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幻梦星系簿

幻梦星系薄 淤诺篇 星集四十八:星魂斗场,无死角的空间监视

幻梦星系簿 贝可神焰 2455 2018-03-20 01:57:57

  幻梦点词:镜为境,境幽镜,镜中境,境空镜。

  远远望去,一股强大的星魂不断悬浮在某一处,而许多的人们围绕着,“那是在做什么?我疑惑地想着。”

  “那是星魂斗场,人们决斗的地区。”离悅望着前方说道。

  “星魂斗场?”我带着一丝好奇的心快步向前走去。

  走进一看,燃焰与天寒士早已围观在旁边。

  “看到了吗?那个红色眼瞳的战士。”

  燃焰轻微点头,“他应该是寒晨区传闻的那位战士吧!那个拥有神秘力量的优秀战士!”

  “没错,听卡斯圣士说,他那双眼瞳,超越了千流眼的存在,因为那双眼瞳曾被蒼寒封印,无法再次发挥它真正的力量。”

  “我也略知一二,因为那眼瞳超越极限后会失去自我控制,将眼前的一切毁灭!据说这双眼瞳拥有无死角的监视能力,在他监视的范围内,无论你在哪,在想什么,星魂的强弱,使用范围,等等都会被看的一清二楚!”

  听燃焰他们续续言词着。

  只见星魂斗场上的战士挥舞着巨剑,大喊一声,“血魂-断空斩”

  血色星魂随着强烈的强风将对手击倒在星魂斗场外,周围的人不断大喊着“血舞,血舞。”

  我微微一笑,拍了拍燃焰的肩膀,“同伴,我想去见识一下那双眼瞳的力量。”

  天寒士一脸讶异地望着我说,“我说贝可神焰,你的伤都没好,别给我们增加负担了!”

  燃焰点点头,坚信地说“去吧,神焰,但是,不能恋战,点到为止”

  “不败的血舞传说,还有谁要挑战吗?”

  我缓缓地走进星魂斗场,说道“还有我,漠晨区,贝可神焰!”

  周围的人纷纷议论着,“还有一个不知强弱的家伙,我看他的星魂还不如我呢,纯属找抽吧?”

  只见他血色的眼瞳盯着我,“贝可神焰,火系形态,星魂等级中魂层。”

  我轻轻望着他,“这就是眼瞳的力量吗?真的算是无死角的监视呢?”

  说着,挥舞着奇特的剑刃朝我袭来,刚一起身跃开,却被他一脚踢倒。

  我咬着牙想着,“可恶,这都能看懂我下一步想做什么?这能力!太强了!”

  他相似看懂了我的想法,回答道“没错,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的能力,你是打不倒的!”

  我自信地露出笑容,“是吗?千流眼,开!”

  白色的千流眼呈现在他眼前,他像似不屑于去理会一般,继续朝我进攻。

  我快速地旋转,准备闪开,却险些被他再次打中。

  “难道,千流眼的速度都躲不过吗?”

  “血气-凝聚”

  他轻声落下,像磁性般的血色气流将我吸过去。

  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股血色的气流,“千流眼,开!”蓝色的千流眼不断注视着那股星魂,却看不穿血色星魂的性质,“难道说就没有破解的方法吗?”

  想着想着,他瞬间出现在身旁,弱弱地说了句,“没有破解的方法!”一个转身,一脚直接命中右臂,险些摔出了场外。

  “连意识都可以被监视着吗?这种能力,几乎无法想象!”我嘀咕着。

  不断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定会有某些破绽,我不相信有如此完美的存在!

  “该结束了”他望着我严肃地说。

  “血魂,瞬阳潭焱”

  还未反应,双脚早已被束缚,感受着这股星魂散发之力,千流眼却无法看破。

  “爆!”

  他一声令下,脚下束缚的星魂凝聚成爆炸性质,火焰猛地往上喷发着。

  本以为倒下的我,却毫发无损地站在他面前,金红色的眼瞳注视着他,而我微微说道,“千流眼,开!”

  燃焰讶异地望着金红色千流眼的我,“这难道就是千流眼攻击性形态的眼瞳吗?神焰,他利用了那股火焰性质的星魂,从而将金红色千流眼激发!”

  天寒士呆呆望着我,“神焰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既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激发金红色千流眼,真是令我大吃一惊!”

  而血舞却没有一丝讶异,点点头直言“不愧是漠晨区的战士,竟然能在这时候激发千流眼的另一种形态,只可惜,你打不赢我!”

  眼前此刻一片血红色,我完全看穿了他星魂散发的流向,可是,那触发在空间中的性质却无法看穿,而且,此刻他完全知晓我在想些什么,究竟要如何屏蔽才能有效地隐藏呢?”我既是这么想着。

  二话不说,他挥舞着剑刃袭来,伴随着血色气流将我推向一边。一斩,二揽,三段,四连,五诸,六寒,七月!

  他像似故意避开攻击我的方向,不断念叨着什么?

  “这难道就是传闻的“七刃-长歌!”

  七刃-长歌:指的是,利用星魂气流的空间性质,将刀刃的攻击性星魂暂时隐藏在空间中,一共分为七段,星魂散发后,使用者可以控制空间中的影刃攻击敌人,影刃徘徊着奇特的声音,人们称为“长歌”便有了“七刃-长歌”之称。

  他不断注视着我,而我也不断注视着他。

  “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破解他的血瞳了!”

  “星凌幻境”

  蓝色的千流眼制造的幻境,可以说,空间的质量跟性质由我来控制,那么他想要从空间中读取的思维,那是需要花很长的时间。

  他凝视着眼,却不晓得我在思考着什么,怒气冲冲地利用“七刃-长歌”朝我攻击,却被我不断地躲开。

  他忽然停止了攻击,淡淡地说了句,“我认输了!”

  此刻,众人纷纷疑惑,“什么情况?对方明明还没有做什么,血舞为何认输了?”

  血舞快速向我走来,自信的眼神带着笑容说,“你是第十个破解我血瞳之力的人,我很佩服你,所以我认输了。”

  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多亏了金红色的千流眼,否则我还不晓得血瞳之意。

  “怎么破解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众人依旧万分疑惑。”

  血舞起身一跃,瞬间消失在星魂斗场内,而众人依旧疑惑的眼神注视着我。

  “神焰,你变强了!”燃焰兴高采烈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而旁边的天寒士却一脸迷茫。“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破解血瞳之力的?他为什么认输了?这怎么回事?”

  我信心满满地摇了摇头,“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呢?天寒兄!”

  他不满地看着我,“你这小子,还逗我呢?我还不想知道呢,你别说啊!”

  我偷笑地往前行去,“那我就不说了啊?”而他却快速地拦住我。

  “别别别,你倒是说啊,别卖关子了!”

  直到远离人群,我才续续言词,“其实,血瞳之眼靠的是空间中性质的分量来分析,无死角的空间监视,就是这个原理,只要将空间结构变化,血瞳的分析便混乱,虽说他很快也就可以破解,但是重点在他的眼瞳,血瞳监视的原理也是从空间性质产生的星魂,他从我的眼里可以看穿思想,而我利用了他的眼瞳与了解了他的星魂性质,从而反了解了他的思维,这就叫两两相知吧!”

  天寒士深思了一番,随后迎来一句,“不愧是我的学子,在我带领的时段内变的跟我的思维一样灵活了,不错不错,继续努力。”

  我同燃焰一脸无奈地望着他自夸着,同时叹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