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推理:游戏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 灵异

    类型
  • 2016-09-19上架
  • 65501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安宁的一切

推理:游戏 虚空盒子 5894 2016-09-19 00:17:32

  2010年4月,距今6年前

这是一条连接学校和住宅区的大马路,来来往往的有很多车辆,现在也正好是放学时间,学生在学校待了一天之后,迫不及待地加快了脚步想要回家休息,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街道两旁的商店非常多,就在这么一条说长不算长说短不算短的街道,该有的东西都有,超市,银行,早餐店快餐店药店什么的,这倒是方便了很多学生和周围住宅区的居民。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很多学生吃早餐的情景,晚上也能看到很多学生在快餐店吃晚餐的情景,最热闹的时候就是这两段时间。

“喂喂,你们给我站住,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们跟江晓晨说的,不然她会一桶水泼到我身上来么?”突然在人群中有一名学生格外显眼,因为其实今天并没有下过雨,可他全身上下都是湿答答的,还在滴水咧,再听他说的话,才知道原来他是被人泼了一桶水。

再看看被他怒骂的两位同伴,走在他前面,一直在大笑,显然是觉得身后自己同学的样子十分滑稽,事实上那人现在的样子确实十分滑稽。

“你不要这样,哈哈哈,简直要笑死了,我说曾墨啊,你好歹也是个男的,干嘛这么害怕江晓晨啊。”其中一名皮肤稍微黑点的同伴边走边回过头嬉笑着说。

“呵呵,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吧,你觉得江晓晨是女的么?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你觉得一个女生能做出这种事么哈?”曾墨这就不开心了,然后前面的同伴都停下脚步,转过身等着曾墨继续说下去,“从小到大你们觉得她哪里像个女的,简直比熊孩子还熊,如果不是看在我家跟她家关系那么好的份上,我早就不忍她了。”曾墨说的倒是很起劲,都没有发现来自同伴警告的眼神,同伴见曾墨还在说,摇了摇头又转回身,接着,惨叫就在他们身后响起来了。

“啊啊啊!!哎呀我去,你不是还在学校吗,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身后的曾墨大叫道,就算不转过头去看他的样子,也能想象到他现在肯定是十分狼狈了。

在这条放学回家的道路上,这种打打闹闹经常都会发生,周围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在这条道路上一片和谐安宁,这样的打打闹闹也能让周围经过的人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但是,上天如果想让你生活不安宁,那么它会让你突然就不安宁,突然到你根本来不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他们路过银行的时候,江晓晨叫他们停下来等等,她要去银行取钱,三人便看着江晓晨走向银行。

“等等,不对,别过去!”其中一名同伴喊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江晓晨推开了银行的门,本来跟在江晓晨身后,看似普通的几个男人一把抓住了她,接着一把手枪就顶在她的太阳穴上。

就这样,江晓晨成了这些银行抢匪的人质。

六年后,2016年9月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保安询问的声音把曾墨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当中,他这样站在某个地点突然思绪乱飞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而且每次思绪乱飞之后浮现的记忆就是六年前的那件银行抢案,看来那件事对他的影响确实非常大。

保安是看到他站在这里很久了一直在发呆,所以才走过来询问他,还以为他中暑了,毕竟今天的天气实在是非常热。

“啊,我没事,刚刚只是在想事情。”曾墨的样子跟六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象征健康的古铜肤色,精短的发型,一张大众脸,这还真是从以前到现在都这样啊,倒是身形比以前壮实了许多,但不会给人像是肌肉男的那种感觉,人嘛,看起来还是那样猥琐就是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啊,今天还真是热死个人啊。”

他脚下所站的这个地方就叫紫菱大学,一所私立学园,位于江浙省行州市,虽然是一所私立学园,但是他的门槛不单单只是金钱而已,这所学园同样看重学生的成绩,但他并不只是纯粹看你的高考成绩,他还会看学生在单项科目里的成绩,这其中就有普通九门功课以及音乐,美术和体育,也就是说即使你高考成绩总分非常糟糕,甚至没有达到本科线,但是你其中一门科目特别出色,你就可以进入这所大学了,可以说这所学园简直就是偏科学生的福音啊。

你问曾墨是怎么考进来的?他可是2016广南省高考文科状元啊。

曾墨提着自己的行李进了校门,才刚进门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但这绝逼不是因为他的样子有多帅,而是他现在给人的感觉很猥琐啊,短袖衫和短裤,脚踏人字拖,背着双肩背包,身旁放着个拖箱,手上提着个包,最重要的是他看着路过的学姐居然还露出了十分猥琐的笑容。

哪有人入学报到会穿个短裤人字拖的啊。

“这人是谁啊,怎么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学姐A奇怪地问一旁的学姐B。

学姐B疑惑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哪知道啊,不过看他那猥琐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了。”

要是曾墨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一定会大呼冤枉的。我是好人啊,我可是一个天大的好人啊。他一定会这样喊出来的。

“都说紫菱的美女最多了,所以录取志愿我才填了这里的,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啊。”他感叹了一句,他可是放弃了他老家那边大学的邀请来到江浙读大学的咧,为了看美女他牺牲还真是大啊。

他走到新生报到处发现那里依旧有工作人员坐在那,只是报到的人非常少,基本上已经看不到什么其他新生了,虽然给的报到时间是三天,不过基本上在前两天都已经完成报到了,曾墨是因为家里有些事要处理所以才拖到最后一天报到。

一来到报到处他整个人就变的异常猥琐,因为他看到报到处有个很漂亮的学姐,快步走过去,瞬间就对那学姐露出了一个他认为是极度帅气,但在旁人看来其实是极度猥琐的笑容,说道:“嗨,学姐你好,我是来报到的新生,我叫曾墨。”

那学姐看了一眼曾墨,很不爽地瞪了他一眼,递给他一张报到的表单,心里暗暗地说道:这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猥琐啊,这样的人居然会是我们学校的新生?

若是曾墨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一定又要大呼其冤枉了。说起来其实他长得并不猥琐,虽然也不帅就是了,干净的短头发,并没有如今社会上比较常见的所谓的刘海,身高目测是180左右,他那体型和身高倒是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比例,虽然他有时候看起来是有些猥琐这是事实啦,不过仔细一看又给人一种像某个地方出来的富家子弟的感觉,但又没有那些富家子弟的轻浮和玩世不恭。

新生报到的表格一直以来都是挺麻烦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你去填,让曾墨都快要抓狂了。好不容易终于填完了,把表格交回给了学姐,离开前还不忘说多一句:“再见啦,美女学姐。”

那学姐从一开始对他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想起来他刚刚有自我介绍,虽然没有仔细听,不过还是觉得很耳熟,接着她就看了看那张报到表格,在姓名一栏写着的曾墨两个字,意外的他的字倒是写得挺好看的。不过让这位学姐惊讶的不是他的字好看,而是这个名字她有印象,因为她就是广南省的 ,“广南省的曾墨,难道,”曾墨是今年广南省的文科状元,她身为广南省的人当然还是有听说的,“他居然来这所学校了?”这学姐自言自语说到。

值得一提的是,紫菱大学背靠着山,在正门的前方,便是一片大海,而这片海的名字就叫做紫菱海。紫菱大学就是以这片海的名字而命名的。

其实曾墨以前并不打算来这里的,他之前是想进海珠市的金海大学,毕竟他家就在海珠市,而且金海大学在高考之前就向曾墨发出了邀请,可是后来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紫菱大学美女云集,然后填志愿时就毫不犹豫地填了这里,他哥当时就吐槽他,你是来读书的还是来看美女的。

去教导处拿了自己的入学资料,看着资料上的照片中异常霸气的他(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就朝着男生宿舍走去。

紫菱大学的宿舍从外表看跟其他大学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不同的就是这里的宿舍是带电梯的,每间宿舍都是四人住,宿舍的分配是随机的,也就是说一个宿舍的四人有可能是来自不同专业的。曾墨看了看手中关于宿舍的介绍,突然就惊了,这里每间宿舍的配置都是四房两厅的,独立厕所,厨房,总之就是你想到的它基本都会有。

“喂喂,这里根本就不是学生宿舍吧,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不过紫菱大学并不是那种贵族学园,虽然是私立的,但是它的学费跟那些公立的大学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学院内部的设施完全就不输任何一所贵族学院。

“果然紫菱大学就如听到的那样好评啊,光这宿舍楼就可以看出它和其他学校的不同了,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曾墨看着面前的宿舍楼直摇头,然后又接着自言自语道,“学费跟其他学校也没有什么差别,超值啊有没有!不过嘛,最主要的是能看各种各样的美女学姐。”再一次确认,曾墨来这里绝对不是来学习的,完全就是为了看美女学姐的。

当曾墨站在C栋3楼305宿舍的门前时,他突然有些期待自己的三位舍友都长什么样子,是怎样的性格。

敲了敲门,没动静,他又敲了敲门,还是没动静,这下他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我靠!我也是醉了,第一天来就要被关在门外了?我的行李怎么办啊!”

其实他也很无奈的,在紫菱大学的校规中有说,每间宿舍一开始只有两把钥匙,而且会把钥匙给予宿舍中前两个报到的学生,其余两名舍友要自行去配钥匙,曾墨来晚了两天,钥匙自然就不可能在他身上了。

“这到底是什么破规定啊,这学校的宿舍管理会是不是和钥匙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啊。”当时听到这个奇葩规定的曾墨直接这么咒骂道。

正当他准备离开宿舍先去逛逛学校的时候,房门突然就打开了,一位青年出现在了门口。目测和曾墨差不多的身高,体型中等,额头被刘海全遮了,只看得到眼睛以下的脸庞上略显疲态,很显然刚刚是在睡觉了。

他开口问道:“有什么事么?”声音听起来是挺冷淡的,脸上也是毫无表情,看来这位青年对打扰他睡觉的曾墨并不怎么友好啊,其实谁对打扰自己睡觉的人会友好啊。

曾墨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是即将入住这里的,我叫曾墨,很高兴认识你。”接着,他观察了下青年的面孔,看上去让人挺舒服的,就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冷淡。

青年看了曾墨一眼,没说什么,让开了自己的身子,让曾墨走进了宿舍。

“对了,”很快,曾墨又开口说道,“我们既然是舍友,那我们就应该认识一下吧,刚刚我也自我介绍了,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不知道是青年没有听到曾墨的问题还是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回答曾墨的问题,就这样无视曾墨走回自己的房间。

曾墨很是无奈地笑了笑,心想着自己的这个舍友还真是有个性啊。不过这不是什么问题,曾墨很快就知道他的名字了,因为在桌上,他看到了青年的入学资料。

“噢,叶凡?广南省海珠市人,这么说来跟我是老乡咯。”曾墨笑着说道,随后提着自己的大包小包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广南省,海珠市,某条街边

这里在以前没有这么繁华,只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和商家觉得海珠市是一块聚财宝地,都开始跑来这里发展,渐渐的就变得繁华起来,而金海大学,就坐落在这座城市之中。

在金海大学对面,坐落着金海刑侦局。金海刑侦局是海珠市最大的刑侦破案局,破案率也是最高的,而刑侦局的重案组则是汇聚了各地精英组成的精英组。街道旁,车内,一名穿着白衣的男子小声地询问身旁的同样穿着白衣的伙伴:“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这刑侦局的重案组可是我们的死对头啊。”

身旁的伙伴摇了摇头,随后点燃了一根烟,自顾自地抽了起来。白衣男子看了看四周,街道上的过路人看起来都挺和谐的,最后目光又回到了金海刑侦局,开口说道:“这个海珠市也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啊。”

“所以我们来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一旁的伙伴终于是开口说话了。

“这不是我刚刚问你的问题吗”白衣男子笑了笑说道,“BOSS没跟我说具体的,就是要我们两个过来这边盯着一个叫任雨杰的人,我想大概是跟宸有关系吧。”

吸着烟的伙伴撇了撇嘴,神色不悦地说道:“与其担心这个,还不如去担心大阪的事,若是被【特别行动组】知道了,那一定会变得很麻烦的,”他又看了一眼金海刑侦局,不屑地说道,“一个刑侦局的警员而已,没什么用的,根本激不起什么风浪。”一种非常狂妄的语气。

“你别忘了,宸当时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白衣男子笑了笑,便打开车门下车离开了这里,在走之前说了一句话,“坟,你就留在这里盯着这个任雨杰吧,BOSS还给了我其他的任务。”

“任雨杰?哼哼,是个好名字。”那男子又用力吸了一口烟,丢出车窗。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在这件白色衣服的四周,有着一朵又一朵像烟雾一样的图案,均匀的分布在这件白色的衣服上。

江浙省,行州市,紫菱大学

曾墨大概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之后就离开了宿舍,他准备在学校稍微逛一逛,因为待在宿舍实在是太无聊了,谁叫他有叶凡这样的舍友呢?而他的另外两名舍友又不知道去哪了。

“这学校确实是很大啊,上课真的要有自行车才行,不然每天走路都走死人啊。不过话又说回来,音乐馆到底在哪呢?”曾墨边走边看,他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找到音乐馆,因为他觉得,音乐系肯定会有很多气质美女的。

但事情往往不如人愿,在他历尽了千辛万苦差点迷路终于找到音乐馆的时候,他突然悲伤地发现,他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紫菱大学现在其实还没有正式上课,音乐馆现在压根儿就没有一个人。

怪也只能怪他自己这么着急了。

曾墨无奈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不过想想既然都已经来了,怎么样也应该进去看看吧,反正大门也开着。

其实他对这些音乐什么的完全没有任何兴趣啊,他是个音痴,没错,音乐白痴,只要是关于音乐的东西,他全部不懂,平时最多就听听流行歌曲而已。

这栋音乐馆从外部看也是相当豪华的,不过豪华就是紫菱大学的代名词,曾墨已经习惯了其豪华的程度了。走进音乐馆的大门,内部当然也是非常豪华,大厅就给人一种富丽堂皇的感觉,随后钢琴优美的旋律传进了他的耳朵,非常好听,虽然曾墨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但是他就是觉得非常好听。

情不自禁,他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等他一直上到三楼,钢琴声越来越清晰,慢慢地他就来到了钢琴室门口,门没有关,他朝里看去,只见一位女生背对着他坐在凳子上弹着钢琴,他可以看到女生纤细的手指弹奏出优美的旋律,仅是这一眼,便让曾墨微微有些呆住了。

她给曾墨的第一印象,优雅,真的非常优雅,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女孩转过头来会不会就如凤姐一般把他吓个半死,但是现在的她,无疑是很吸引曾墨的。

女孩像是感觉到了曾墨的目光,钢琴声戛然而止,她转过头,便看到了正站在门口有些愣神的曾墨,两人的眼神就这样对视了。

终于曾墨回神了,而他也看清了女孩的面容,这位女孩并没有像曾墨想的那样转过头吓死几堆人。

女孩被曾墨看得有些不自在,轻轻咳了一下。

其实曾墨现在并没有什么猥琐的想法,他现在完全是以一种欣赏的眼光在看她,只是这样的眼光在女孩眼里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那个,同学,我们认识么?”女孩站了起来,她以为面前的这位青年是她认识的,可是女孩想了很久,确定她不认识面前的这位男子。

“咳咳,啊不好意思,走错了。”脸皮比城墙还厚的曾墨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这简直比玛雅人预言2012是世界末日还要假。他挠了挠自己的头,想再开口说些什么,比如要电话号码啊什么的,可还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就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离开的有些狼狈。

不是他想离开,而是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女孩,有一股很重的杀气,让他有些害怕。

“啊呀,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走出音乐馆的时候,曾墨回头看了看,疑惑地自言自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