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前往人间2

离雪曲 猫线线 2213 2016-06-29 16:37:00

  既然做好了决定,天雪倒有些迫不及待了,心中也从她所听过的描述中想象着人间是一番怎样的风景。

即使天雪面上不露分毫,但玉玄也深知天雪心中的急切。在连着几天吊着她的好奇心,天雪有些隐隐不耐时,他终于收回了恶作剧的心思,准备带她前往人间。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人间可是热闹非凡的。

因为软软身躯太大,本不好带着到处移动。可天雪耐不住软软的软磨硬泡,施了个法将它变得小巧不已。因为软软本就是狼,除了那泛着绿光的眸子,外表与狗本就相似,如今变小一看,倒显得可爱无害,让人忍不住的想抚摸疼爱。

但天雪却没有放下心来,如果软软在人间显露真形,定会引起恐慌。她还是再三叮嘱软软切不可离开自己身边,直到软软举起一只爪子信誓旦旦的保证后才作罢。

玉玄在一旁看着,眸子里满是笑意与柔情。只要能静静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他的心中充满甜蜜。她的笑,她的眉眼,她的一举一动,都是上天对他的恩赐。

他曾以为,他再也看不到她。

可如今,她却鲜活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所有的一切美好都只展示在他的面前。玉玄第一次这么感谢上天,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倍感珍惜。

因为两人都会仙术,所以只花了一个时辰便到了人间。听玉玄说,他们所到的是人间的濠都。对于这个地方,天雪是浑然陌生的,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人间的生活。道路两边小贩林立,吆喝不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玉玄仙友。。。。。。。”话刚说出口,天雪想起出发前玉玄说为了防止身份泄露的事情,忙改口道:“玉玄,为什么这家家屋顶都悬挂着大红灯笼?是装饰吗?”

天雪一边吃着手中叫做糖葫芦的东西一边东张西望,看到每家门前都挂着大红灯笼觉得异常不解。难道这是人间装饰的方法吗?

“今天是元宵节,大红灯笼喜庆,寓意吉祥。”

“元宵节?”

“晚上有灯会,到时我带你前去观赏。”

“好。”

玉玄笑了笑,看了看时辰,说:“饿了吗?我带你去吃饭。”

天雪本想摇头,却看到怀里软软可怜兮兮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这个软软,真是个馋狼!!!

天雪跟着玉玄来到了一个酒楼,酒楼里面装饰雅致,每一样东西看似简朴却又价值非凡,别有一番韵味。只见玉玄都没要人招呼,直接走到二楼的一个包间里,熟门熟路好似自己家一般。天雪暗自揣摩,看来玉玄倒是这的常客了。

坐了没一会,小二便敲门进入,他拍了拍手,一群人便鱼贯而入,以让人应接不暇的速度摆放了一桌子的菜后便又消失不见。天雪目不转睛的看着,内心暗暗咋舌,这真是太井然有序了。

玉玄起身为天雪布置了一些她喜欢吃的放于碗中,亲手端到她的面前,笑着说:“多吃一点,这是你一直赞赏有加的。”

天雪也不推辞,直接接了过来,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玉玄也不急着吃,只是撑着手看着天雪。他很享受静静看着她的时光,好似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这世间,只有他们两人。

不为外物影响,只有他们彼此。

她吃的很慢,和记忆中狼吞虎咽,急不可耐的她完全不一样,可她在面对食物时眼里的光彩却并没有消失。他笑了笑,眼里的柔情又深了一分。

虽然已经习惯玉玄每次对她无缘故的注视,但这次天雪觉得应该和玉玄好好商讨一下,毕竟她也是一上仙,岂能让别人白白看了去,总得天雪刚想出言提醒一下,却被几下敲门声阻断

。天雪一抬头,就看到一身着白色纱裙的貌美女子推门而入。那女子面容绝美,笑容温婉,只是双颊含红,鬓角还有未散去的汗珠,但一颦一笑都显得端庄典雅,以天雪这见过不少仙人之姿的人看来也是长的极美的。那女子似乎很急,一进来就朝着玉玄走去,恍若未觉屋中还有另外一人。

“今日怎想起过来了?”

那女子盈盈一笑,柔情似水,撩动人心,饶是天雪也不由得一时看呆了。

啧啧啧,玉玄怎还认得如此一妙人啊!

锦瑟直直的盯着面前的男人,这段时日他虽天天前来,可都是直接拎了饭菜就走,每次等她从后厨赶来,他早已不见了踪迹。这次她本也没指望能见他一面,可在得知他呆在包厢里后,她还是迫不及待的粗粗收拾了下就赶了过来。

她有多久未看过他了?

自从有一日他说要去寻找幻雪后,就消失不见了。即使她不断的提醒他幻雪已经死了,可他却依旧固执己见,不愿相信。终于有一天,还是不带丝毫留恋的走了,连一句话都没有留给她。在他刚离开的那几天,她还期盼着他很快就会回来。可是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

他就如人间消失了般,杳无音讯。

她渐渐的放弃了,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回到柳宅,那个幻雪买的宅子里,回忆着以前大家一起的时光。

以前多么热闹非凡,可现在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幻雪死了,傅玉玄消失无踪,玉笙寒远走他乡替幻雪实现游遍大江南北的心愿,而莫梦辰则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如果幻雪还在,看到他们如今的样子,又会作何感想呢?

过往的一切就如一场梦,在她选择将它深埋的时候,他却又忽然出现。强势的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让她猝不及防。

锦瑟按捺住内心激动澎湃的心,凝望着面前的傅玉玄。他与五年前的差异并不大,还是那么的俊秀儒雅,只是周身仿若笼了层淡淡的雾霭,让人无法触摸到他的真实所在。

他终究,也还是变了。

以前那个爱和幻雪斗嘴却内心温柔体贴的傅玉玄已经消失不见,面前的他儒雅却又疏离,他的面前隔着厚厚的一堵墙,无人能够推动走到他的面前。

不对,或许还是有的。

只是那人,却。。。。。。。

锦瑟内心暗叹了口气,才发现傅玉玄的目光一直凝望着他的前方。他的目光温柔而又珍惜,如看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连他周身的雾霭仿佛都消失不见,让人觉得沐浴在一片阳光之中。她不禁有些好奇,究竟是谁,能够让如今的傅玉玄还散发着温暖的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