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又见水兮1

离雪曲 猫线线 1640 2016-07-11 15:38:17

  洞顶的火光随处摇曳,看上去隐隐将要熄灭,使得整个洞中一片昏暗。天雪斜靠在树枝上,一手轻轻幻化出无数跳跃明亮的火光,她挥了挥青色的宽大袖袍,火光便自发的聚拢在一起,飞到了洞顶,整个山洞中霎时又变得明亮无比。

在光亮下,天雪看着倚靠在湖边石头上静心看书的玉笙寒,他微低着头,面容看不真切,只模糊看到他翻动书页时修长的手指。

他出现了已经有好几天了,虽说借宿一宿,但第二天他也未曾离开。天雪也曾不经意提过几次,可每次提及,他总是沉默相对。

天雪心中有个声音不停地对她说:远离他,远离他。可每当真的面对他时,她却又无法真的狠下心来让他离开。

这样的矛盾,这样的纠结,让天雪每每苦恼不已却又不得所解。

天雪凝视着玉笙寒半晌,还是开口道:“不知玉公子休息的如何?”

翻书的手一顿,幽黑的眼里闪过一抹暗色,玉笙寒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道:“下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委婉的表达让他离开的意思了。

他第一次来到这山洞里时,她也是这样坐在树枝上,双脚不停地摆来摆去,巧笑嫣然的对他说:“我在等我的夫君实现诺言前来娶我。”

那一刻,他知道,他来迟了。

他花了五年的时间,去了所有她曾想去的地方,可是却没想到去寻找她。

他的确是不如玉玄的,玉玄的执着让他先找到了她,也让她接受了他。而他,却在元宵佳节遇到她前,即使身处绝望,也相信她真真实实的死去了。

天雪虽不愿,但还是不甘的跃下枝头,稳稳落到了地面,然后缓步向玉笙寒走去。走动之间,长裙拖地,摇曳生姿。

玉笙寒抿了抿薄唇,波澜不兴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只是微抬的眼帘却凝望着渐渐走近的天雪。她和他在元宵佳节上见到的很不一样,那时的她身着一身绿色纱裙,倒和以前的雪儿调皮灵动的感觉有些相像。而此刻的她却着一身青色拖地长裙,裙面上绘着嫩青的竹子,她腰间只随意系了根丝带,显得腰更加盈盈一握。衣服虽然清雅,但她完美的身姿在衣服的陪衬下更加分明,她的气质孤傲清冷,可却无意间散发着成熟女子的气息,倒显得更加诱惑魅人。

天雪走着,在距离玉笙寒五步处却陡然停住了步子。她心中其实也暗暗奇怪,虽然直觉玉笙寒让她感到危险,可她对他的话却出奇的言听计从。虽然心中是不愿的,可身体却会自主的按着他所说的行动。就好像驱使她的不是她的心,而是她的。。。。。。她的。。。。。。她的灵魂。

天雪也在心中对自己的想法暗自发笑,可是每当她走近玉笙寒,都会在隔着五步的距离停下,好像这对她而言才是一个安全的距离。

再退一步,适得其反;再进一步,万劫不复。

她的这个动作让她感到如此熟悉,熟悉的好像已经经历过千百万遍,仿佛深深的刻进了她的骨髓,难以磨灭。

可明明,她不认识他。

“天雪,你是真心想要嫁给玉玄的吗?”

“嗯。”玉笙寒问得严肃,天雪也不由得郑重起来,她想了想,说:“他对我很好。”

“很好吗?”

“嗯。”

玉笙寒垂下眼眸,是啊,对她好不就够了吗?那么他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呢?曾经她给了他对她好的机会,只是他白白浪费了,没有好好珍惜。

现在的她,笑容美好,生活美满,为什么要让她纠缠于过去无法摆脱呢?

深陷过去的人,只要他一人就可,这是他的报应,也是他赎罪的方式。

玉笙寒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已是一片平静。他嘴中默念着什么,随着他嘴唇的一张一合,淡淡的光晕笼罩在他的手中。待光晕消失,他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剑。他深深的看了眼剑,将剑递于天雪。“这算是对你这几日收留的报答。”

天雪没有接过,在看到剑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如被雷劈,僵直着身子无法挪动分毫。胸口处有闷闷的感觉传来,紧随而来的是能将她全部淹没的凄苦与悲伤,悲伤的让她想要落泪。泪水顺着眼角流下,天雪呆愣地望着眼前的剑,却在刹那间感觉呼吸都被它夺去。痛苦的捂着不断起伏的胸口,可内心却被巨大的痛苦与绝望所淹没。

这是谁的感情?她为什么会流泪?

有什么好像要呼之欲出,是什么,究竟是什么?

“天雪,你怎么了?”

察觉到天雪的异变,玉笙寒疾步向前,却只接住天雪软软倒下的身躯以及听到未来得及消散开的“水兮。。。。。。”两字。玉笙寒身躯一震,毫不掩饰脸上的震惊之情。

她,是想起什么来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