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侣志

第十五章 踏马扬鞭

仙侣志 秦汉珏 2704 2016-11-15 22:55:59

  单进进来做马师可是个稀奇事儿,杨府中的仆人私底下都把这当一个茶余饭后的笑话来谈论。几乎没有人愿意进来做马师,这杨府里的马师就是个危险的活计。

  单进虽然讨厌杨平的为人,也不愿搭理这些狗仗人势的奴才,但依然不愿意滋生是非。于是在这些人里面,单进成了最沉默寡言的人。

  几天后,这里的马见到单进很是亲昵。单进待它们非常好,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给它们擦一擦身子,洗去它们的污渍。

  这天,杨平像往常一样来遛马。单进在马场上休息,见到杨平就心生厌恶。杨平体格较胖,虽然穿的名贵,但举止粗鲁,言语粗鄙。杨平挑选了一匹白色的马——身体硕壮,俊美有力。他骑在马背上,显得十分高兴。

  “公子,怎么样?这匹马这几天突然食量大增,明显强壮了。”那个驼背的男人笑嘻嘻地奉承着。

  “哈哈哈,不错,不错!老白。”杨平也感到这马与之前有些不同,心情大悦。

  杨平在马场上遛了几圈,说:“今天我有几个朋友打赌,要在城外的马场上去赛马。就它了吧!”杨平说的是几个外面来的马商。这些马商刚来不久,因为队伍里有几匹不错的马,结识了兰城鼎鼎大名的花花公子。

  杨平靠着这匹白马稳稳当当地赢了那些马商,心情十分高兴,回来就赏给给马师好多钱。单进很无奈,他不曾想自己会为了一点点钱来服务这些玩世不恭的家伙。可一想到云昕,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

  “这几天干的不错,这是你们的报酬。”老白站在一个稍微高一点的台子上,对着马师们喊到。老白是跟着杨平最久的马师,就是驼背的那男人。老白不仅懂一些训马,还精通拍马屁的功夫,所以虽然挨了杨平许多打骂,但得到的好处还是很多的。这老白贪财又好色,与杨平狼狈为奸干了不少坏事,但因为杨府的面子活得却逍遥自在。

  底下一堆人对老白点头哈腰,两只手捧着老白给的一点点钱乐得不行。单进站在最后面,没有半点恭维之意。

  老白看了单进一眼,有点不高兴,拿着单进的那一份钱举起来,对单进使了一个眼色,说到:“怎么,不想要吗!过来拿呀。”

  单进一愣,走上前去。老白见单进过来,故意把钱扔到地上,说到:“这是你的报酬,不过,它掉到地上了,这怎么办呢!我来教教你,在杨府,要懂得低头和弯腰。”老白一边说,伸出手要拍单进的脸。

  “哎呦——唉唉唉!放手,你敢打我!”只听到老白的叫声。显然,老白伸出手要拍单进脸的时候被单进翻手就制服了。单进对老白的挑衅已经忍无可忍,这点疼算的上是给他一点惩罚吧!

  “放开!快放开!”老白大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他。”

  其他的人这时反应过来,把单进围了起来。

  这些连武功都不懂的人单进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几个人冲了上来,伸手就要打单进。单进向上一跳,依然制着老白的一条胳膊,但身体朝下撑在半空中,一边支撑着身体,一边把老白转来转去,挡着马师们的攻击,马师的拳悉数落到老白的身上。

  “蠢货!你们打我干嘛,看准了打呀!”老白骂到。

  正喊叫见,单进翻身下来,踏了马师一人一脚。马师们四散的飞了出去,躺在地上打滚。单进两只手依然制着老白。

  “我也教你一件事吧,扔掉别人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单进对老白说。

  “放开我,你敢打我,我有无数种手段弄死你你信吗!”老白生气地大骂。

  单进不想理他,手上加了一点力,对老白却如同灭顶之灾。手臂上的剧痛让老白叫苦不跌。

  “好好好,单大爷,我给你把钱捡起来好不好,你别用力了!”

  单进听到他这样说,也不想和他多费口舌,就放开手让他站了起来。

  “单进,你有种,你给我等着!”老白一边骂,一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全然不顾自己说过的话。

  单进摇摇头,弯腰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钱。

  时值夏天,阳光霸道地占据着马场的每一个角落,晒得人皮开肉绽。其余的马师都在屋子里猫着。十几匹马挤在一起,显得烦躁不安。马师们偷懒,给马喂食、洗澡的事儿就都落在了单进的头上。

  杨平的马棚就建在他的院落后,是个露天的角,两排棚子,十三匹马差不多正好挤满。这里本是杨府的外围,之后建了个门,与外墙正好围成一个四方的格子。马总是被关在这里。幸运的马如果得到主人的垂青才有可能被牵出去在马场上撒撒野。

  正午,单进正在给一匹枣红色马擦身子。云昕提着一壶绿豆粥走了进来。云昕身姿轻灵,走进来时杳然无声,单进并未察觉。

  “单进哥哥!”伴随着清纯的笑声,单进哥哥这几个字猛地钻进了单进的耳朵。单进回过头,看到云昕的时候,他自然是满心的欢喜。

  “昕儿,你怎么来了!”单进有些激动,显然有些意外。

  “这天气如此炎热,单进哥哥又如此辛苦,所以我煮了些粥。”云昕说着,两只手利索地打开了壶子。单进两只手沾满了给马的洗澡水,于是云昕就喂给他吃。有一次没一次的开开玩笑,不亦乐乎!

  站在二楼楼阁的老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说实话,云昕好似仙子一般,美得出奇。这老白本就好色,又和单进不合,歹念很快就占据了他的脑子。

  “你看!这枣红马体魄强健,我带你出去走走。”单进笑笑说,转身跳上马背,又拉起云昕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转了转,就在这马场跑了起来。

  马师们看到两个人骑着马吓坏了,这马可是杨平的玩物,绝不允许一个普通马师骑。

  两个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相依着跨在马背上。

  这时,有几个人走进了马场。走在最前面的是杨平,老白紧紧地跟在杨平的后面,后面还有几个仆人跟着。

  “少爷,我没说错吧!你看这马背上的女子,是不是美的很?”老白一脸奉承的笑。

  杨平果真是好色之徒,见到云昕笑得合不拢嘴。“这是谁家的姑娘,为何这般清新脱俗,好!好!”杨平看到云昕和单进就有点不高兴了。“这汉子是谁?”杨平问老白。

  “哎呀!单进这个家伙,胆敢骑少爷的马。还敢摸少爷的女人!”老白显然是计划好了,他说着句话一来可以让单进得罪杨平,二来哄杨平开心,自己也得些好处。

  杨平朝着单进走了过来。单进看到杨平过来,心里有了一阵阵不快。杨平走到单进跟前,说到:“你叫单进是不是,谁让你骑这匹马的?”

  云昕见杨平对单进大喊,问单进:“单进哥哥,这是谁呀?为何对你大呼小叫的?”

  “没事,旁人而已,不必在意。”说罢,单进骑着马从杨平身边慢慢走过。

  杨平见单进对他毫不理会,勃然大怒。抽出腰间的鞭子,对着单进的背部打了过去。

  这伎俩单进又怎么会察觉不到,挥手就抓住了鞭子的一头,使劲一拉。杨平没有反应过来,摔了一跤。慢慢地爬起来,气愤至极。

  “把他给我围起来。”老白见杨平吃亏,急忙指挥身边的人围攻单进。上次的教训让老白心有余悸,所以这次他专门找了几个会武功的护卫来。很快,单进就被他们围了起来。

  杨平自然是气急败坏,下令到:“打死他!还有,别伤到我的美人!”

  几个人围了上来,单进见状,猛拉缰绳。枣红马的前腿抬起,踏倒了一个人。随即一阵狂奔,跑出了兰城。

  下午的阳光变得慈祥许多,单进和云昕骑着那匹枣红色的马,沿着一条小溪狂奔着。两座青山的中间,是一片幽幽的草地,马儿走到这里也变得闲庭信步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