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美易碎

第一百九十五章 计划【5】

梦美易碎 梦美易碎 2213 2016-08-01 17:15:18

  “阿弥陀佛。”------

“天宇,你觉得我们的胜算有多少。”

想到刚刚他们拜访塔府的态度,唐天宇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清楚,顺其自然吧!”

“天宇,你的态度怎么这么云淡风轻,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说服他们不加人罗家吗?可为什么我看你好像一点也不心急。”

怎么可能不心急,唐天宇面试不禁闪过一丝苦笑,他怎么会会不心急,只不过他隐藏的太深。为的,只是怕她担心而已,不论什么时候,他都不希望看到她担心的眼神。

“天宇,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娇嫩的宋云卿了,经历已经把我历练的不在那么脆弱,教会了我如何去保护自己,我已经不需要太多的保护,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去承担,你这样独自承受的态度让我很难受。”

“卿儿,我。”

“天宇,我知道,你害怕我受到伤害,可这不是在学院时的打打闹闹,我也没有资格去享受那一时的平静,我只希望,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去承担。不要把我当成温室里的花朵,相信我,我可以的。”

“对不起,是我没有顾虑到这些,我只是不想,不想看到。”

“天宇,不用多说什么,一切的一切,我都懂,我们之间,何须这些。”

“真是好感人的一副画面,我感动的都要落泪了。”断断续续的掌声打乱了他们的情绪,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妒忌,马幻丝嘲讽的面孔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

“是你。”唐天宇见来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凝重:“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跟你们做着相同的事情,哦!我忘了,我们的立场是不同的,真是可惜了。”

听到她的话,唐天宇不自觉的冷笑了一声:“没什么好可惜的,以前的立场不同,现在、以后的立场都是一样的。”

“以前。”随着话音刚落,马幻丝眼中一闪而过的痛,却被脸上显示出来的轻笑巧妙的遮掩:“都说自古男人多薄情,我还以为你是个例外,没想到也是如此。在怎么说,曾经,我们也是站在同一个阵线,没想到,一眨眼,你就撇的干干净净了。”

“曾经唐家灭门那一年,到底是为什么?我相信你们很清楚。但跟你们站在同一个阵线的人,绝对不是我唐天宇。”眼中的坚定却带着一丝懊悔,懊悔自己曾经成为自己最痛恨的一方。但对于面前的马幻丝却没有一丝恨意,毕竟,在那时,她确实对自己很好。

注意到马幻丝的目光在宋云卿身上打转,不动声色的将宋云卿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却没想到他这一举动却刺伤了马幻丝的眼睛,手底暗自动毒射向宋云卿,却被唐天宇及时挡了回去:“哼!原来这位就是你梦中一直挥之不去的姑娘,倒是有几分姿色。”

“我警告你,你敢动她一下试试。”手紧紧的握住身后的宋云卿,眼中流露出的紧张却显而易见。

“天宇。”查觉到唐天宇的状态,宋云卿微微用劲回握了一下,示意他没关系。缓缓的从唐天宇的背后站出来,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如果她没有猜错,面前女子中的语气有着丝丝酸意,看来是属意于天宇。

“何必这么紧张,我只是想看看,你唐天宇看上的女人究竟是怎样的,没想到还真是一朵温室的花。”

“虽说家花那有野花香,但不知姑娘可否知道,野花再美,也只能是野花。”毕竟长时间和那些鬼灵的人在一起,说起话来也有模有样了。

“果然人不可貌相,走着瞧,我们走。”别有深意的看了唐天宇一样,眼中带着别样的情绪从他们身旁擦肩而去。

“看来,罗府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那一边应该跟我们面临着一个处境。”凝视着马幻丝的身影走远,眼中的凝重渐渐有些深厚。------

“真是没有想到,高府的牌匾还真不怎么气派,就是不知道里面如何,会不会是另一番风景。没想到,我蓝玉然竟然也有一天会做这样的事情。”惋惜的摇了摇头,对于她现在的处境竟有些不可思议。

“那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翠儿大小姐,你又想套我的话,累不累啊!”

“你们俩到底有完没完。”宋晚儿终是忍不住出口制作,抚了抚有些发疼的头,内心却按耐不住:“到底进不进去了。”

“走吧!”呼了一口气,看了宋晚儿一眼,两人同时转身进去,宋晚儿见状,只有无奈的跟了上去。

“请各位稍等,我们家老爷前几天出了远门,不过,在下已经通知少爷了,他稍后就会到,请各位稍等片刻。”

“多谢了。”

“听说庄里来了几位贵客还是不速之客,有失远迎,还请见谅。”一道戏谑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几个人齐刷刷同时转了过去,面上却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尤其是蓝玉然,格外的明显。

怎么会是他?还真是冤家路窄,人情的事情还没解决,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他,她最近是不是真的有些点背。

查觉到了蓝玉然的存在,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是她,这个世界可真小还是真的冤家路窄。

上前走到了主坐上,对着面前三人微微走了一个手势:“各位,请坐。”

“高公子,这次前来拜访,多有打扰了。不过,我们这次来。”

“我想我应该猜到你们来的目的了。”及时打断了翠儿的话,眼神却向蓝玉然的方向看去:“不过,你们能否给我一个理由,答应你们的理由。”

面对如此直白的话,没有料到他会轻而易举就点破他们来拜访的用意,眼神中闪烁着短暂着错愕,却是稍逊即逝。现在他们这伙人和罗家打得如此不可开交,凡是有点势力的,都应该能查出来吧!

“那请问,你有没有一个答应罗家的理由。”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翠儿却及时将疑惑抛向了他。

“我想答应罗家,应该比选择你们更有利益吧!”

“素闻高府不问世事,寻求淡然,难道,真对权益起了兴趣。”

“竟然已经不问世事,又怎会对权益产生兴趣,只不过平白无故的帮助陌生的人,而没有见到对方给予的一丁点的好处,有些失望而已。”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一直默默无声的蓝玉然终于按耐不住,对于他的话语有丝丝的不耐烦。长时间处在江湖,早已习惯单刀直入,对于这种阴阳怪气,真想和他打一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