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猩红破坏神

外传四

猩红破坏神 荀游子 3864 2017-03-21 09:11:20

  八大密宗一直是世人无法理解的存在,他们的秘术和他们本身一般神秘。

  在两地修行者眼中,他们是另类,似乎有神灵在眷顾着他们,与这个本该人人平等的世界格格不入。

  两地修行门路五花八门,特别是沦亡的华夏大地修为百花齐放。在安宁之地,由于银河十老的强势存在,人们更推崇星术。

  实践证明星术更适合男人习练,虽然也有不少不信邪的女性在星术上有很高的造诣,但毕竟是少之又少。自安宁之地有史以来,最著名的一位女性修行者便是开元师太,但开元在星术方面连大星术士都算不上,但对星术门道的理解却是银河十老级别的。

  开元师太不收男徒,却并没有让二元观门丁兴旺,只因二元观不但是道观还位于魔神之心这种怪诞的不夜城。

  说起八大密宗那就不得不提廖星率,远古魔神造就了十八大魔王,迄今则是造就了一千多凡夫俗子并将自身部分神力分散在自己最初缔造的四个人身上。

  如今这四个人掌控着华夏大地五大异域中的四个。八大密宗的先人大多都和这四个神人的后裔有关。

  华夏大地五大异域之一为梦境,我们已经见识过西叶的能耐,她们的王者叫太云星吟氏;之二为位于华夏大地茫茫东海大漩涡之下的放逐地,他们的王者乃是万灵素主;之三乃是海底之下的溺灵界,他们的王者明曰孤舟女;之四便是云中圣天国的死灵王殇;之五是华夏大地亡魂自然形成的地狱幽冥界。

  如我们所知云之卫家的先祖卫云梦来自云中圣天国,斩影和黑暗玄宗先祖来自于地狱幽冥界首任幽冥王夜的善念体;白羽密宗的先祖麟得到了自然生命力萤火创造了白羽家族,这种生命力萤火便来自于梦境;萨满教司那帮助人体快速重生的生灵光束也同样来源于梦境。至于化石密宗人体内流淌的石血出自于溺灵界;叶剑封家的先祖便是首个逃离放逐天地的原居民;画魂密宗的先祖同样出自于地狱幽冥界。

  正是这些身怀迄今神力中的个别不满现状异域人和凡人结合成就了八大密宗。

  别说这些人,廖星率自己也曾败倒在自己的造物的石榴裙下。

  一千二百多年前,廖星率就以那副傻高的形态游荡在华夏各地,不必为吃喝拉撒忙碌的他自然也不会有任何负担。

  他只是孤独地游荡着,从来不与任何人交流,从来没和任何人多说过一句话,也从来不会干涉凡人的正常轮回。即便有人当着他的面作恶,他也是不屑一顾。

  当然了,有些作恶者不喜欢做事比较干净利落,自然会想灭了我们这位傻高先生的口,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傻高总会满足他们的愿望,任由凶手将自己大卸八块。

  凶手离开后,傻高便会以神力复活自身,然后也若无其事地离开。

  他就是这样一个仁慈的造物主,在他眼中善恶根本不存在,是软弱人性缔造了这两个对立的字眼。

  这一日,傻高一人泛舟于华夏大地最大的咸水湖~磁南湖畔。

  傻高的船不过是一根没有修剪枝杈青竹,他坐在竹竿后背靠躺在这青竹的枝杈之上,整个身躯似乎比鸿毛还要轻的多。

  磁南湖水域辽阔,一望无际,周边是盛产海盐的沙滩,这里是华夏大地食盐的主要产区,有一百多官兵经常在湖畔巡逻护盐。

  磁南湖的中心有一座小岛,岛上聚居着一群匪帮,自称为咸帮。

  咸帮和两边护盐大队沆瀣一气做着倒卖私盐的勾当,当时的帮主蔡八条也靠着私盐把自己的体重提升了一倍,将自己老婆的数量提升了十倍(以前就一个发妻陈氏)。

  可能是因为倒卖私盐丧了天德,蔡八条夜夜奋战了二十年也没给自己拼出一男半女来。后来经过高人指点蔡八条才决定金盆洗手不再倒卖私盐,你还别说,真个在十年前他的十姨太谢小青有了身孕并为他产下了一个女儿,取名为蔡明珠。

  已经接近五十的蔡八条终于得了一女,对蔡明珠的溺爱可见一般。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蔡明珠也长的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招人喜爱,蔡八条也越来越吃惊地发现自己的女儿的容貌与自己渐行渐远,与自己干儿子朱鹤长的越来越像。发生这种事情你让谁他娘能受的了?

  蔡八条自然也受不了,只是他并有动任何声色,私下里派出心腹暗中监视着自己的干儿子和十姨太。

  监视结果显示,只要他不点谢小青的牌子,朱鹤和谢小青这对奸夫**便会住在一起。

  最让蔡八条齿冷的事情是,三个月前谢小青欢天喜地地告诉他:老爷,我又喜了,这回一定是个儿子。

  蔡八条听完差点没气晕过去,可他已经老了,干儿子朱鹤对自己又十分的孝顺,难道要他为了一个不值钱的女人迁怒于自己暮年必须依仗的干儿子不成?想来想去,蔡八条决定对这件事就睁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蔡八条能忍,对此是一无所知的其他九个夫人却忍无可忍,她谢小青能生那岂不是证明了是她们九个老太婆年轻时无能吗?

  九位妇人聚在一起大哭了一场,之后咸岛上的丧事就没停过,隔三差五便有一位夫人上吊自杀,直到昨夜,九姨太也投江自尽了,尸体到现在还没找到。

  夫人们接连自杀,这让蔡八条是一病不起,在得到九姨太也没了的时候老人家喷出一口老血,离死也不远了。

  蔡八条在弥留之际将这一切罪过都定在了朱鹤身上,将自己此生罪恶写在状纸上吩咐手下投到附近的州府衙门。

  衙官正愁库房空虚没钱挥霍享受,对件案子非常的重视,今日一早亲统首城官兵一千五动用战船十艘走水路进军磁南湖捉拿岛上盐枭匪徒。

  这时间已进入磁南湖直奔咸岛而来,而廖星率随波逐流也漂到了咸岛边缘的浅水区。抬眼一看,但见金钱如叶满天飘,号丧唢呐多喧闹,遂掐指一算,算出蔡家悲剧的始末缘由,出于好奇廖星率决定亲自前去印证一番,遂起身上岛。

  前方一道石路两边的哨塔之上五个喽啰兵早就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早已捻弓搭箭做好了准备。

  廖星率刚才站稳,耳边便传来了羽箭破空的声音,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是一摇头,改变了空中五支箭的轨迹,原本向斜下方俯冲的箭矢突然扭了个头,朝斜上方飞了一百米左右落进了廖星率身后的湖中。

  五个喽啰兵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并各自揉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还有射拐弯箭的异能,正要再射出五箭,前方湖面之上出现了十条官船,船上满满都是磨刀霍霍的铁甲官兵。

  一个三十多岁的大龄喽啰兵急忙从塔楼上找出牛角号并奋力吹响了警报。

  一声号角响彻了整座小岛,引得咸帮弟兄们纷纷来到已经改为灵堂的聚义厅外。

  由于老寨主还没进棺材,雄心勃勃文韬武略的朱鹤推举自己年芳十岁的妹妹(实际上是他的亲女儿)蔡明珠为新任寨主。

  十姨太谢小青虽与朱鹤有染,却极其守妇道,当她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之后第一时间通知了给予她富贵人生的蔡八条。只因那段时间她前前后后伺候过两个男人,根本无法确定谁才是腹中孩子的生父。这些年朱鹤不止一次问过她蔡明珠的生父是谁,出于愧疚谢小青直言与朱鹤上床之前自己便怀了蔡明珠一个多月了,其实她心知肚明蔡明珠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是蔡八条的血脉。后来朱鹤不得不死了心,反正她的发妻早已给他生下了一男一女。

  有些事情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随着蔡明珠越来越大,除了朱鹤之外的所有人都能看出这姑娘长得一点也不像蔡八条。

  蔡八条不明原因的病倒之后,朱鹤认为自己窃得咸帮的大好机会来临了,他一直不满干爹放着大好的私盐买卖不做终日无所事事地啃着老本。

  若不是他前后打点一直暗中倒卖私盐,岸上护盐大队的头目陈刚早找个理由灭了咸帮。

  帮里的个别头领喽啰们渐渐地也开始拥戴朱鹤,可蔡八条的三个同为寨主的结拜兄弟却誓死追随蔡八条。这三个人修为最高,他朱鹤只会一些外家功夫,纵然有心图谋大寨主之位,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立蔡明珠为寨主是朱鹤庞大计划的开始,一切都早在蔡八条入土为安之后进行。

  朱鹤的如意算盘打的贼响,还不知道整个咸帮都危在旦夕。只恨蔡八条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为了报复朱鹤,他甚至不惜亲手葬送整个咸帮。

  当已经在灵堂守了七个日夜的朱鹤正在打盹的时候,听见了入侵号声,不禁抖了个机灵。

  随着所有头领副寨主八人都聚齐之后,一行人在灵堂内等候哨塔上的喽啰兵前来汇报军情。

  十分钟过去了,号角声此起彼伏,却没有一个报事的到来。

  这时二寨主坐不住了,准备亲自前去打探一番,刚站起身,门外慢慢悠悠来了一个白衣男子,这男子个头很高身形显瘦,双目深邃无底满脸的书生气质。

  八个头子见门外的弟兄们非但不拦阻,反而对这个陌生人让开了道路并毕恭毕敬地行礼不免都是一头雾水。

  男子走到聚义厅门前,蹲坐在门槛上表情木讷眼光涣散,既不言语也不表态。就在这时,由打右手边快步跑来一个小女娃,小女娃跑的很急直奔聚义厅,一个没注意一头撞在门口傻大个的后背之上。

  这一下撞的是头晕眼花,额头上血流如注,倒地啼哭不止。

  廖星率根本不用看也知道身后倒着一个小姑娘,在他看来这座岛上每个人都罪恶涛天,唯一值得他伸出援手的便只有这个懵懂的小姑娘蔡明珠。

  遂站起身,将小姑娘扶起,手指在女娃额头轻轻掠过小姑娘额头立刻恢复如初,紧接着道道银光将二人罩住。

  银光中发出了声音:“罪恶之人亡于罪恶之属。”话音一落,廖星率和蔡明珠便一同消失了。

  朱鹤一直呆坐在各自的交椅之上,直到一队官兵闯入带走了他们的首级。

  之后廖星率云游天下时身边就多了一个伴侣,随着时光的推移,这个叫蔡明珠的小姑娘也渐渐变成了一个大姑娘变的美丽动人变的温柔体贴,廖星率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一个问题:我何曾造下如此完美的女人?日久了难免生情,蔡明珠二十二岁那年终于击溃了这位自命不凡造物主的无情面,二人紧紧相拥,之后的日子风雨同舟。

  一年后,蔡明珠为廖星率诞下一子,这可吓坏了廖星率,他一生独来独往最怕的就是这样的牵连着血脉的牵挂,思前想后廖星率毅然决然地抛弃了这母子二人离开了他们的“家园”,临行前他给蔡明珠留下了花不尽的钱财。蔡明珠用这些财产建立了后来威震安宁的廖氏家族。

  蔡明珠暮年时几乎每天都守望着夜空,身边有一只四十多岁的白毛老猎犬不离不弃地陪伴着她。她盼望着自己的夫君能够回来和他团聚,看看她耗尽一生亲手为他创建的基业。

  蔡明珠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夫君一直蹲伏在自己身旁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半步,这种无形的陪伴一直持续到蔡明珠寿终正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