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当崛起

第十章 望月宗

当崛起 只是场游戏 2174 2016-09-19 08:13:01

    在李晓夜几个小孩的惊慌恐惧之下,终于来到了望月宗,高大的山门十几丈高,正中挂着一块牌匾,写着三个大字——望月宗!

  大气而不凡的山门,显示出了望月宗的强大之处,看着那壮阔的山门,连李晓夜也惊叹不已“好气派的山门!”

  “那是自然,我望月宗在这三十六郡其中大大小小上百余家宗派里都可以称得上是一流门派,强大之处等你们彻底融入了修行世界里就会了解了,在我望月宗会有多少的好处。”

  李晓夜几人因为刚到一个陌生环境的新鲜感让他们忘记了不久之前那痛不欲生的那一幕,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任我行看着李晓夜说到“我会将你引荐给我大师兄,我大师兄和你一样,也是先天剑体,同样的也是我这一代的最强者,想必你不会失望吧?”

  李晓夜听了之后也彻底忘了不久之前所发生的一幕,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腰挂长剑,手执酒壶,一人一剑仗剑走天涯的寂寞高手的形象,自动忽略了任我行的那不自然的眼睛,双眼发亮的说到“不会不会!”

  任我行脸色有些不自然,略带同情的看着李晓夜说到“我那师兄性格可不是很好。”

  “没事,没事!高手么,都会有些特别性格,很正常,很正常么,可以理解!!”

  踏进宗门之后,刘姓修士和王姓修士和任我行道了个别,分别带着崔浩和高小雨离开了,而任我行带着李铭和李晓夜带到了一处有守卫的地方,守门的护卫看到了任我行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便不再关注这头,任我行点了点头便带着两个小孩走到了一个传送阵上面“我们望月十八峰占地辽阔,所以平常都是以这种简易的传送阵来赶路的,省时省力而且还会节省很多时间。”

  传送阵打开的一瞬间,李晓夜眼前一黑,等到再次能够看清楚外界景象时候已经到了一座山巅,周围没有一丝生气,显得略有荒凉,,放眼望去只有一座孤零零的茅草屋在眼前,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李晓夜也是回头看了看那传送阵,深感好奇!

  就在李晓夜偷偷打量传送阵的时候‘叮’的一声,剑与剑相交的刺耳声音差点传来,撕破李晓夜和李铭的耳朵,一下子就将李铭震晕了过去,李晓夜勉强的张开眼睛看向了任我行的方向,只见一个胡子拉碴浑身几乎没有一处干净地方的男人,拿着一柄长剑刚刚与任我行对过一招刚刚分开的样子,刚想要去仔细的看看那男人,就晕倒在地了!

  任我行手上拿着一柄长剑,伸手一甩,冷哼一声,一丝雷电依附到长剑上,转瞬间就到了那男子的身后,一剑刺了下去,那男子也不敢小觑,并指在剑上一划,那长剑闪现出了一丝银光,好似有什么力量加持到了上面一般,两柄长剑在半空中又再次的架在了一起,在两剑相交的时候天地都好像失去了颜色,周边连一丝风的响动都没有,但是下一瞬间狂风掀起了两人的衣物!

  两人瞬息交战了几百回合,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平手,也是停了下来。

  “师兄果然是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仅仅控制一个傀儡而已居然能够与我战到这种地步!”随后也是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任师弟可别这么说,你也是没有拿出真本事,如果是认真的你的话,我就算是亲自与你交战也是胜负难料!”茅草屋里走出了一个威武而英俊的男子。

  看到了那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任我行本已归鞘的长剑在左手不自然间又被顶出了三寸左右“每次见到师兄总是会忍不住感觉有些不自在,我就长话短说了,这小子就是师兄你要找的先天剑体,恰巧碰到了,就给师兄你带回来了,以后就别在找我试剑了好不?”

  那男子听了之后大喜过往,眼睛一瞪,一缕银光闪过,嘴角微微翘起“不错,果然是先天剑体!”随后又看了一眼任我行“我也知道师弟你的难处,但是你也得明白师兄的难处啊,你说着望月宗上上下下几万口人,又有谁能真正的和我一战?”

  任我行听了这句话以后就明白了对方是要赖账的意思“好你个饭桶,不过是早比我入门了几天而已,天天除了吃以外也就剑道方面强点而已,每次见到我第一句准是——师弟吃饭了么?我说有你就说可惜,我说没有,你就说那正好,师兄那里还剩半碗,饿的话就在师兄那里对付一口得了!”随后任我行顺了顺气“如果单单这些的话我也是可以接受,但是为什么分开之后你就以各种理由找我比剑!”

  “那是因为整个望月宗,同辈当中只有你我才是先天剑体,也只有你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别在哪假惺惺的了,还不是因为东方师姐,你当年追不到,就怪我,我的大师兄啊,我又没追东方师姐,你怪我干嘛,东方师姐喜欢我那你也不能赖我啊!”

  “师弟啊?”那男子面带微笑的看着任我行,任我行看到了这个样子的大师兄也是身上起了一阵寒颤“怎,怎么了?”

  “你这个王八蛋,我妹妹哪里配不上你了!对我妹妹爱搭不稀理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副德性啊!要不是我天天缠着你找你比剑,你不一定把我妹妹骗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还曲解含义说我喜欢我妹妹?你这小子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任我行一脸迷糊的看着那男子“啊?你妹妹?”

  “没错,东方芊芊就是我妹妹,忘了我的本名了么,东方天昊!”东方天昊蔑视的看了一眼任我行“还敢号称望月宗第一天才,啧啧。我看你是望月宗第一蠢材!”

  “这么劲爆!”李晓夜的小强称号果然不是盖得,两人的讲话基本上是从头听到尾,一时间吃惊过度,不小心把自己所想的话说了出来!

  任我行和东方天昊对视了一眼“看来得灭口了。”

  “不错,看来我们的意见头一回统一!”

  两人这番对话可是吓坏了廖敖“别啊,两位大哥,我上有老夫老母要养,下有几个孩子嗷嗷待哺,我可是一家支柱,不能这么英年早逝啊!”

  长大的嘴迷茫的眼神代表了两个人现在的心情,看着七八岁的李晓夜也是一阵无语:老父老母你也就算了,几个嗷嗷逮捕的小孩?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