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妖皇的倾城太子妃

妖皇的倾城太子妃

夏空音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6-09-18上架
  • 1210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契约妖狐

妖皇的倾城太子妃 夏空音 8796 2016-09-18 23:54:05

  “素素你慢点”一个熟悉的声音。

转身是一个白衣飘飘的少年,凤千修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凤千修的身后是一群白衣少年很是面生看来是新进的弟子,似乎凤千修是要带他们下山历练的。

“知道了”唤作素素的女子不耐烦的摆手精致的脸上满是厌恶,似乎想要摆脱凤千修。

月儿连忙躲到墙后一直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慢慢坐到树下闭上眼睛一切就像昨日一般慢慢清晰。

素素净化山掌门之女,一幕幕画面冲进脑中似乎将一切都打开了。

走在光滑的白玉石上月儿慢悠悠的哼着小曲来到修炼地,在远处就能看到一群人在哪里东张西望,走到试炼场众人好奇的看着这个女子,她穿着和他们一样的弟子服。

“大家好啊我叫月儿”月儿爽快的自我介绍。

“还有一个时辰老师才回到你们可以自便”

“月儿姑娘你也是新进弟子吗?”一个容貌精致的女孩向前问道。

“恩”月儿点点头。

“那为什么你没有和我们参加测试呢”

“因为我比较特别而已”

女子皱眉看着月儿漫不经心的样子有些不悦但是没有发作,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随意发作说不定会对自己不利只能静观其变了。

“连测试都不用肯定是非常特别的”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月儿只感觉一股寒冷从后而来刚想拔尖当过去,一声“碰”的一声一把剑一分为二。

转过身看到一个少年似笑非笑的看着地上的断剑,手上还有一把被弄断的剑。

“凤千修你竟敢对同门下手下次要是在发生这种事就罚你到后山紧闭一个月”威严的声音响起白轩一身白衣俊美的脸上满是严肃,没有了以往的嬉皮笑脸。

“不会了我只是好奇她的实力而已老师莫要生气”凤千修目光转向月儿盯着那个面色不变的少女,他居然感觉不到一丝灵气难道这个女子没有灵力吗?

“还有你月儿怎么来的怎么晚”

看着白轩板着脸月儿忍住笑连忙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老师我错了下次不会了”

“下不为例”白轩看她那个样子不由愕然,这丫头还真是会演戏要不是在她手上吃过亏估计就相信了她的话。

新进弟子进入蜀山教的第一个就是御剑,因为蜀山太大必须要学会御剑,一项很难练的御剑到了这群弟子面前却是很简单。

白轩看这天空中飞来飞去,已近把御剑术学的惟妙惟肖的新进弟子不由在心里佩服短短的几个小时他们已经完全掌握了可见天分都是极高的,看来为了这次的准备在选拔弟子上都下了不少功夫,这批的弟子实在是太厉害了。

“你不会御剑吗”一阵风吹过凤千修站在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月儿凤眼微眯。

“太无聊”月儿觉得这个凤千修有些烦人边想走到另一边休息,不了被凤千修抓住脚下一空已经被凤千修带到天空,一阵好闻的香味从凤千修身上传来,这香味闻着很香但不浓郁月儿只觉得心中一动差点沦陷下去。

“你干什么”月儿有些愤怒的盯着一脸笑的花招展的少年。

“你可别乱动要不是小心掉下去可别怪我,不想掉下去就抓稳了”说完速度快了几分月儿还真是害怕这么掉下去连忙抓紧凤千修的衣服。

“呵呵”看到月儿的反应千修邪魅的笑了,“你是不是喜欢我抓的那么紧怕我跑了吗?”月儿听到这句话差点掉下去“自恋!快放我下去!”月儿恨不得现在狠狠勒死他的脖子。

“喂,你们谁能抓住我手上的红鸟午饭就能吃到肉哦,顺便看看你们的御剑术掌握到多少”白轩用灵力幻化出一只红色的鸟,那只鸟以很快的速度飞向天空。

“千修我们比一场如何你赢了那间房间让给你”一个身影飘了过来。

“好啊墨轩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所以你也要全力以赴”凤千修紧紧抱住月儿,感觉到他的一双手抱着自己的腰月儿有些生气的狠狠掐了一下千修的胳膊,“快放我下去”

千修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子“抓紧了”然后就是一阵狂风,月儿万万没想到这家伙速度会这么快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只看到红鸟以惊人速度飞在前方一直保持着一米的距离不近不远可是却怎么也追不到它。

月儿转过头看到一群弟子御剑,还真是天分极高这么快就掌握了御剑。

晴朗的天空暗了下来

黑云绕缭一阵阵雷声响起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

凤千修收起剑落地他的灵力已经用尽,其他人也纷纷落地脸上都是疲惫的样子。

那只鸟落在一颗大树上“吱吱”的叫了两声。

“累死了我不追了等我恢复灵力就要回去”一个少女坐在地上。

月儿低头感觉到手上的炙热,赤魔戒指在发烫而且温度越来烫。

这里有危险!

“不行我们要快些离开这里”月儿的话大家都不解的看着她。

“怎么了”感觉到她的慌张千修走到她的身边。

一股妖气已经在附近了,月儿刚想念诀那只红鸟已经飞到她的肩膀上“这是给他们的测试,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白轩的声音在红鸟身上发出,不过这个声音只有月儿才能听到,月儿稍微安心了如果是测试应该是普通的妖怪吧。静下心走到一旁的树下站着静静等待妖怪的出现。

大家看到她又突然变得若无其事都有些莫名期末,凤千修更是看不透她在想什么看到她肩上的鸟应该是那只鸟对她什么。

这时一股强烈的妖气袭来,因为已经很近了他们已经感觉到了这股巨大的妖气让一些弟子紧张起来。

林子一动一条巨大的白蛇出现在众人眼前,红宝石般的眼睛盯着众人。

月儿看到这条蛇彻底放心了,原来是方师傅的白幻啊,干脆坐下打算打盹睡一觉。

“寒冰幻羽”墨轩一掌打出瞬间白幻全身被冻住,月儿不由得惊讶好生厉害看来是冰属性的。

众弟子顿时欢呼“墨轩你好厉害”

不过很快冻住的冻坏裂开白幻仰天长啸,露出巨大的牙齿一团灵力球在它的口中凝结,“大家快撤”墨轩看到白幻的灵求不由大惊失色,“火啸”一团火紧紧包裹白幻疼的它惨叫,一股烧焦的味道弥漫整个地方,看到白幻这个样子月儿再也坐不下去了,看来是真的很疼“你快点住手会烧死它的”,千修似笑非笑的看着月儿“如果不杀它我们就会被杀你觉得我会放过它吗”

“就是”众人附和

火势凶猛在这样下去白幻定会火火烧死,这个火很是邪门炙热的感觉让人很是不舒服。

“乱雨”一阵雨落地瞬间扑灭了凶猛的火势,那条白蛇已经伤痕累累浑身都是血。

看到看到它的惨样月儿无语这要是让方师傅知道了不得气死,“白幻你撑住啊”

白幻看到迟来的救兵瞪着红色眼睛,“白对你那么好了关键时刻掉链子快点把的我伤口治好疼死我了”一阵白光白蛇巨蛇变成了一个小男孩。

众人已经完全傻掉了,月儿无奈一阵轻柔的白光后男孩身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消失了。

“我靠你那是什么邪火”小胖正太恢复后第一件事就是算账。

千修看着这个光屁股的小男孩挑眉,“小弟弟你先找个衣服穿上吧你这个样子很难看”千修的话顿时然白幻炸了!

“我靠,我的天羽衣昨日百花仙子送的衣服就这么被烧没了”小胖纸看到自己什么都没穿先是脸一红,然后一想到衣服烧没了顿时气的半死。

“混蛋!本大爷要废了你”说完白幻举起小胳膊不要命的拍打千修修长的腿,凤千修眯起眼睛手上出现一团火焰吓得小胖纸跑到月儿身后藏号,然后露出凶巴巴的表情。

“有种你来啊,小月月你快去帮我揍他”白幻推着月儿。

“没兴趣”

听到月儿的话白幻顿时黑着脸,“你没良心”说完伤心的哭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小孩是谁”墨轩收起剑走到月儿前面看着她身后哭的非常伤心的小胖纸。

“它是方师傅手下的灵兽叫白幻本来是来测试你们的没想到居然被伤到了”月儿万万没想到到最后吃亏的居然是小胖纸。

“这条档子事我以后再也不干了,我的天羽衣啊呜呜”一想到天羽衣参加这次新进弟子的试炼实在是太亏了。

“这才是白轩让我们追红鸟的真正目的吧”千修温柔的看着月儿。

感受到强烈的目光月儿只觉得浑身不舒服,“我不知道”

“既然测试结束了我们现在回去吧马上要天黑了”墨轩看着越来越黑的天空看来马上要下雨了。

“也好”

“小月月要不要去后面看看老头子最近抓了一只修行千年的妖怪就在寒潭池中,据我所知这个妖怪来头不小老头为了抓他可是下了不少功夫”

白幻用心灵传音对身边的月儿小声动了动嘴巴,这个心灵传音是蜀山的之法只有灵力到了七层的人才运用的自如,而新进的弟子实力只有十层而已除非你的实力是七层之上要不然是听不到他们所说的话。

白幻的话让月儿产生兴趣,方师傅又抓了一只妖看来是为了当灵兽。

“也好我们最后走吧等他们离开后就去”月儿也销声对着白幻说道,白幻点点脚步开始放慢,没过多久弟子们已经恢复了全部灵力,一个一个全部御剑而飞。

“来月儿到我的怀里我送你”千修张开怀抱,还没等月儿发话一个人打断了。

“让我来吧男女授受不亲”甜美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一直跟在凤千修身后的女子,月儿看到这个女子时惊艳到了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尽管现在还是十四十五的样子但还是能看得出以后长大后会是怎么的倾国倾城。

“娇娇你要好好带着她”千修有些不悦的看着女子。

娇娇眼底闪过怨恨不过马上恢复了笑盈盈的样子“会的月儿我带你吧”说完慢慢走到月儿身边。

“不用麻烦的我和白幻一起就可以了你们先走吧”月儿很快就发现了两人的不对劲,以前和大哥四处漂泊通了很多人情世故的她马上航就能看出就娇娇对千修的感情。

爱这种东西最危险这是从小到大哥哥一直强调的,他可不想成为他们两个人的牺牲品。

“这个小家伙会御剑吗”千修质疑的眼神让白幻立刻生气了。

“不用你管小月月我们走”说完白幻幻化成一只白色的大鸟,月儿跳上白幻的身上“我们先走了”说完白幻扑腾翅膀消失在黑云中。

“娇娇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两人消失千修冷着脸冷冷的开口,他真的很是讨厌娇娇因为这个是他们硬塞给他的。

“娇娇记住了,娇娇只想给主子分担一下而已请主子责罚”娇娇听到千修如此冰冷的话语一下子眼泪流了下来。

“你走吧”千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主子你不要赶娇娇走,娇娇只想在主子身边伺候着直到拿到圣女果娇娇会离主子远些的”娇娇哭的梨花带雨让人看着好生怜惜。

一听到圣女果千修眉头皱起,“阿颖”那个女子还在等着他呢,脑中又闪过另一个影子月儿。

看到千修温柔的神情娇娇紧紧咬住银牙,眼泪更是无声无息的流下,她也是他的女人为什么态度会这么不同呢难道是应为身份的关系吗?想到这里她狠狠的握住双手。

白幻在空中几个飞跃已经离开了乌云密布的地方,来到了天空另一边晴朗的地方。

“千修那小子真是让人讨厌还好你及时出现要不然我就是在这里了,那我就冤死了”一想到那奇怪的火焰白幻还是觉得很疼那种噩梦般的回忆想想就后怕,只不过是一个新进弟子居然有这样的力量,看来要小心那小子了,想到这样白幻有些生气看来以后要好好修炼了。

“他身上的火的确很邪门不像普通的火焰要不是我有天谕姐姐的灵雨,恐怕我今天也很难灭掉那把火这件事我的回去和白轩说一下此人绝对不是普通人”月儿想到哪奇怪的火焰不又觉得不安。

“你回去一定要跟白轩仔细的说告诉他千修那个疯子差点烧死我,以后这种烂摊子我再也不参与了,前面就是关押千年妖的地方”随着白幻的话入眼的是一片静静的湖面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树木奇异的是树上都开着妖艳的红色花朵。

落地一股很强的力量阻断了向前进入的脚步,“看来是方师傅设的结界今天我们是进不去了”这个结界很强看来里面的妖物非同一般。

“哎害我那么期待”白轩看着眼前有些不甘心但是奈何他也破不了那老头的结界。

“我们走吧”月儿倒是没有那么失望,刚想转身就被白幻拉住他激动的说“月儿你快看结界裂开了!”

白幻的话让月儿吓了一跳什么结界破了这怎么可能!当她转头果然看到结界正在裂开很快就消失了,一股花香扑面而来。

“我们快进去今天真是运气好”白幻兴奋的跑了进去,“等等结界突然裂开这里面很邪门”月儿不敢进入但是白幻却没有听她的话,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月儿在原地喊了几声他的名字但是却没有人回应,情急之下她进去四周安安静静的似乎白幻根本没有进来过。

一段琴声传来一身轻纱红衣的女子弹着琴,“呵呵我等你很久了”女子开口她的身后是十一条尾巴有一条尾巴此刻正紧紧缠住白幻,白幻已经闭上眼睛就像睡去一样。

白色的尾巴很长正在慢慢晃动着,“你是谁”月儿警惕的盯着眼前的女子,方师傅曾经说过狐妖分好几种一种是九尾魅惑人间,他们的灵气强大如果能难道他们的内丹就能增进几千年的功力,也有一种狐妖在九尾之上那就是十尾或者十一尾巴这两种狐妖都是修到天阶的功力,那之上就是大圆满的十二尾巴,“狐妖到达十二尾本该是大圆满但是上古就出现过九九条尾巴的狐妖,这种狐狸可以与天同寿很多人想要得到它但是却不知为何消失了,尾巴越多他们的道行就会越高,只有心善的狐狸才能到达至尊天狐的地步”方师傅的话回绕在耳边,十一条尾巴只差一条就是圆满,而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白月儿真是好听的名字那个老头子一心让我和他契约,可是我还不想跟他契约一心与你们人类契约我们就不能为所欲为了哎,不过我倒是很喜欢你不如你跟我契约如何”女子玩着头发绝美的脸上满是诱惑。

“跟你契约”月儿很是惊讶她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她居然说要和她批阅这种事做梦也不会有的事情,一旦和妖契约就能能为灵兽。而且对方还是妖狐。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杀了条蛇然后在杀了你,刚才的结界是我给破的,你以为那个老头真的有实力把我抓起来吗”女子站起身尾巴晃来晃去慢慢她走到月儿身边妖媚的红色眸子盯着她。

“可是我才七成的灵力跟你契约,你会不会很亏啊”

女子眯起眼睛“七成?还真是让人感到丢脸人的实力不过我可以帮你”女子在口中吐出一个红色的珠子,“张开嘴”那蛊惑人心的声音。

“一句话说妖都不是好东西他们的话一定不能信”白轩的话回绕在耳边。

月儿摇头可是嘴巴却不听使唤的张开珠子入口,宛如火焰宛如寒冰两股力量不断撕扯着月儿,痛的她在地上不断晃着身子。

“呵呵一个小时后便不会痛了你可真是站了一个大便宜,我几千年的功力都给了你现在你的实力应该就是玄紫了吧”笑呵呵的十一条的尾巴少了两个。

“玄紫”月儿迷迷糊糊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早晨,红林、琴声、狐妖!几个画面闪过脑中月儿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正在自己的房间中,额头还留着细密的汗珠,难道这一切都是梦。

门被人推开夏虫拿着盆进来了“洗漱了待会儿还要去试炼场呢”夏虫看她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不由得摇头。

“小月月,小月月”一个稚嫩的声音然后一个白色的人跑了进来,看到床上的没事他才稍稍安心。

“白幻你怎么来这么早”

“夏虫你先出去我跟小月月有话说”白幻没有回答她而是推着夏虫出去。

“知道了你们要快些”一直看到夏虫走远了,白幻马上关上门走到月儿身边神秘兮兮的四下张望“昨天我看到你身上飘着一把古琴然后一阵白光后就进入你的身上了,你有没有什么感觉啊”

“没有啊”身上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不适,白琴难道是那个狐妖的。

“昨天真是奇怪我居然突然睡着了醒来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妖,难道我的情报出错了”

“也许是你眼花了吧”本以为这是一场梦但是白幻口中的琴,让月儿皱眉那之后自己也晕了,希望不要发生不好的事情,但是那把琴。

“我好想在哪里见过那把琴,而且绝对不是我眼花了”白幻想了想还是没有想到在哪里看见过那把琴。

“这件事情是我们两个的秘密不要告诉你的师父”

“恩”

吃过早饭月儿和白幻一起来到了试炼场,白轩正在教他们火性法术,众弟子中千修练得最好。

“月儿你怎么又来晚了罚你一天不许吃饭”白幻看到月儿生气的假装板着脸。

“是”月儿及其乖巧的认错

“到后面去”

一条火蛇朝着月儿扑面而来,“月儿”白幻惊叫。

月儿看到那条火龙朝她扑来时没有害怕刚要凝结灵力时,一把扇子不知在哪里飞出一把挡住了那条火龙,有人惊叫“对不起我控制不好你没事吧”你一个柔柔的声音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子脸上跑过来道歉。

“没事”月儿朝那个女子笑了笑低头看向插在地上的扇子,扇子打开里面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紫玉”。

“主子你慢点慢点小心摔了”一个焦急的声音一个人影背着阳光而来,一身白眼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让人看不清他的样子。

地上的扇子已经飞到少年的手上。

“轩辕紫玉见过先生”白轩淡淡看了少年一眼,轩辕一族怎么也来了看了一眼月儿看来要快些把她送出去了。

“恩”淡淡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与他的冷淡的反应对比众弟子简直是炸开锅了。

“轩辕姓氏难道是轩辕国的人吗”

“对轩辕紫玉轩辕国的太子啊,神族一脉的传人”

“好帅啊”

“你没事儿吧谢谢的话就不用了都是一派的弟子”紫玉优雅的收起扇子。

吊儿郎当的语气一点都看不出这货就是伏羲神的后代,简直就像街头地痞流氓似的。月儿不由抽筋这个世界不正常。

“喂喂你叫啥啊”

“呵呵白月儿”

“好白月儿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说完走在月儿的身边,还真是自来熟。

“紫玉好久不见了”千修笑着盯着紫玉,他怎么也来了难道也是为了圣女果。

“哟,千修墨轩你们也来了上次的百花宴后就再也没见了,这下好了我们兄弟又见面了”

三人在一旁叙旧,另一边麻烦来了。

一个白胡子老头气势汹汹的奔了过来了,来人正是方师傅。

“天啊师父!”白幻彻底傻了一般师父这个样子就是给他一个提示,那就是挨揍!

“白幻你跟我过来”方老头看到一脸害怕的白幻更是生气。

“呜呜,月儿记得多给我准备点创伤膏”就这样白幻哭哭啼啼跟着方老头走了。

白幻走后月儿皱眉难道是妖狐的事情吗?一想到妖狐心中难以安心不如全部告诉方老头好了省的一天提心吊胆。

“火行法术继续不要停下”白轩的话一群叽叽喳喳的人终于停下来学习了。

“千修紫玉的火性法术就由你来教吧”

“我有事先走了明天抽查你们”说完白轩打着哈气走了估计有事去睡觉了,真是不负责任幸好他教的这批弟子天分很高。

“呵呵”一阵笑声从天空传来一身白衣的少女骄傲的抬着脸慢慢从剑上飞下。

少女的身后跟着几个少女少年都是一脸得意,“敢不敢跟我们笔试一下”

“你谁啊”万风姿受不了她猖狂的样子。

“哼,我可是白云山掌门之女云媚儿你们到底比不比”

“我们没空跟你比所有你走吧”紫玉懒懒的开口。

云媚儿看到紫玉脸微微一红又看到千修和墨轩,顿时有些嫉妒南玄的这一派弟子可是居然有这么说俊美的少年,不想他们镜玄的弟子。

“难道是你们势力不如我们所有不敢吗,连一个小小的切磋都不敢”

“谁说不敢我跟你们比”万风姿上前。

“小菊这场你来下手轻点”媚儿轻笑

“是,小姐”小菊走了出来清秀的脸上满是轻蔑。

“飘逸飞舞”瞬间少女手上出现一把淡绿的的剑,“雕虫小技”万风姿拿着木剑迎了上去。

其他人则是惊讶他们居然有自己专用的剑,而他们用的只有练剑的木剑而已。

几个回合万风姿已经抵不过小菊了,小菊手上的剑很奇怪可以随意变幻成一条细长的绿色出其不备的咬伤万风姿。

“噗”万风姿倒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此刻的她脸色苍白无力的趴在地上。

小菊却没有停下反而加大了攻击的力道,其他弟子没人敢上前帮忙有的在担心有的在看戏,月儿心中冷笑这要是让白轩知道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呢,整个南玄一点都不团结外敌在前也是这幅‘不关我事’的样子。

而那三位显然是在看戏一点都没有出手相助的想法,凤千修低头看着手上的戒指,墨轩默默的看着而那个紫玉随想上前帮助却被身旁的仆人拦住。

眼看万风姿就要被打死,月儿忍不住上前一掌朝小菊打了过去。

“切磋而已小菊姑娘是不是太认真了”月儿低下身子查看完万风姿的伤口,发现她的整个身上都是血迹斑斑。

“呵呵,那你就替她切磋如何”媚儿有些不爽的盯着月儿,这就是师父说的那个废物吗。

“云小姐找别人吧我要带她下去疗伤了”

“哼,一个在蜀山待了三年一点突破都没有的人也难怪不上笔试,怕是丢不起那个脸吧,不过你也真聪明知道知难而退”

“原来她就是那个废物啊,功力一直停在七层师父他老人家说正常的弟子如果修炼了三年早就能突破了”

“哈哈哈”嘲笑声不绝于耳。

“你想比我们在几天后的试炼上笔试如何”蜀山的一年一度新进弟子笔试会,只要能能就能拿到圣女果,只要吃了圣女果就能拥有百年功力。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居然还想再试炼场上比,一个废物哈哈哈好好就等你出丑”

“啊”媚儿突然被什么东西扇了一下疼的她吱呀咧嘴,是紫玉的扇子。

“镜玄的弟子也不过如此”紫玉收回扇子悠闲的扇着风。

“你”媚儿难以相信这个少年居然会当众打她。

媚儿气的颤抖着手指指着他,“你进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泼妇满口低俗真是难以想象你就是白云上掌门之女,我都替你的父亲难道丢脸”

“紫玉你何必管这个疯婆子呢让她去疯好了”

“你,你们给我等着几天后的试炼场上让你们好看”说完云媚儿气势汹汹的走了。

“你没事吧”紫玉看低俗的女人走了马上来到月儿身边查看。

“多谢我没事,眼下你更应该关心一下你自己了”不过月儿也吓了一大跳,紫玉也太牛了些竟敢打白云山正门之女,那可是蜀山之下的第二的实力雄厚的门派,而那个云媚儿更是云浩然最疼爱的女儿,他难道疯了吗。

“那种女人能掀起多大的浪啊我才不怕她,她那种刁蛮任性的人看着就烦”一想到云媚儿紫玉俊美的脸上满是厌恶。

月儿低头给万风姿管送灵力,没过多久她身上的伤已经全部好了。

“风姿她没事吧”柔柔的声音再次传来是刚才那个女生。

“没事了你带她回去休息吧”

“我叫胭脂谢谢你救了风姿”胭脂甜甜的一笑带着风姿离开了。

“你的自愈术好厉害能不能教教我啊”紫玉跟在月儿身边一直不停的唧唧喳喳听着好生心烦。

“轩辕公子你能不能不要烦我了”月儿终于忍无可忍的吼了。

“呵呵”轩辕紫玉低头轻笑薄薄的红唇慢慢的上扬,一双黑眸变成了紫色眼底泛出邪魅还有令人寒冷的东子。

“ 你 你没事吧”月儿发现自己的声音开始颤抖,脚步也不自觉的向后一步。

“我的月儿怎么不记得我了吗,都说人类是最无情的果然才多长时间就忘了我了”

月儿开始后退“你不就是轩辕紫玉吗我记得你啊,你真是莫名其妙”

紫玉抓住想要逃跑的月儿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道“我的内丹都给你一半了难道你忘了吗,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契约的不是吗”

“是你”看着眼前的少年她真的无法联想到跟那个绝色女子是同一个人。

“呵呵把这个喝了我们就契约了”紫玉拿出红色的瓶子里面是他的血液。

“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月儿有些想不明白。

“我是女子只不过是占了这个人身体了而已不过我不会伤害他的,但是契约一定要做现在你就在我面前喝了它”

“这个不会是毒药吧”

“放心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不喝今晚的蜀山将会死伤惨重”

月儿皱眉看来现在的情况是不喝也得喝了,索性豁出去了。

看到她喝完紫玉满意的点头“很好我要回到寒潭了这个给你只要把它压在枕头下我们会在梦中相见 ”说完紫玉就晕了无奈月儿只能拖着他来到了自己的院中。

将紫玉丢给夏虫月儿美美的吃了一顿晚饭舒舒服服的泡完澡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当月儿再次见到紫玉时惊讶了。

“月儿姑娘”紫玉红着脸很是羞涩居处不安的像个小孩。

不知怎么的感觉他好像变了,呃好像没有了以往的神定自若。

一直走到试炼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