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美易碎

第一百零九章 悲痛(3)

梦美易碎 梦美易碎 2090 2014-09-25 21:31:13

  “爹、娘”无动于衷的鳕蜻听到这两个字,终于有些反应,她抬起头,红肿的眼眶了含着泪水,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没有爹娘了,我爹娘不在了,从今以后,我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孩子,别说了,吃点东西吧!”唐夫人红着眼眶把饭递到鳕蜻的嘴边。

鳕蜻突然间抬起头打翻了饭碗,眼睛里又涌出泪水来,一把挣开想要上来查看她有没有事的唐夫人,哭喊道:“不,我没有亲人了,在也不会有了,你们不是我的父母,其实一开始你们就知道对不对。”

“孩子,你不是孤单一人,我可以当你的娘,你也还是我的女儿。”看到鳕蜻这个样子,唐夫人忍不住哭了出来。

“不,不是的,我只有一个父母,任何人都不能替代他们,谁都不可以。”鳕蜻好似疯的一样嘀咕道。慢慢的退到床角边,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喂,你们谁能想想办法,鳕蜻不吃不喝的怎么能行呢?”周璃儿急躁的说道。

“该说的,该用的办法都已经用了,还能怎么办。”唐天宇无奈的叹口气道。

“我去看看她吧!”这时,宋云卿突然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宋云卿进了鳕蜻的房间,看着鳕蜻还是那么一动不动的坐着,心里猛地一疼,曾经多么活泼、多么机智的一个女孩子,如今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鳕蜻。”

面对宋云卿的叫唤,鳕蜻还是无动于衷,就那么呆呆的坐着。

宋云卿无奈的叹了口气,坐到鳕蜻的面前,拉住鳕蜻有些冰冷的手:“鳕蜻,我知道现在你的心里很痛、很苦,这种心情我能够理解,因为我也有过跟你同样的感受,当我的家族被杀时的痛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忘记,那种痛,是无法用言语来述说的。鳕蜻,你还记得吗?当时的我也跟你现在一样,不吃不喝,绝望的想要就这样去了。你还记得当时你是怎么劝我的吗?我记得你说过,我们的人生就像是开往坟墓的马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至始至终的陪你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鳕蜻,你是我们所有人当中最坚强的人,连我都能挺过去,你一定也能行的,所以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

看着无动于衷的鳕蜻,宋云卿终于忍不住吼道:“好,鳕蜻,你打算一直这个样子是不是,你是不是就想让我们一直担心,好,没关系,与其这样为你担惊受怕,还不如直接痛快点,你不吃饭是吧!好,我们都陪着你!”

站在门外偷听的周璃儿看宋云卿的话还是没有让鳕蜻振作,实在忍不住推开了鳕蜻的房门,一脸气愤的上前抓住鳕蜻的手:“唐鳕蜻,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我认识的鳕蜻绝对不是这么懦弱的,因为这件所有人都会经历的事情,你就要放弃自己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太让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失望了。那个在面对差不点被侮辱却毫不在意的唐鳕蜻,那个在姐妹悲伤的时候挺身而出的唐鳕蜻;那个在面对失去爱情却仍然带着笑容的唐鳕蜻;那个所有人都打算放弃却仍然坚强的唐鳕蜻去那了,你把那个鳕蜻还给我,你把她换给我。”说到最后,周璃儿几乎是喊了出来。

“璃儿,你别说了。”宋云卿急忙上前分开了他俩。

“够了。”坐在床上无动于衷的鳕蜻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你们不要在说了大道理谁都会讲,但你们能理解眼泪背后的酸楚吗?你们至少还能见到你们的父母,可是我呢?我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的内心不仅仅存在的痛,还有愧疚,一个做女儿对父母的愧疚,那种痛,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在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们了,我在也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了。”

躲在暗处的夏凌风实在看不下去了,走了出来,对着他俩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会在这陪着她的。”

看着宋云卿和周璃儿离开了房间鳕蜻忍不住扑进了夏凌风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夏凌风看着鳕蜻揪着自己的衣服,,把头递在自己的怀里泪水滴落在她的衣服上,他的心突然又开始痛了起来,,从五脏六腹传出来的痛。他发现,自从他遇见鳕蜻后,他的人生里经历了太多他从来没有过的感受。他轻轻拍着鳕蜻的背,轻声道:“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凌风,我心里真的好难受,难受的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可以不那么痛,才可以让自己好受一点。”

“鳕蜻,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觉,吃点东西,不管如何,就算你失望了全世界,我依然站在你的身边,永永远远的守护着你。”―经过了几天以后,鳕蜻终于肯吃东西了,这也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夏凌风向着鳕蜻的房间走去,被走在身后的简晴云叫住:“凌风哥。”

“云儿。”

“凌风哥你是去看鳕蜻的吧?正好,我也想去看看她,我们一起去吧!”简晴云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夏凌风没有说话,但行为已经算是默认了,刚要进鳕蜻的房间,便看见一个黑影从鳕蜻的房间飞出。夏凌风心里一疙瘩,急忙冲进鳕蜻的房间,看见鳕蜻安然无恙,才慢慢松了一口气,鳕蜻没事就好。

简晴云紧跟着夏凌风进来,看着鳕蜻,故意惊慌道:“鳕蜻,我跟凌风哥刚刚看见一个黑影从你房间飞出,你没事吧!鳕蜻,你怎么穿的这么少,担心着凉了。”简晴云故意这么说,就是让夏凌风误以为鳕蜻被v别人,让他的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

听到简晴云的话,鳕蜻有些苦笑道:“简晴云,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都不想,也不会去解释。”

“够了,云儿你不要在说了,鳕蜻需要的是休息。你先回去吧!”夏凌风上前心疼的替鳕蜻掩了掩被子。

“凌。”简晴云看了一眼,有些不甘心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