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又见水兮2

离雪曲 猫线线 1656 2016-07-14 16:13:08

  天雪悠悠醒来时,只感到背后一片柔软。她直起身来,抚了抚软软白色的柔软毛发,可神智却好似还在梦中未曾清醒。

软软见自家主人面色奇怪,不似平常,不免伸出舌头讨好的在主人手上舔了舔,可主人依旧毫无所觉的模样。软软不解的歪了歪头,平常它这么做,主人都会笑看着它,可现在怎的毫无反应?

“雪儿。”略带犹豫的清冷的声音在空荡的山洞里响起,玉笙寒刚从自己的神思中抽回,就看到天雪出神发呆的模样。他心中紧张,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道:“你,可还好?”

天雪愣神着转头,她直直地望着站在不远处的玉笙寒,良久无言,只是平日里闪亮美丽的眼睛此刻反是空荡无神。

“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听闻此言,天雪无神的眼里倒恢复了常色。她复又懒懒的靠着软软,姿态虽是闲适慵懒,可嘴角的笑容却显苦涩。“倒不如说,,你想要知道什么?”

玉笙寒一怔,本来满怀期待的眸子一黯,道:“没有,在下只是来告别。”

只有他知道在听到天雪喊“水兮”时他有多么狂喜,可看她现在冷淡的样子,他的心急速的冷了下来。

她没有记起来,是他,想多了。。。。。。

也是,上天已经够眷顾他了,又怎会,让他再如此幸运?

是他,太过贪心了。

“我都记起来了。”天雪撑着手肘,一双明眸盈盈望着玉笙寒。“你还是那么装模做样。”

玉笙寒听到前一句心下一喜,可在听到后一句时,嘴角刚扬起的笑就这么僵在了那。

“怎么?觉得我说的太过直白,还是这一幕不符合你心中所想?”

玉笙寒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着天雪。

天雪淡笑一声,站起身来一步步向玉笙寒走去。“隐忍,高贵,冷漠,风华绝代,你真是一点都没变。明明想知道我是否记起过去,可却还是装模做样的想让我先说出口。”

“若不是再遇到你,看到你眼神中的绝望痛苦,看着你将我错认为柳幻雪时的欣喜若狂,看着你为柳幻雪患得患失,我还会认为你是个冷漠无情之人。像你这般冷心冷面之人,这般为一人牵动情绪变化,想来也是爱她的吧。可她在时,你却只让她苦苦痴恋,不允她一句。那般隐忍克制,到了如今,竟还是这样!”

天雪声音平淡,可越说,话语中的嘲讽之味更浓。“她为了你,甘愿献出生命却还不敢让你知道。可你在失去她后,知晓自己的心意后,却还是不肯主动一步,你说我说的装模做样又有何不对?”

玉笙寒不发一言,只是死死的盯着天雪,认真的听着她所说出的每一个字。

无论她说什么,他都无法反驳一句话。

天雪在玉笙寒面前站定,含笑望着他,可一双明眸却坚定无比,毫不退让,能让玉笙寒清清楚楚看清她眼里的讥讽之色。

“既然你也爱她,可知她最怕的是什么?”

玉笙寒嘴唇动了动,良久都未发一言。

天雪笑了笑,眼里一片了然,好似早就猜到了玉笙寒此刻的反应。“她最怕的,是你对她的冷漠忽视!而你,却每时每刻都在伤害她!”

天雪的话一字一字的落在玉笙寒的心中,他才知道,原来一句话,也可以如此之重,重到他无法承受!他踉跄着后退一步,平日的冷漠高贵再也不见,只余满脸颓唐之色。

天雪看着面前失神的玉笙寒 ,颓废不振也难以掩盖他的绝世风采,怪不得柳幻雪如此爱他。他的确,是一个让人不得不爱之人。

在她记起的那一刻,天雪就知道,柳幻雪,也是天雪投胎历劫的最后一劫,深深的爱着这个叫玉笙寒的男人。

她爱着他,可是又不敢露出分毫,不敢说明心中所想,总是在离玉笙寒五步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

这是她认为最安全的距离。

可以安全看着他,不近不远,近一步怕会无法抑制,把心中所想也全部显露出来。

“你认为我记起前世的记忆又会如何?再次爱上你吗?”天雪冷笑一声,“没想到我会如此无情吧,而这些话,柳幻雪也从没和你说过吧。她爱你,所以不忍伤害你,而我,不是!”

玉笙寒看着面前全然陌生的雪儿,即使她记起了一切,可是却对他更加冷漠无情。心不由自主的抽痛起来,一下一下,痛到他喘不过气来,痛苦的跪坐到了地上。

仅仅一次的冷漠相对,他就痛成了这样,那雪儿呢,该是如何的痛呢?明明痛着,却还要对他微笑相对。

他该死,他是真的该死。

玉笙寒抬起头,眼眶已是一片通红,他歉疚的看着天雪,可只看到天雪冷漠的面庞。

“我要外出一趟,这山洞,你要留就留,只是你要知道,柳幻雪是柳幻雪,而我,则是天雪上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