撇了一眼青年:“其实你大可把我当做不存在的,我又不是来监视你的,其实我只是来度假的?”

“随便你吧。”

詹米儿不说话了,视线移向车窗外,窗外的风景在快速地倒退。车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法拉利优美的引擎轰鸣声。

这两个人之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让人觉得只要一言不合就会拿起武器互相对着干。

“喂。”詹米儿又开口了。

“恩?”

“你有没有想我。”

“有。”

“那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我讨厌你跟我想你并没有什么关系。”

“啧啧,你这样子是不会有女朋友的你知道吗。”詹米儿嬉笑道。

青年斜看了一眼詹米儿:“我不会赶你走的,但是我也不会保证你的安全,你了解我,你知道我为了达到目的可以抛弃任何人的。”

“任何人也包括我吗?”

“包括。”

“真是无情的男人。”

行州市,紫菱大学男生宿舍

“坠楼的女生名叫颜言,医学系大三的一名学生,这次还好有停在楼下的汽车,她先是摔到了汽车然后才落地的,不然估计她就是当场断气了。话说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对你很不利啊,你还是快点想想办法吧,你自己也很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吧。”林枫盯着正坐在自己对面的叶凡缓缓说道。

之前林枫已经记录了来自叶凡的口供,他当时只是在图书馆看书而已,从坠楼处附近经过的时候听到有人的叫声所以走过去看了看,谁知道就是这样被误认为是凶手了。

“嘛,看来还真是惹上了一个大麻烦啊,”叶凡还没有开口说话,坐在一旁的曾墨说道。

“颜言现在虽然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是处在昏迷状态中,虽然说只要等她醒了就可以证明你是清白的了,”林枫看着叶凡说道,“但是医生说她头部受到了撞击,就算醒了,也可能会有什么后遗症,严重的可能会失忆,那这样也没办法证明你的清白了。”

叶凡站了起来,什么都没有说就径直的离开了宿舍,众人都不知道他突然是要干嘛,但也没人阻止他的离开。

曾墨看着叶凡走了出去之后开口:“哎呦,真是头疼。”

“你这舍友的性格还真是让人摸不透啊。”林枫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不说这个了,陈升那边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他还是坚持要按照原计划举行演奏会,不管我们这边怎么劝说都没有用啊,”林枫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我知道这是他最后一场演奏会,很重要,但是现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情况,诶。”

“真是棘手啊。”曾墨也跟着叹了口气。

再说回叶凡,他现在又回到了图书馆的五楼,之前损坏的栏杆已经修复好了,紫菱大学的工作效率还是蛮快的。

也是好笑,正式开学都没到一个星期就接连发生了两起恶性事件,估计现在紫菱大学的董事会都已经震怒了吧。

叶凡摇了摇头朝下望去,五楼说高不高,说不高但是摔下去又是必死无疑的,这不知道该说颜言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呢。

“还真是有些高呢。”叶凡四处望了望,从这里他还可以看到已经开始准备重建的音乐馆,还有男生宿舍,饭堂什么的。

“喂!叶凡!你站在上面做什么啊?!”在叶凡站在栏杆旁到处看风景的时候,刚走到楼下的曾墨大声地喊到。曾墨在跟林枫讨论了一下音乐馆的事情之后就说出来透透气,没想到走着走着就到了图书馆,然后就看到叶凡站在五楼那里发呆(他以为叶凡是在发呆),曾墨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来,所以便出声喊他。

叶凡摇了摇头,回了句没什么,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全身一震,定在原地,回头看着栏杆,喃喃说道:“我懂了……”

男生宿舍305

林枫依旧待在这里没有走,按他的说法是紫菱最近事情比较多,可以的话就在这里住下来,也免得老是跑来跑去的,多麻烦啊。

“陈升明天就要来这里了,真是头疼啊,万一他也出个什么事,先不说我们警方这边难做,恐怕你们紫菱大学也要全校停课先了。”林枫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正准备继续说什么,桌上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曾墨打来,按下了接听键,正准备开口,反而是曾墨抢先说道:“什么都不要说,现在你马上去把那个发现叶凡站在五楼的学生找到,对,就是那个叫周同的,然后带着他去图书馆楼顶。”说完就挂了电话,都没给林枫一句说话的机会。

林枫很疑惑曾墨这突然的是怎么回事,但他还是听曾墨的话去找了周同。他在想肯定是曾墨或者叶凡已经找到了什么线索了,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跟周同肯定是有什么关系的。

没过多久,林枫和周同一起来到了楼顶,当他推开楼顶的门时,一阵风就迎面出了过来。

“这楼顶天台的风还真是大啊,明明是夏天。”林枫自言自语。

跨过门槛,走到楼顶,很快在一个转角过后的平台上看见了坐在地上,手撑着头昏昏欲睡的曾墨,叶凡背对着他们,手臂撑着栏杆看着远处的风景。一见该来的人都来了,曾墨立即拍了拍身后的叶凡。

叶凡转过身,和之前不同的是他现在戴着一副眼镜,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戴着眼镜。

“我这人不喜欢说废话,推人坠楼的凶手并不是我,你应该很清楚吧?”叶凡慢慢走了过去,而眼睛一直盯着周同,“我记得你应该是叫周同的。”

周同听了叶凡的话愣了愣,不过随即也微笑着走到了叶凡面前,看着他说道:“我当然清楚了,我清楚的看到你出现在五楼,难道你还想说这件事不是你做的?”

“确实不是我做的,”叶凡双手插入口袋,悠闲地说道,“我的猜想是,你才是凶手。”

这地上坐着真不舒服啊。曾墨心里想着:那么好玩的事情就要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