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第二章 无法安宁的一切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4963 2016-09-19 00:17:32

  京城

这里是华夏国的首都,繁华程度自然不用说,不讲其他的,就单单说路上的汽车就已经达到了一种相当恐怖的数量,难道还不能证明它的繁华么?

有句话不是说:在京城走路绝对比开车要快。其实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

“所以有查到吴昊的下落了吗?”在堵得水泄不通的公路上,一辆车中,一名白衣男子问向坐在身旁的另一名男子。

这名被问的同样是白衣的男子耸了耸肩,并没有开口说话。

至于吴昊,就连他们手上所掌握的资料也不详细,只知道他是个异常小心的人,就算是他们现在所待着的组织,也无法完全掌握吴昊的信息,掌握的都只是一些皮毛而已,更别说要去追查他的下落了。

“之前完全不知道,他原来就是宸的师父,难怪跟宸一样都是神出鬼没的。”开车的男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大概是塞车塞太久了,他开始有点头晕了。

身旁的男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吴昊和宸的形式作风都非常相像,甚至在某些方面宸要比他的这个师父更加厉害,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尽快找到吴昊,BOSS说找到之后不要杀他,或许可以从他那里得知宸的下落,等问出了我们想要的东西,再除掉他也不迟。”开车的男子又开口了,这次说话的语气充满了浓厚的杀气。

“知道了。”

“还有,”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开车的男子接着说道,“BOSS还要我去找一个人的下落,BOSS说他就在京城。”

“谁?”

“胡御。”

江浙省,行州市,紫绫大学

紫菱大学很大,至少曾墨是这样觉得的,他走了大半天都还没逛完整个大学,而且还差点迷路了,要不是道路边有指示牌,而且校园内还有小车可以免费搭乘,估计他连宿舍都不知道怎么回了,对此,他不发表任何评论。没办法,既然逛不完就先回去好了,接下来还要在这里待四年,有的是时间。

当他走到自己宿舍门口时,见到了一位正准备敲门的青年,他很高,曾墨是这样觉得的。

“呃,这位同学……”站在后面的曾墨出声了,他想到叶凡现在可能还在睡觉,应该是开不了门的,而且被人吵醒的叶凡的态度可是很不好的。

那青年转过身来,英俊的面容,适中的头发,让曾墨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他又无法形容出这具体的感觉。

曾墨微笑着对那青年说:“我就是住在这里的,我叫曾墨,请问你是来找人的么?”

“不是的,”那青年摇了摇头,继续说,“我也是住在这里的,但是我还没有去配钥匙,正准备敲门,我是大一美术系的,我叫林宇,很高兴认识你。”

“啊哈,很高兴认识你。”

“那么,你有带钥匙吗,我记得一个宿舍一开始是配有两把钥匙的。”林宇出声询问道。

被林宇这么一问,曾墨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钥匙,他来宿舍的时候还是叶凡开门的,之后也没有问叶凡拿钥匙去配,想起来这件事的曾墨脸色就像吃了狗屎一样难看。

“好吧,看来你也没有钥匙啊,”林宇看到曾墨脸上的表情变化,猜测出了他也没有钥匙,“哎呀,这下我们怎么进去啊,刚刚敲了几下门都没有人开门,我估计叶凡还在睡觉吧。”

听到林宇这么说,想必林宇也是很了解他们这么舍友的习惯的。

“咦?你们是谁?”这当这两人一筹莫展地站在宿舍门口,他们身后有人询问道。

两人转头看过去,只看到一青年手里端着泡面,热气腾腾,想必是刚刚才泡好的。你问这人为什么要去外面泡泡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没带煮水的工具。

这位陌生青年算得上是帅气了,眉毛有点浓密,但不会太夸张,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眼睛其实好挺大的,如果是跟曾墨比起来的话。比曾墨要矮上一些,头发微卷,看起来应该是自然卷,脸上时刻带着微笑,让人觉得非常亲切。

“我叫曾墨,他叫林宇,我们是这间宿舍的,但是我们两个都没有带钥匙,这想着怎么进去呢。”

“啊这样啊,我叫彭淼,很巧,我也是这件宿舍的,我手上刚好有钥匙,对,我是音乐系的。”那青年微笑着回答他,并不热情,但也不冷淡,比叶凡好多了。曾墨是这样想的。

啊,又是一个艺术类的。曾墨在心中想到,那这样子他在金融系就只认识叶凡了,因为之前在他的资料上看到了他也是报了金融系的,还不一定是一个课室的。想到叶凡那冷淡的样子,曾墨就觉得头疼,好歹都是要做四年的舍友了,怎么能这么冷淡啊!

“这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去找宿舍管理会开门了。”林宇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哭丧着脸。

门打开了,三人一同进了宿舍,叶凡的房间门还是关着的,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睡觉,但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刚回到宿舍的三人就坐在客厅开始聊了起来,之后叶凡也从自己房间走了出来,看到他脸上的样子曾墨也猜到他真的是一直在睡觉,而且感觉他睡了这么久都还是没有睡够。叶凡装了杯水也坐在了客厅,但是他并没有加入聊天的行列,而是在发呆。

然后,无聊的两天就这样过去了,紫菱大学终于正式开课了,不过嘛,大学管理还是很松的,而这所重点大学管理得并不会特别严格,所以即使是正式上课了,也没见有多少学生是在课室的,毕竟能考进这所大学的,估计不需要上课也可以安全毕业吧。

而在金融系的某个课室,曾墨趴在桌上已经跑去见周公孙女的孙女了,叶凡就坐在他旁边,看样子是在认真听课,时不时地还做做笔记,并没有去理会身旁的曾墨。

不得不说,金融学真的是挺枯燥的,曾墨会选择这个是因为真的不知道该学什么好了,而且他的哥哥也是学金融的。

对了,忘记说了,曾墨还有个哥哥,也是姓曾。(我靠!他哥哥不姓曾姓什么?废话就不要说了。)

至于林宇和彭淼,他们正在音乐馆前的一片大草地上。

林宇正画着眼前的音乐馆,这就是美术系的课,到处去画画,基本都不用老师去教的了。开玩笑,能考进这里的美术生水平都不是一般的了,还有什么可教的?这个地步的学生最好的成长方式就是让他们自由发挥。

而在林宇身旁,彭淼悠闲地躺着,嘴里叼着一根不知道是从哪里拔来的小草,微眯着眼睛,看样子是非常享受现在的阳光。

不时的还会有乐器演奏的声音从音乐馆中传出来,虽然声音不大,但也让在这片草地上的学生觉得优美,动听。

在这样的一片草地上,年轻的男男女女坐着聊天,或说笑,或谈情。这里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林宇面带着微笑,他很是享受现在这样的感觉,这种气氛对他的绘画有莫大的帮助。

“我说啊,你今天不用上课么?”林宇看向躺在旁边的彭淼,“都已经开课了,你还有时间在这里睡觉?”

“诶,怎么办呢?那老师讲的东西我都会了,而且能做得比他好,那我在那里浪费什么时间嘛,”彭淼撇了撇嘴,坐直了身子,看了看林宇已经画得差不多的画,非常厚脸皮地说道,“要不这样好了,你教我画画吧。”

林宇无语地笑了笑,然后说道:“你还是继续睡你的觉吧,好好地学什么画画啊,我跟你说啊……”

“嘭!”林宇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巨响给吓愣了,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前方,而一旁的彭淼整个人则是完全呆住了,根本就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实,这一切,发生地太突然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林宇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许是震惊地根本就说不出话了。

上天如果想让你的生活不安宁,那么它会让你突然就不安宁,突然到你根本来不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脑海中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这句不知道在哪里听过的话。

灰尘满天飞,学生到处逃窜,混乱不堪,尖叫声连连,不过也就是这一阵阵的尖叫声让呆滞中的林宇和彭淼终于清醒了过来,彭淼咽了一口口水,无法相信道:“不…不是吧。”

在他们面前的,之前还是很壮观很豪华的音乐馆,它的二楼和三楼,仅仅是一瞬间,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没错,音乐馆,爆炸了!

金融系教室,叶凡站在窗边看着音乐馆的方向面目表情,不知在想什么。而曾墨早都已经跑去音乐馆了,虽然他是睡着了,可是那声爆炸的巨响这么大动静,直接把他给吓得跳了起来,跑去窗边一看发现是音乐馆的那个方向传来的巨响,他估摸着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就马上冲出了教室,不用说都知道是跑去音乐馆了。

学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再上课了,谁都不可能会想到,刚上课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种事……

当曾墨来到音乐馆前才知道原来是发生了非常严重的爆炸,开玩笑,这两层楼都已经给炸得面目全非了,就算没有爆炸的一楼也好不到哪里去,可以说这栋音乐馆是废掉了。只是让曾墨奇怪的是发生了这样的爆炸为什么没有引起火灾,还有,这警察的速度也太慢了吧。

“我靠,这也太扯了吧!”就在曾墨站在草地上向音乐馆里左看右看的时候,在他身后传来了林宇的声音,听语气显然是还没有从目睹爆炸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曾墨转身就看到了林宇和彭淼,奇怪地问:“林宇,你怎么在这里?咦,彭淼,你居然没有躺在里面!你逃出来了?”

彭淼对他竖起了中指,直接无视了曾墨这个白痴到极点的问题。

“我是来这里画画的啦,至于彭淼嘛,他也是好运,没有去上课,所以就躲过了这次爆炸了。”林宇微笑着解释道。

彭淼点了点头,同时也在心里唏嘘,他运气真的很好,恰好今天翘课了,不然估计他这次就悬咯。

曾墨理了理自己的校服,这套紫菱大学的校服让他很不舒服,短袖衬衣配休闲正装长裤让穿惯了短裤的曾墨很是不习惯。

这个时候,叶凡也来到了音乐馆前的那片草地上,看到被炸得残废的音乐馆,默默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叹气呢?”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是一名女性。光听这声音就让人觉得是如沐春风,只是这些对于叶凡来说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他转身打量了下这位女生,若是曾墨现在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她的,就是上次在音乐馆见到的那个弹钢琴的女生,那个让他害怕到落慌而逃的奇怪女生。

叶凡没有说话,看了她片刻,对于女孩绝美的样貌也没有多少的欣赏,然后又默默转身继续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音乐馆。

“你宿舍的几个人都挺有趣的呢,真想都认识一下。”女孩看了看远处的曾墨三人说道,对叶凡的态度并没有丝毫在意。

这时候叶凡终于是开口了:“那你就去啊,C栋305,我相信他们会很欢迎你的到来的,你并不需要找我说什么。”

“叶凡,你还是以前那副样子……”

女孩还想说什么,直接就被叶凡打断了:“我什么样子跟你并没有什么关系吧,你不如管好你自己,我不知道你来这里又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目的,但是只要你不影响到我,我就不会怎么样。”说完就离开了。

女孩看着叶凡离开的方向笑了笑:“真想知道你会对我怎么样。”

警察的动作很慢,真的很慢,从有人报警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四十分钟警察才赶来,这让坐在草地上的曾墨是异常无语:“这速度要是放在海珠市,早就被炒鱿鱼了你们。”

不过等警察来到之后,从警车中出来的人却是让他惊奇了一番。

“哈哈,好久不见啦曾墨。”从警车中下来的那人也看到了曾墨,笑着和他打招呼。

“哈哈,林枫,组长当得很爽吧?被调来这里之后伙食好了吧,你看你又胖了。”曾墨也笑着走了过去,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好,这是谁都可以看得出来的。

林枫,行州市警局重案组组长,原海珠市金海刑侦局重案组组长,后被调到了行州,和曾墨差不多大,今年也才二十五岁,二十五岁就当上了重案组的组长,也算是年轻有为了,在一次案件中和曾墨认识,随后两人便成了很好的朋友了。

“靠,我这不是胖,我这是强壮好吧,”林枫不爽地对曾墨说道,“先不说这个了,我看你的样子应该待在这里很久了,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回答林枫的只有曾墨无奈地摇头。

“哎呀我说,你们警局的行动力真的很慢啊,你以前在金海那边可不是这样的啊。”

“哎呀,行州市一直是个很太平的地方,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案件我们也是有点措手不及的嘛,”林枫哈哈笑,“不说这个了,真的没什么发现吗?”

“发现嘛,应该可以初步排除了意外这种可能。”

“你不确定么?”林枫笑着,可是这笑容在曾墨眼里怎么就感觉是在鄙视他呢?

“你这样我就不开心了啊,这案件的发现不是应该你们警察去干的么,你一来什么时候都不做就直接问我有没有什么发现,我又不是你们重案组的,难怪你现在变胖了,肯定就是太懒了。”

“我靠,我说了我这是强壮,你要不要摸摸看,全是肌肉,没有肥肉。”

“得了吧,还肌肉,我看就是虚胖。”

“这个案件一共死了三人,两男一女,还有几个学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林枫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地说道,“三人的遗体都是在一间钢琴室中被发现的,而爆炸的中心,正是那间钢琴室。”

“哎呦你不是刚来么,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

“你真当老子这个组长是白混的呀。”

曾墨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那三名死者有什么关系么?”

“调查的资料上有说,这三人好像都是国内钢琴大师陈升的学生,”林枫回答,“我还听说陈升隐退前的最后一场演奏会就是要在紫菱大学举办呢,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曾墨皱了皱眉头,陈升要来这里开演奏会,结果他的三名学生就在音乐馆被人用炸弹炸死了,不管怎么想,他都觉得有人是在故意针对陈升。

“只是巧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