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封魂记

第十一章 入侵

封魂记 三顾诸葛 2014 2016-09-21 13:43:38

  幻戒,具有召唤冥界武器、恶鬼灵兽、四方结界及空间隧道四大奇能。十年来,阴阳师只能掌握些皮毛,可他通过分析,认为堂诸就算现在已经将异能复苏,被同化成第七道邪能,也只会和现在的自己一样,没有办法完全将其驾驭。

所以,他觉得凭自己召唤出来的结界,想要困住堂诸,简直轻而易举。

他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把玩着堂诸那把血色断剑。宽大的别墅中庭正上方,悬浮着一个四方结界,堂诸正是被这道结界困在其中。

将堂诸带回来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可堂诸依旧是昏昏沉沉的,没有醒来。到了第四天,堂诸才终于恢复了神色,渐渐苏醒。

“好饿!好困!头好痛!不想起来!叫外卖吧!”堂诸脑袋昏沉,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被关在结界里。他伸手往口袋里去摸手机,感觉湿漉漉的,这才一下子被惊醒。

“妈呀,什么东西在我兜里?我的手机呢?”堂诸惊叫了一声,终于引起了阴阳师的注意。

他慢悠悠的回过头,朝堂诸喊道:“我真不知道沈凌风那家伙为什么那么重视你,瞧瞧你那怂样儿,都快死到临头了,还操心自己的手机。”

“啊,又是你啊。你不是在古镇那里吗?”看见阴阳师,堂诸就像是撞见鬼似的。也难怪,阴阳师几次都想杀了他,他怎么可能不害怕。

阴阳师正欲再讥讽一下堂诸,指间的幻戒突然发出猛烈的震动。紧接着,他身后茶几上的血色断剑,也开始猛烈的震动起来。往日沈凌风遇到危险向他求救或者周围出现邪能的时候,他的幻戒也会发出类似的震动,但却没有这次这么强烈。

阴阳师眉头一皱,根据他的判断,如果不是秦明歌或别的异能宿主遇到危险,就是邪能已经出现在他们附近了。正想着,外面果然传来阵阵瘆人的嘶吼声。

不出去也能猜到,又是那些阴魂不散的食人虫。

“好啊,竟然闯到我家里来了。老子让你们有来无回!”阴阳师嗖的一声窜出门外。出门一看,整栋别墅已经被数以千计的食人虫包围了。那些怪物呲牙咧嘴的慢慢向中庭逼过来。看见这一幕,阴阳师再不敢叫嚣,被吓得又蹲回到了屋子里。

看到阴阳师猴急的样子,堂诸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着实没有想到,往日在他面前总爱叫嚣耍酷,吵着嚷着要杀掉自己的大叔,竟然也有这般猴急的时候。

“喂,大叔,是不是大嫂拿着菜刀追进来啦,看把你给吓的。别怕,我爸跟我妈以前经常这样。放心,你放我出去,我替你当个和事佬,当着外人的面儿,大嫂也不会拿你怎么样。”堂诸总是喜欢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耍性子,玩调皮。他完全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了。

“兔崽子,给老子闭嘴,再吵吵信不信老子割掉你的舌头!”阴阳师大骂了一声,声音刚落,一头食人虫的触手突然砸破了玻璃,紧跟着数十头食人虫破窗而入,张牙舞爪的向阴阳师扑了上去。

另外几头食人虫趁着阴阳师被缠住的缝隙,将巨长的触手猛地伸向四方结界,它们用力一拽,整个结界像是一块坠落的石头一般,死气沉沉的砸在了地板上,摔得堂诸两眼直冒金星。

阴阳师此时已经顾不上堂诸了,何况他觉得堂诸如今已经被同化为第七道邪能,救不救他根本就不重要。现在的他,只求自保。

然而,闯进来的食人虫数量越来越多,阴阳师操纵幻戒的能力有限,根本不是这些食人虫的对手。

堂诸这边更是险境丛生,围困着他的几头食人虫力气大得惊人,然而却怎么也破不了困着堂诸的四方结界。堂诸还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看到关着自己的四方结界久攻不破,令那些食人虫无可奈何,不禁得意起来。

他对着那几头食人虫摆着各种鬼脸,嘴里还不忘嘲讽那些食人虫几句。

“来啊,小爷我才不怕你们。对付你们,小爷我都不用出手,光是这玻璃瓶子都能折腾死你们!”堂诸双手叉腰,仰着背,抖着腿,得意忘形的都快忘了自己是谁。

食人虫好像听懂了堂诸的话,瞬间暴怒,几只巨长的触手猛然挥下,直把四方结界劈得粉碎。堂诸心脏差点没被吓得蹦出来,他的样子像极了那惊弓之鸟,被吓得满屋子跑。可屋子里都是大大小小的食人虫,根本没有他的躲藏之处,而更要命的是,之前那几头被他嘲讽的食人虫,好像盯死了他似的对他紧追不舍。

堂诸此时已被吓得慌不择路,没跑几步,就被困在了死胡同里!

看着那几头食人虫慢慢逼近,堂诸忙向阴阳师呼救,然而阴阳师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哪里还顾得上他。何况,今时不同往日,就算阴阳师能抽开身,也不见得会救他。

这回,堂诸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他被吓得两脚发软,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任由那些食人虫的触手向他鞭挞而来。

光那触手挥出来的劲风,都要把十张木板劈断,更何况是堂诸那普通人的身躯,恐怕更是不堪一击。

堂诸觉得自己这回死定了,心里正暗骂上天不公之时,那十几道如飓风般劈下来的触手,突然被什么东西一瞬间劈断。断掉的触手还没等落下来,就化作成粉末氤氲而散了。

“啊哈!”堂诸吓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突然变成了僵硬的笑:“我……我就说嘛,像我这么玉树临风的美男子,老天怎么可能舍得让我死在这些恶心的食人虫手里!”

话音未落,一把悬浮在空中的血红色断剑,竟然飞速向他的面门袭来。堂诸见状,再次被吓得像是丢掉了魂儿。他一边逃跑,一边大叫,跑起来的速度,几乎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激情四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