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们,是这样的吗

第四章 你怎么不跳啊

我们,是这样的吗 茉十七度 2996 2016-08-26 19:12:02

  杨辰说完那句话,郑天伊仿佛是又活了过来,不停地向踩在桌子上的艾新语喊话:“跳啊,你倒是跳啊,我们杨辰都给你把窗户打开了,你怎么不跳啊?”艾新语显得尴尬极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郑天伊看起来正起哄得上瘾,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一分钟,站在身旁的杨辰貌似拽了拽郑天伊的袖子,问她走吗,郑天伊便用手指了指艾新语,乖乖地和杨辰离开了。

艾新语一言不发,撇眼看了看窗外,她满脸涨红,尴尬地一边说太高了一边尝试着从桌子上下来。鹿只感觉看了一场闹剧,想笑又笑不出来,觉得杨辰的处理很聪明但似乎又太冷了些。但她并未想过艾新语的好男友、好姐妹都去了哪里,更没想过刚刚郑天伊和杨辰进班到底是干什么,难道就只为了多管闲事吗?

后来,鹿发现艾新语请假愈发频繁,到最后干脆就不来上学了,期中考试竟然也没来,那天的数学课上,班主任把韩穆叫走了,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身边的人也不清楚,鹿有点儿好奇但也没那么好奇。

杨辰好像在留长发,鹿也是听说的,事实是杨辰看起来也确实像好久没进过理发店的样子。郑天伊和周雨菲关系愈发好起来,杨辰偶尔不在的时候两人会一起玩儿,但只要杨辰一回来郑天伊就会把周雨菲忘到脑后,而周雨菲也很识趣地会去找她其他的朋友。

我们所在的学校活动一直十分多彩丰富,一年一度的民族小吃节转眼间又到了,每年的这天,学校食堂一点儿人烟都没有,平日里被老师笑称为学生们“亲妈”的校内小卖铺也变得冷冷清清,学生们拿着手里的品尝券按照指定时间在品尝区外排队,每个学生都有三张品尝券,一张只能领取一份小吃,聪明的学生会联合在一起,每个人都拿不一样的,这样所有的小吃都吃得到。

对于吃,鹿从来都十分感兴趣,因此她上午的课一结束就根据指定时间早早地进入了品尝区,品尝区里排满了小吃摊,大部分都是提前做好了的,有豌豆黄、驴打滚、油茶、***雪花落等等,鹿初中的时候就在这里了,所以她算得上是这里的熟客,自不用别人来告诉她哪个好哪个不好,她进去后直接忽视聪明学生联盟发出的邀请,领取了三份最喜欢的小吃后就回教室了。

教室里只剩下两个人了,鹿端着自己的小吃坐回座位,发现这两人是常雨涵和彭诗雨。彭诗雨趴在桌子上,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

“你俩怎么不下去啊?”

“嗯……我们一会儿下去。”常雨涵答道。

“你先下去吧,别等我了,我不想下去。”彭诗雨闷着声音说。

“那怎么行呢。”

“烦不烦啊,我说别等我就别等我了,要不谁都吃不上。”彭诗雨一下挺起身子,说完以后又埋了下去。

她的这一句显然让常雨涵有些尴尬,她一言不发,呆站在那里,彭诗雨也一言不发,仍趴在桌子上。

鹿把嘴里的豌豆黄咽了下去,走上前,对常雨涵说。

“要不你先下去吧,把她的券拿上,替她也领一份儿不得了。”

“那她……”常雨涵刚用手指了下彭诗雨,彭诗雨就坐了起来,将品尝券都扔在了桌子上,说:“去吧,这儿不用你担心。”

鹿看到了彭诗雨脸上的泪痕,暗想到原来平日里的大姐大也会哭,有些好奇她究竟是碰上了什么事儿。

“你放心,我陪着她,你赶紧下去吧,要不时间过了。”鹿打发道。

常雨涵无奈地看了鹿一眼,表示赞同,攥着彭诗雨刚刚仍在桌子上的券和她自己的出了教室。

“你……还好吗?”

“不好,非常不好。”她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透着些歇斯底里。

“我并没有要烦你,但是如果你想说什么,或许我可以听,我相信你没有错。”事实上,鹿根本不知道彭诗雨干了什么,但她觉得这样说或许是对的。

“我真的好难受。”

“说出来或许会好过一点儿,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道理。”

“她们都不知道,她们都不理解。”

“你可以说出来,我相信你。”

“我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没有,怎么会有错呢?这个东西是不受控制的啊。”

“我真的特别喜欢他,我看他痛苦我也痛苦,但我又无能为力。”她始终埋着头。

“那是肯定的啊,我明白。”

“所以我真的特别难受,真的,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

“他知道吗?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应该知道。”

“应该……所以你没挑明对吧?”

“他有女朋友,我跟他告白以后他跟我说的,所以我也没打算让他和我在一起。”

“真是痴情种子啊。”鹿小声嘀咕道。“这种事儿很正常的。”

“我知道,可是他现在遇到了难处。”

“没关系,他女朋友会陪着他的。”

“不会,他女朋友并没有陪着他。”

鹿有点儿懵圈。

“但是你会陪着他,对吗?”

“我肯定会陪着他,我一直都陪着他。”

“那他一定会明白你的,我相信他也不想看到你这么难过。”

“我不会让他知道的,我在他面前一直假装很坚强,很快乐,不想让他知道,他现在已经够烦心的了。”

“你对他这么好,我想他如果知道你一直陪着他,他也会感觉到温暖的。”

“嗯嗯。”

“没事儿,趁现在没人,都发泄出来就好了啊。”鹿看着眼前的大姐大,充满了同情,这倒像是大姐大干的事儿。

“嗯,我现在说出来感觉舒服点儿了,我想一个人再趴会儿。”大姐大抬起头,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呼了口气。

“好,那你好好休息一下,他们一会儿也快回来了。”鹿看大姐大的状态确实是比刚才平静了些,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安慰话可说了,于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谢谢。”大姐大在自己的座位上说。“麻烦你……别说出去。”

“不会的,放心。”鹿侧头答道,报以了一个微笑。

那天下午,一切照常,鹿也没有多想,会考逐渐临近,鹿的成绩本就不差,但总分基本都靠文科分吊着,理科分数一般,为了能够拿到A,鹿显得比平时更用功些,渐渐地她就把此事淡忘掉了,直到彭诗雨在楼道内叫住了她。

“怎么了?”鹿陪朋友刚从小卖铺回来,怀里抱着一大包奇多。

“有空吗?陪我聊聊。”彭诗雨依靠在窗边微笑着,眼睛里仿佛有些东西在发亮。

“有。”鹿迟疑了一下,因为她实在想不出来她俩有什么可聊的。鹿走到她的身边,也侧身靠在窗台上。

“你……还记得上次吧?有点儿失态。”彭诗雨看起来有些尴尬,亦或许是羞涩。

“嗯……记得,怎么了?”鹿回忆了一下,把早已抛到脑后的事儿又给拎到脑前过了一遍。

“他昨天给我发短信了,说他分手了。”

“那不挺好,你有机会了啊。”鹿笑道。

“哎哟,但是还没准儿呢。”她笑起来更大了。

“你对他这么好,他还不领情?”

“真没准儿呢,行了,没事儿了,你走吧,就是想把这个好消息跟你分享一下。”彭诗雨脸上洋溢着甜蜜。

“好吧,那我走了,加油!”鹿做了一个看好你的手势走开了。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彭诗雨的羞涩和她有些小女人的一面,她为彭诗雨感到高兴,同时也感到彭诗雨对这个人深深的在乎,联想到素日里成绩好气场强的大姐头,还真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杨辰的头发越来越长了,长到已经可以扎起一个低马尾,她看起来是一个淸秀的姑娘,但她的神色依旧是那么的冷。郑天伊依然是嘻嘻哈哈的,她存在的意义仿佛就是为了杨辰,而她的终极梦想仿佛就是千方百计地逗杨辰笑。

艾新语依旧没来上学,昔日相伴的好姐妹如今伴于彭诗雨左右,鹿并不在意这些,只是有些同情常雨涵,毕竟艾新语的长期缺勤使得她不得不寻求新的朋友。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上课的45分钟总是觉得格外长,下课的10分钟总是觉得格外短,转眼便临近期末。彭诗雨的状态看起来越来越差,常雨涵时常陪伴她,但鹿并不在意。

又是一个阴天,一到阴天鹿就有些迷迷糊糊,所以她一点儿都不喜欢阴天,而正是在这天里,彭诗雨在楼道内第二次叫住了鹿。

“我有些话不知道该跟谁说,我……只能找到你。”彭诗雨的状态看起来差极了。

“出什么事儿了?”鹿问道,看起来很严重。

“我觉得我到现在我也不想再有所隐瞒,你知道我这么久以来喜欢的是谁吗?”

“谁啊?”鹿弱弱地问道。

“韩穆。”

鹿睁大了眼睛,瞬间清醒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