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酒后允婚2

离雪曲 猫线线 1738 2016-07-10 13:10:55

  人间不愧为人间,热闹非凡,稀奇古怪的东西众多。跟着傅玉玄游览了好久,天雪也有些累了,两人便找了客栈准备在人间呆一晚。刚进客栈,大堂里还有不少饮酒用餐之人,天雪忽然想起此番前往人间,还未品尝过人间一绝:酒。

想她虽为上仙,可一人呆在山洞里,自是没有酒这个东西的。虽然沈傲寒常来相伴,但也从未带过酒给她。她只在参加仙友的寿宴时略微小酌过几杯仙露酿成的佳酿,只是不知这人间的酒和天上的佳酿比之又如何?

天雪心中一动,拉着玉玄寻了张空着的桌子坐下,点了酒菜便巴巴的等着。

“不累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心中所想,自然要顺从心意了。”

“没想到天雪也是个性情中人。”

从小二手中接过酒壶,玉玄径直给自己倒了一杯,天雪看他倒完酒后便迫不及待的伸手来拿,却被玉玄伸手一抽逮了个空。天雪怒目相视,可玉玄却视若无睹,只是悠悠地浅抿了口酒。

这酒,对她来说并不适合。

玉玄皱着眉,目光复杂的看了看手中的酒壶,又看了看天雪瞪圆了眼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酒辣,慢点喝。”

“哼。”天雪冷冷哼了一声,随后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你不会是付不起酒钱了吧?”

天雪越想越可能,她一直忽视了一个问题,玉玄在人间所买之物,钱都是从何而来?

难道。。。。。。。。

天雪小心翼翼地拽了拽玉玄的袖子,神秘兮兮地在玉玄的耳边小声说:“你不会是变出来的吧?这可是违反仙规的。”

她靠的极近,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玉玄的耳边,使得玉玄微微晃神。他微微后仰,想要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入目的却是她白皙的皮肤,灵动的双眼以及绝美的脸庞,引得他面红耳赤,心脏狂跳。

“玉玄,你哪不舒服吗?你的脸好红。”

那双灵动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里面满是不解与担忧。玉玄狼狈的别开眼,掩饰性的咳嗽一声。“以后莫要再和别人靠那么近了。”

“为什么?”

因为那会让人把持不住,而他,不想让她和别人靠的如此之近。

玉玄叹了口气,郁闷无比,心中所想还不能说出口。他只得拿起天雪面前的杯子为她倒了杯酒,转移话题。“喏,快喝吧,你喝多少我都付的起钱。”

罢了,让她喝醉了也好,醉了应该就不会让他三心二意了。

天雪一看到酒,眼睛就亮了起来,立刻把刚才的问题给抛之脑后了。她端起酒杯,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口,入口绵甜纯正,酒香浓郁,虽不似玉露佳酿般芳香清雅,舒适爽净,但也味道极佳。而且上仙聚会,碍于她孤高华贵,从容淡然的形象,她都只是小酌几杯便含笑不语的。

至于旁边这位上仙嘛,天雪偷瞄了眼玉玄,唔,他之前并未见过她,所以她也没必要故作姿态。况且,唔,她貌似在他的面前,早就成了一个贪吃懒散的上仙了,和孤高华贵,从容淡然这几个字没有任何关系。

天雪默默汗了一下,决定以后要好好改善一下她的形象。不过现在嘛,还是好好享受人间一绝啦。

她一口一口的抿着,一杯一杯的喝着,加上软软这一助力,很快便消灭了好几壶酒。虽然软软本体强悍,可毕竟没喝过酒,早已醉的不省人事,趴在天雪的腿上打起了盹。倒是天雪出乎了玉玄的预料,虽然也已醉的一塌糊涂,但还是强撑着精神一口接一口的喝着。

“嗯,酒没了。”天雪晃了晃酒壶,直直地看着玉玄,说:“玉玄,再拿一壶酒好不好?”

“天雪,你醉了。”

“没有,没有。”天雪摇了摇头,用手戳了戳身旁玉玄的脸颊,笑呵呵的说:“你是玉玄,我没认错吧,所以我没醉。”

她的嗓音虽然淡淡的,但由于喝了酒,反而显得更像撒娇。她的指尖轻轻划过玉玄的脸颊,虽是无心之举,但却让玉玄浑身一颤。玉玄抬头看着面前笑嘻嘻的女子,她的皮肤很白皙,双颊处却带着醉酒后的红晕,平时乌黑的双眸中恍若笼着层雾气,让人不自觉的心驰神往。醉酒后的媚态和她骨子里的清冷出尘并不冲突,反而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玉玄喉结一动,眸色不由得暗了几分,带着压抑的欲望与冲动。他忽然有些后悔,本想让天雪醉了后他好心无旁骛,却不曾想让他更加魂不守舍。

只有一个人会让他情不自禁,魂不守舍,患得患失,可是她却不知道。

他爱她,即使抛弃过去也想陪在她的身边,即使她对他一无所知。

玉玄看着天雪,看着她撑着下巴出神发呆的模样,忽然笑了笑,问:“天雪,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有啊。”听了问话,天雪狐疑的看了眼玉玄,还是点了点头。

没有想到自己会情不自禁的问出口,更没想到天雪会给出肯定的回答,玉玄欣喜的再接再厉,可言语中却忐忑紧张。“那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