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两只莲花灯1

离雪曲 猫线线 1635 2016-07-05 18:12:09

  老板看着迎面走来的两人愣了一下,但还是极快的又摆上笑意,说:“不知两位谁要猜灯谜?”

玉玄没有说话,而是转头问天雪,“喜欢哪个花灯?”

天雪环顾了一圈,花灯样式多样,有可爱的兔子花灯,也有传统的大院红灯笼,以及各式各样的动物花灯。。。。。。。每一个都很好看,她难以抉择,可目光在触及一只莲花灯时,却再也挪不开目光。

那花灯只是一个普通的莲花样式,虽然简单好看,但是和那些做工繁琐的复杂花灯比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她却还是直接选择了那只莲花灯。

“那只,那只莲花灯。”

天雪指着那个莲花灯的方向,可说完后却连自己都觉得惊讶,刚刚,好像并不是她在做选择,而是有什么驱使着她的身体般。

那老板极有眼色,一看到天雪指着那只莲花灯便去将莲花灯取了下来,把上面绑着的一个小锦囊袋取下来递给了玉玄。玉玄淡淡地接过,看了一眼后没有言语,只用空闲的右手握起一支毛笔在白纸上写着什么。

他的字飘若浮云,就如他的人一般。神秘莫测,超凡脱俗、仙风道骨,有临风飘举之态,富逐月凌云之姿。天雪不知他的字在人间算是何种水平,但从老板惊艳的目光看来,想来也是极好的。

天雪静静的看着玉玄 ,他写字时很认真,但因此却让人更挪不开目光。其实她自己也是个疑心很重的人,可是好像从他出现开始,她就没怀疑过他居心叵测。即使他出现的突然,她也只是对他突然出现弄坏了她的居所而不满,从没怀疑过他是怀有目的接近的。

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相信他,甚至他的存在还让她觉得安心。

这不是她的感觉,这种信任来自于灵魂。

她的灵魂。

天雪摇了摇头,甩去这些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她一直不喜欢思考太多,也不喜欢为没有发生的,难以解释的事情烦扰。现在的她,又何苦想这么多呢?想通后,天雪觉得豁然开朗,刚才萦绕在心中的慌乱也消散不见。

“走吧。”

天雪一愣,才看到玉玄手上已拎了那只莲花灯,而他们也已离开了那个摊子。天雪回头,只看到那个摊子又被围的水泄不通,不时传来人们啧啧称赞的声音。

“我的莲花灯。”

天雪刚想伸手接过,才发现自己一手抱着软软,一手被玉玄拉着,她想了想,从玉玄手中将手抽了出来,接过了莲花灯。

手中柔滑的触感忽然消失,玉玄微微晃神,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去赢个花灯。

“软软,你干嘛去。”刚接过莲花灯,还未好好欣赏,软软却忽然从天雪怀中跳了出去。天雪心中着急,急急地跟着软软跑走的方向便追了过去,“玉玄,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

“等等,我。。。。。。。”话未说完,玉玄面前已无天雪身影,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地揉了揉额角。

“软软,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好不容易追上了软软,天雪将它一把抱在怀里,板着脸恶狠狠的训斥,却引来软软趴在她的怀中一阵撒娇。

这软软,变小了后反而更知道利用自身优势,喜欢撒娇了。究竟是跟谁学的呢?

正思考着,忽然听到“啪嗒”一声,天雪抬眸,只看到一只莲花灯。

奇怪,她的莲花灯怎么到那去了?

她刚想抬手捡起,却看到自己右手上已经有个莲花灯了。她愣了愣,便看到有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伸到了自己的眼前。

“姑娘,这是在下的莲花灯。”

天雪昂起头,只看到一个如画般的男子。长及腰身的乌发束着白色丝带,月牙色的袍子襟摆上绣着朵朵寒梅,更显其风华绝代。他说的话很有礼貌,可声音却如冰泉般,只让人感觉到他的孤傲清冷,疏离淡漠。最让天雪影响深刻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睛,如墨般幽深,可却空无一物,好似世间再无任何东西能入得了他的眼。

那不是阅经太多事物之后的波澜不惊,而是在心死之后的绝望。

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才会让他有这种神情?

“小女子唐突了。”

迈出的步子忽然停了下来,玉笙寒僵着身子,那心心念念,在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声音,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天雪站起身来,却看到眼前的人已消失不见。挑了挑眉,天雪也没做他想,转身准备离开,可一回头却看到刚刚那个男人死死地盯着她。

震惊,欣喜,痛苦,自责。。。。。。。。多种情绪不断交替在他的脸上,明明刚刚还是那般绝望,不带丝毫情绪的人,如今却出现了如此复杂的情绪。天雪心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手却被那个男人牢牢抓住。

是她?

真的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