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美易碎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戏假真做(2)

梦美易碎 梦美易碎 2116 2015-03-31 22:03:16

  “欢迎、欢迎,怎么会不欢迎呢?”鳕蜻松开了夏凌风的手,随意的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随即也开起了玩笑:“唉!这回好了,这要是危险来临啊!又多了一个垫背的,这回可安全多了。”

“你呀!”李尔琪不禁失笑道。这丫头的嘴,还是一如既往,想让人生气都不行。不过,为什么他还是感觉出了她跟以前不一样了,尽管还是一如既往的开玩笑,但话语里却在没有以前开玩笑的欢乐了,却多了一丝屏障。

夏凌风心里不舒服的看着他们俩,脸上不禁露出一丝不高兴。

“李大哥,这回你应该是要长久的住在学院里吧!不如这样吧!你就住在凌风的附近怎么样。”鳕蜻说完后转头对着夏凌风说道:“凌风,你觉得怎么样。”

“你随便好了,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说完黑着脸走了出去。

看到他这个样子,心细的宋云卿看了出来,赶紧插嘴道:“哎!鳕蜻,要不然这样吧!让李公子住在沐风的隔壁吧!这样发生危险也好方便一些。”

“也行。”鳕蜻努了努嘴,看着门外,不禁嘀咕道:“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脸了,唉!这脾气还真的变幻莫测。”

“唉!”唐沐风不禁微微说道:“看来今天不用买醋了。”

本来因为刚刚凌风的事情,鳕蜻心里有一丝不舒服,听到他的话,不禁有些不耐烦道:“醋、醋、醋,买什么醋,一直都是璃姐姐在做饭,你什么时候做过。”

“唉!我怎么没做过,别忘了,上次为了庆祝,我可是亲自下厨的。”唐沐风说到这里不禁有些暗自得意:“怎么,难道你觉得我做得饭太美味了,还想再吃一次吗?如果真的特别想吃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

其他人听到这句话,不禁默默的转过了身子,抚上了额头。

鳕蜻暗自拍了拍嘴,这张嘴啊!说什么不好,偏偏说到做饭的事情,她可不想啃树皮,转过头对着唐沐风干笑道:“那个就不用麻烦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啊!对了,李大哥,你的住处就交给璃姐姐和卿姐姐了,我先走了。”说完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唉!”唐沐风还没来的及说完,鳕蜻早已不见了身影,唐沐风疑惑的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道:“太麻烦了,难道是她觉得这些天来我太劳累了,所以。”

周璃儿在旁听着他的话,不禁有些想笑,强憋住笑走上前去:“大哥,我看你是想多了,有机会呀!好好尝一尝自己做的菜,我想到那个时候你才能体会到鳕蜻的那句太麻烦了的什么意思。”

唐沐风看着周璃儿摇了摇头,竟有些可爱的说道:“听不懂。”

周璃儿无奈的笑了笑,转头对着宋云卿说道:“云卿李公子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宋云卿见状,摆了个ok 的手形。

“璃儿,你等等我。”看着周璃儿走了出去,唐沐风急忙追了出去。

看着大厅里只剩下宋云卿一个人了,李尔琪不禁吐露了心声:“看刚刚的样子,鳕蜻和夏少爷很在乎对方。”

“那是自然,他们俩经历了那个多,如果最后不在一起的话,老天可就真的不公平了。”

李尔琪苦笑了一声,心里真的是说不出来的感受。――――

鳕蜻不知走了多远,回头看了一眼,这才转过头边走边嘀咕道:“唉!还好我跑的快,要不然今天晚上的晚饭可真要变成悲剧了。”想想上一回他们的表情,自己全身汗毛就立起来了,她可不想那样。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凌风,也不知怎么的,本来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刚开始进去也还行啊!他到底怎么了。“看来今天是不用买醋了”:“醋。”沐风说这句话话是什么意思。醋,处什么,处对象,这有那么发达吗?醋,吃醋,鳕蜻这才恍然大悟,不禁拍了一下脑袋,想明白的鳕蜻不禁有些想笑,这家伙,她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醋坛子打翻了,以前她怎么没发现,他的心眼怎么就这么小。――――

晚上,鳕蜻端着一碗油茶汤走到了夏凌风的房前敲了敲门。

里面的夏凌风听到声音,急忙起身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看。

鳕蜻见里面没有动静,刚想像平常那样一脚踹开门,却突然想到了一个计谋,故意把手中的盖子摔在了地上,装作受伤的叫了一声。

屋里的夏凌风听了,在也按捺不住,扔下手中的书,慌乱的往门外跑去,开门的那一瞬间,焦急的喊道:“鳕蜻。”

听到夏凌风担心的叫着她的名字,鳕蜻心里飘过一丝情绪,她这回是不是玩的有点大了。

刚一打开房门,便看见鳕蜻依偎在柱子上,一副安然自得的样子,这才明白是被骗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只有他有本事让自己胆战心惊:“外边冷,进屋在说吧!”说着转身走了进去。

鳕蜻调皮的努了努嘴,狡黠的跟了上去,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看着夏凌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看着书,鳕蜻不禁有些无奈,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原来一个大男人的心眼也这么小。

“怎么,还在吃醋啊!”鳕蜻略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吃醋也能吃饱吗?居然没有去吃饭。”

“谁说我吃醋了,我只不过是不饿而已。”明明被拆穿了,嘴上却依然不肯承认:“你怎么不去关心你的李大哥了。”

“瞧瞧,这话,还说没有吃醋。”

“是,我就是吃醋了不可以吗?”看着装不下去了,索性就承认了:“我吃我爱的人的醋,怎么,不可以吗?”

“我又没说不可以。”鳕蜻无辜的说道。

看着她无辜的样子,夏凌风索性转过了头,他要是在看下去,又要忍不住心软了。

鳕蜻忍不住又起了坏心眼:“看来今天你是不想吃了,唉!我辛辛苦苦做的饭也不能就这样浪费了,既然你不想吃,我还是拿给李大哥吧!或许他能吃。”说着装作起身要离开。

夏凌风见状,岂能让她离开,急忙放下手中的书,来到桌前:“晚上没吃饭,正好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