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魔君沈傲寒1

离雪曲 猫线线 1849 2016-07-15 16:59:21

  “你醒了?”

沈傲寒转头,只见一女子向他缓步走来 。柳眉弯弯,一双明眸清澈见底,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清丽绝俗,但骨子里却散发出孤傲高贵。

绕是见过了各**界美女的沈傲寒,咋一看到这女子,也不免暗暗心惊。惊叹于她的美貌,也折服于她的气质!但沈傲寒并没有因此给她什么好脸色,这般清冷出尘的气质,定不是凡人,而如今除了魔界,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遂他就冷着张脸,哑声道:“你是谁?”

“我叫天雪,乃仙界中人,这是我的居所。”

原来是仙人!沈傲寒暗叹自己倒霉,本来法术在魔界数一数二的自己,由于多次战斗都未曾好好休息,所以一时不查落入了仙界的包围,这刚从仙界的包围中突破出来,又再次落入了仙界中人的手中,遂看着天雪的目光也变得凶狠起来,怒声道:“如今的我也算是个废人,你若要动手就快点吧,我也好早日投胎再找你报仇。”

天雪一乐,“噗嗤”笑出了声来,没想到这看起来凶绝狠辣的魔界中人竟也如此天真。且不说转世之后他是否还会成魔,即便成魔,他也无前世记忆,又怎的来寻她报仇呢?

身为阶下囚本就让沈傲寒恼火,如今他的一番豪言壮志竟被一女子取笑,更让他觉得难堪,遂也就没了平时的稳重阴狠,只是气急败坏道:“你笑什么笑!”

天雪一想也是,别人还是重伤之人,她却在这取笑他,的确是不仁之举,遂也止住了笑,道:“放心,我不杀你,所以不用投胎来寻我报仇。”

沈傲寒一愣,不明白眼前人是何意,便听那名唤天雪的仙人又道:“你叫什么?”

“你,不杀我?”

“自然。”

沈傲寒费解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一贯聪慧的大脑竟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搞不懂这女子此番举动是何意。明明他现在奄奄一息,都不需要动用法术,都可以将他轻松杀死,可为何,她却选择留他条性命呢?

难道是觉得没有杀他的价值,还是想看他被伤痛折磨日益消瘦,苟延残喘,直到最后痛苦而死?

一想到这,屈辱感便浮上心头,想他沈傲寒,要死也是要为魔界战死,岂可沦为别人的观赏之物!他大吼道:“杀了我。”

天雪一楞,美丽的黑眸里写着不解,好好的人为何要求别人杀了自己呢?难道是觉得自己受伤太重,没有存活下去的希望了,所以不愿再多受苦痛的折磨?

天雪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便道:“没有关系,我会治好你的,不用担心。”

“我不要你在这虚情假意,比起被你观赏着折磨而死,我宁愿死个痛快!”

天雪弯腰的动作一顿,复又直起身来,一双美眸平静的望着躺在地上的人,淡淡道:“仙魔虽对立,但我天雪却不喜趁人之危。我说要救你,自然是要救你。”

沈傲寒一愣,呆呆地看着面前这孤傲清冷之人席地坐到他的身边。手腕处忽然传来一股暖流,迅速分散在他的四肢百骸,身体的痛楚奇异的开始转轻。他转眸,只看到那女子执起他的一只手,缓缓的将自身灵力渡到他的身上。

他曾在古书上看过,若魔重伤,除了吸食人、妖的血外,最有效的,则是仙人的灵力。仙人的灵力对魔的伤势极为有效,超过吸食人、妖之血的百倍,只是仙魔对立,他从未见哪位仙人已自身灵力为魔治愈伤痛,也就以为是无稽之谈。可如今看来,竟是真的,那这女子也是真心想要救他性命的,否则也不会损耗自身灵力为他疗伤。

沈傲寒虽心中感动,但毕竟是无情的魔,遂道:“若我痊愈,我定会杀了你。”

天雪手上的动作一顿,忽而莞尔一笑,只道:“若你好了,在战场相见之时,我定不会手下留情。”

那笑清雅高贵,如倏然绽放的睡莲,还带着点点露珠,霎时开进了沈傲寒的心中,让素来阴狠无情的沈傲寒红了脸庞。他扭过头,掩饰着面上的红晕,可脑海中却还是不自觉的浮现出刚才的一幕。

“沈傲寒。”

略带别扭的声音响起,天雪不解的“嗯”了一声,便又听到那男子说:“沈傲寒,我的名字。”

后来,沈傲寒的伤不久就痊愈了,虽然不舍,但毕竟仙魔有别,如今魔界又危在旦夕。沈傲寒告别了天雪,隐藏起心中的一切思绪回到了魔界。以前魔界安稳,他的才能多被掩埋,如今魔界大乱,他的耀眼之处才得以展现出来。他凭借高超的法术和狠绝无情的性子很快成为了新的魔君,而他惊人的谋略与智慧更使魔界逃出生天,免于全灭,最后带着魔界众人来到了断魂崖这一妙处,寻得了安稳,并率领魔界又重复以前的强盛。

但他也定下了魔界众人必须牢记的准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他没有选择重燃各界的战斗,因为想顺着天雪之意,活在一个平静的世界。当然,她倒不是因为善良,不忍有人流血。她无悲无喜,自也没有那么多情感,只是因为懒,不想麻烦罢了。而他,则想静静地陪在她的身边,悄然藏着自己的心思。

但他也不是善类,若有谁欺侮魔界中人,他也定不会让那人安然存活,而是会让他生不如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