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美中不足2

离雪曲 猫线线 1584 2016-05-04 14:11:15

  玉笙寒走进屋子时,就看到帮莫梦辰悉心擦拭着额头虚汗的柳幻雪。在灯光的照耀下,柳幻雪绝美的脸上有微微的红晕,平时透着狡黠的眼里反而是一片平静,只有从紧抿的唇角才能勉强窥视她心中的不安和担忧。

玉笙寒微怔,她和平时越发不一样了,倒不知,究竟哪个才是她。

平时喜怒全写在脸上的人,怎的如今却让人难以捉摸?

没了平时的娇俏,反而显得沉稳难测。

他总觉得,她的变化预示着什么,内心有隐隐的不安感。

似是察觉到身后的目光,她缓缓回过头来,在看到他时缓缓扯出抹牵强的笑。

“玉哥哥,梦辰他,生病了。”

她声音极低,如黑宝石般的通透的眼里满是难过,刹那间柔化了他的心。

或许是他想多了。

玉笙寒默默想着,便走到柳幻雪身边轻拍了她几下,舒缓了她心中的压力。冰泉般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他会好的。”

短短的四个字,却也表现了他的关心。

莫梦辰是她重视之人,如果她重视之人生病她还和平时一眼活泼开心,那才是不正常。

想到这,玉笙寒也就释然了,心中的那抹不安与怀疑也随之消散。

“玉哥哥,我今日无法和你出去了。你要不出去寻傅玉玄他们?”柳幻雪一边为莫梦辰擦拭汗水一边说。

今日乃是元宵佳节,柳幻雪不愿扫了傅玉玄和锦瑟的兴,便没有告诉他们莫梦辰生病的事。莫梦辰这,有她一人就够了。

“无妨。”玉笙寒摇了摇头,“我在这陪你,等下次我们再一起去。”

下次?

柳幻雪为莫梦辰擦拭汗水的手抖了抖,身子轻微的,几不可察觉的一震。然后又低低的“嗯”了一声。

只是,玉哥哥,对不起,没有下次了。

玉笙寒说完,便到书架前拿了本书坐在桌前缓缓看着。

一时间,气氛安静极了。

他静心看书,她全心照料,两人皆无言,气氛却不诡异,而是舒适和和谐。

又过了好几个时辰,天已微亮。柳幻雪摸了摸莫梦辰的额头已恢复平常的温度,她长舒口气,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站起身,身子一软差点摔落在地,幸亏眼疾手快地扶住手边的床柱才稳住了身子。

好险。

边揉着发麻的腿,柳幻雪心中边想。她一个低头,刚好看到玉笙寒沉睡的侧颜。

月光透过大开的门洒在他的身上,柔和了他的眉角。一双冷如寒星的眸子被眼帘所掩盖,倒让他显得没有平时那般冷漠疏离。他的周身好似笼罩着层淡淡的银色光晕,白色腰带束着的长及腰身的乌发垂落在一侧,月牙色的袍子襟摆上绣着朵朵寒梅,更显其风华绝代。

即使是睡着的,也是那般高贵圣洁,不容人玷污。

柳幻雪的心跳漏了几拍,好似呼吸都停滞了般。她缓缓的走到他的身边,每走一步,心就痛一下。

这个人,就是她迷恋一生的人。

她着魔般搭上他的脸,指尖传来的微凉的触感让她浑身一颤。她闭上眼描绘着他的眉眼,手随心动,一切竟贴合的完美无缺。

无需再看,他的一切都深深刻在她的心中。如骨如血,不可分离,难以磨灭。

“玉哥哥,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不会知道。。。。。。”

不会知道我爱你。

即使他在沉睡中,她也不敢说出心中所想,只能一遍遍的在心中复述。

再睁开眼时,柳幻雪的眼眶微红,眼里是对玉笙寒满满的爱恋与眷恋。

她不会说谎,可唯一的谎言,却被她掩饰的那样完美。

柳幻雪不爱玉笙寒,是她唯一的谎言。

柳幻雪睫毛轻颤,泪结于睫,脸上满是纠结。良久,她紧抿唇角,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她慢慢弯下腰,俯身在玉笙寒的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那动作,轻柔而又庄重,好似在与什么诀别,也好似在进行一种神圣的仪式。

月光洒在两人身上,美得好似一幅画。

她的心酸,她的爱恋,她的眷恋不舍,全都融在那一吻中。

玉哥哥,原谅我。原谅我趁人不备。但是,但是,让我留下一个回忆,好不好?

温热的唇在冰冷的脸颊上,一触即分,可在柳幻雪的心中,却抵过了千万时光。

她抬起头,脸上已是一片湿润。她深深看了玉笙寒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柳幻雪刚走,趴于桌上的玉笙寒缓缓睁开了眼,一向平静无波的眼里满是错愕。他轻抚脸颊处,那被柳幻雪吻过的地方,还有一滴未消散开的泪珠。

脑海里有什么在突兀的跳着,往昔他忽视的,不在意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展现,绘制出一个让他都震惊的事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