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酒后允婚1

离雪曲 猫线线 1709 2016-07-07 17:22:33

  玉玄抱着天雪的手紧了紧,眼里的惊慌一闪而过,但很快又恢复了往日淡雅的样子。玉玄笑了笑,问:“这是何意?”

“我也不知道。”天雪叹了口气,“那男子笑得如此真实,好像我真的看到过一般。”

男子?会是他吗?

玉玄的心紧了紧,但还是笑对着天雪。“许是你刚来人间有所不适,出现了幻觉。不要想那些事,多想想还想要去哪看看吧。”

他虽然面色如常,可心中却忐忑不安,他怕,他怕天雪会想起那个人。

幻觉吗?

天雪苦恼的皱了皱眉,可是除了这一解释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原因了。她还是不要平添烦恼了,玉玄的建议倒是不错,她该好好想想还要去哪看看。

“嗯,说的也是。”天雪点了点头,一脸虚心请教的样子。“那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柳宅

别处觥筹交错,一派喜乐团圆,可锦瑟却一人在这空荡荡的柳宅里孤单的喝着酒。

“来,我敬你们一杯。”锦瑟举起酒杯,对着酒桌环了一圈,而后一仰而尽。

“哈哈哈哈。”寂寥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大厅里,和外面热闹的氛围完全格格不入。“锦瑟啊锦瑟,你要这样到什么时候呢?”

五年了,五年只有她一个人守着这空荡荡的宅子,守着他们曾经共同的家。

或许她的一辈子,也就只是一人守着她的酒楼,守着这座宅子了。

喝得晕晕乎乎时,锦瑟恍惚看到一个人影。她眨了眨眼,双手撑着脑袋,使劲看着眼前的身影。一袭月牙色的袍子,绝色的脸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愈加清冷。锦瑟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啧啧的感叹道:“呵,我竟然看到了玉大哥。锦瑟啊锦瑟,你还真是醉了。”

“锦瑟,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玉笙寒皱眉看着一手撑着脑袋,一手还不停抬起酒杯送入嘴边的锦瑟。她的面色很红,明显已经喝了很多,她什么时候起也变得如此嗜酒了?

“玉大哥。”锦瑟虚抬只眼,扭头直直的看着玉笙寒,一脸不解。“那不喝酒的话我该如何面对这空落落的柳宅?”

曾经,他们在这里嬉笑打闹,在这里玩行酒令,在这里拌嘴学习。。。。。。。。

每次在梦中她都会梦到他们美好的过往,可一睁开眼,她都会呆呆地看着这空落落的宅子,怅然若失。

玉笙寒一滞,良久无言,只是默默的坐下来也倒了杯酒,愣愣的看着酒杯发呆。

是啊,若不是心中苦闷,谁又愿意借酒浇愁呢?

锦瑟忽然放下了酒杯,盯着玉笙寒将一杯酒送入口中,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睁大了眼,愣愣的问:“玉大哥,你是真人?”

“嗯。”

“啪哒啪哒”,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落在桌上的酒杯里,漾起了一圈圈涟漪。锦瑟拿出手帕拭去眼角的泪水,忽然间笑了出来。“终于,终于有人回来了。”

傅玉玄出现过,可是只吃了顿饭便走了,且他的目光不曾落在她的身上;幻雪出现过,可是她却根本不认识她;终于,玉笙寒回来了,回到了这个宅子里。

“看来这五年,你过得并不好。”玉笙寒幽幽的叹了口气,雪儿虽死,却给他们每个人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苦。即使五年已过,这种痛苦也不曾减轻一分。

“无所谓好,无所谓不好。”锦瑟饮了杯酒,目光落在高高挂在夜空中的月亮上,神情哀切。“我只是心中总还是有所奢望,奢望着能像月亮一样,总有圆满的一天。”

“锦瑟。”玉笙寒也抬头望着天空的月亮,历经阴晴圆缺,它终于在今天又变成了一轮圆月。“我今天看到雪儿了。”

锦瑟闻言握着杯子的手抖了抖,但很快便淡淡一笑。“玉玄藏得那般紧,还是被你遇到了。你和幻雪之间,还真是有缘分啊。”

“啪”的一声,玉笙寒手中的酒杯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那绘有山水的瓷酒杯碎裂成一片一片,再也拼凑不成原来的模样。

“原来是真的,原来是真的。”

玉笙寒的身子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他本以为刚才灯会的一幕只是他出现的幻觉,是他太过思念她而产生的幻想,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锦瑟,她在哪,她究竟在哪?”玉笙寒慌忙地抓住锦瑟的肩膀,不加掩饰的颤抖的声音完全泄露了他此时的紧张与期待。

锦瑟惨然一笑,歉疚的摇了摇头。她本可以趁机问出幻雪的踪迹,可她知道玉玄并不想让他们知道天雪的踪迹,所以她问不出口,在玉笙寒和傅玉玄之间,她还是选择了傅玉玄。

即使傅玉玄并没有将她放于眼中,她本也想帮他保守秘密,只是不想,玉笙寒竟然和幻雪相遇了。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无论怎么隐藏,怎么躲避,命中注定的,还是会遇到。

只是不知道,这次他们之间,是缘还是孽。而他们这些人,又将是怎样的结局?

只希望,那时的他们,都还能平安无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