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以死为局1

离雪曲 猫线线 1386 2016-05-11 16:21:50

  柳宅

“还没找到吗?”冰冷的声音中却隐含愠怒。

“没有。”

锦瑟摇头,额上的汗水顺着边际滑下,可她却无暇顾及,漂亮的脸上满是焦急。

“我所有房间都找过了,可是…都没有……姐姐的影子。”莫梦辰流着泪,抽泣着说:“姐姐,姐姐……去哪了?”

一向平静的宅子里,如今却乱作一团,所有人都在寻找着一个人——柳幻雪。

锦瑟有个习惯,每月中旬都喜欢把房子彻底清扫一遍,按时间算,本应是明日再打扫。可她今日闲来无事,索性就提前打扫了屋子。可却在她的床底下,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楠木盒子。

她心中奇怪,便打开来一看,却发现里面竟是房契和地契以及一沓银票。她心中一惊,慌忙拿着盒子前去柳幻雪屋子寻找柳幻雪。

她也暗暗奇怪,这东西怎么会在她这?

她急急忙忙的推开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她心中着急,想了想便前去找玉笙寒。

玉笙寒的目光瞥到静静躺在床上的“水兮”时,眉头紧蹙,一向冷漠的眼里满是忧虑。

锦瑟初来找他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柳幻雪是贪玩跑出去了。可在看到静静躺在床上的“水兮”时,不安霎时袭上他的心头。

无论柳幻雪去哪,她都会带着“水兮”。

可这次,她却留下了“水兮”。

若说她被人掳走,玉笙寒自是不信的。且不说房间里一丝痕迹都没有,这世上能掳走她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可要说她是自己离开,则让他更加不安。

“水兮”之于她,就是一切。

而且房契地契出现在锦瑟的房中,他并不认为是一个意外。

柳宅,房契地契,“水兮”,银票……

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风华绝代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慌的神色。

难道,难道她……

“快,快,小雪……小雪……她……”

断断续续的声音打断了玉笙寒的思绪,他抬头,就看到一脸忧虑的傅玉玄,他的眼里,满是震惊。他的手中,还捏着一封信。

玉笙寒身形一动,傅玉玄手中的信便落入了他的手中。

“傅大哥,幻雪怎么了?”锦瑟凑到傅玉玄的面前问道。

“姐姐怎么了?”莫梦辰也停止了哭泣,问。

玉笙寒拿到信,便粗粗的扫了一遍,他越看到后面,脸色越黑。淡漠冷静再也不见,只余惊恐。

待到最后一个字看完,手中的信已化为飞烟。他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她,她……”

傅玉玄喘了口气,刚准备开口,就看到月牙色的袍子从他的眼前一掠而过。

“跟上。”

伴随着冷酷至极的声音,傅玉玄感觉身子一轻,再看时他已浮至半空。他的身后,是瑟瑟发抖的锦瑟和莫梦辰,而前面,赫然就是玉笙寒。

只见玉笙寒的身形极快,一手朝着他们的方向微微收拢,仿佛他们之间有根无形的线让玉笙寒牵引着他们极速前进。他们耳畔传来的呼啸的风声,才说明了这不是一场荒谬的梦。

这不是人可以做出的事,玉笙寒,他究竟是谁?

正午的树林,散去了清晨的朦胧隐秘之美。树木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密密麻麻的叶子挡住了大片的阳光,不时有鸟儿在林中飞来飞去,肆意啼鸣。

柳幻雪走在林中,却无心欣赏美丽的景色,嘴角有着抹无奈的笑。

“不知道他们明天会是什么反应呢?”她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那个臭书生肯定会被气死吧,锦瑟一定很惊讶,莫梦辰么,一定又是哭哭啼啼的不舍很,玉哥哥……”

说着说着,柳幻雪就没了声音。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信我信中所写呢?”良久,柳幻雪喃喃着,言语里还有些不确定。

“嗯哼,臭书生。你找到这信的时候本姑娘已经去了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本姑娘辛苦了这么久,也要去享受享受了。你作为一个男人,要承担起我们这个小家。好了,本姑娘有空会回来看你们的,不要找我了。”

柳幻雪再次思索了遍信中的内容,确定没什么奇怪之处后,又往前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