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容残梦尽1

离雪曲 猫线线 1641 2016-03-25 08:22:02

  “梦辰,和我一起出去吧,出去见识外面的世界。”

离开这个只有你一人的地方,离开这个禁锢了你一百年的地方,离开这个被称为幽灵之镇的地方。

“可是他们呢?和我一起出去吗?”

“梦辰,他们已经死了,你知道的,不是吗?”

柳幻雪坚定决绝的语气让莫梦辰如被雷击,他显得很伤心,仿佛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莫梦辰痛苦的捂住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个亲近的人相继逝去,而他却被镇上的人所厌恶,所驱赶的场景。

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柳幻雪心刹那柔软。她微微倾身向前,双臂紧紧的将他抱于怀中,说:“不要怕,和我一起走吧。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直到死。”

她疼惜这个孩子,就如曾经的自己。现在这一刻,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怀抱,和一个人的陪伴。

她以前孤独时,所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个怀抱,只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给她。

痛苦的回忆让他头痛欲裂,可忽然他却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温柔的抱住。莫梦辰恍了恍神,好像回到了好久好久前,也曾有人这么温柔,这么珍惜的抱过自己。脑海中的痛感渐渐散去,他鼻翼间嗅到的幽香让他的心平静下来。

好温暖,好温暖,如果能一直在这个怀抱中该多好。

这是第一次有人像他承诺会一直陪着他,直到死。

如果这是一个梦,就让他永远都不要醒来好了。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浓雾中,那个小男孩忽然凭空出现,毫无预兆。

柳幻雪看了眼枕在她腿上睡得香甜的莫梦辰,抬头再看那个小男孩时,已没有一开始的害怕。“我还没有问过你,你是谁?”

他依旧冷冰冰的,但对着她时,已没有一开始的厌恶与杀气。“我叫莫梦辰,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虽然早有猜测,但真听到这话时,柳幻雪还是觉得很震惊。

“你们,究竟是?”柳幻雪说的小心,仔细思考着用词,尽量让自己显得很淡定。

“我们不是人,我们是魔,只是我们是从出生就和人生活在一起的魔。”

接下来,莫梦辰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甜中带泪,有些心酸,有些苦涩的故事。

莫梦辰是梦魔,出于机缘巧合被一个商人捡回去当作义子抚养。其实他的体内一直有个自己的存在,只是他不知道。他从小就和人类一起长大,自然也以为自己是人,所以外貌与人类无异,甚至更为俊秀。他小时候甚得父母疼爱,是个调皮的孩子,但因长得讨喜,又生性天真,很得他人喜欢。桃花镇上的人几乎都对他关爱有加。只是好景不长,他毕竟是魔,成长时间与人类不同。自从十岁以后,他就再也没有长过,家人以为他是患了怪病,遍寻名医无果。后来时间久了,便就放弃了。

但是好像世间所有美好的事情都会有个但是。

因为世间,总是充满了太多的不美好。

但是有一天,世人口中的所谓的得道高人来到了桃花镇,他断言莫梦辰是个灾星,以致桃花镇人心惶惶。

“其实那人的法力很低,对我而言不值一提。只是他心太软,不忍心伤害那个得道高人,也不愿牵连桃花镇的无辜,所以连夜逃出了桃花镇。”

柳幻雪知道,他说的他,是正睡得香甜的莫梦辰。

他说这话时,眼睛微微下垂,声音闷闷的,不似之前的冷酷,连柳幻雪都感受到了他的悲伤。

“只是我想的太简单,也低估了谣言对人的影响。人心善变,善变的连魔都觉得可怕。”

他费尽精力甩掉那个人,重返了桃花镇,只是一切却都变了。原本和善的镇上人看到他就避之不及,有些凶恶的,看到他就打他。锄头,扫把,桌椅。。。。。。能打的他都被打过。只是最让他寒心的,却是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将他拒之门外,不让他进门,嘴里骂着难听的话。

伤心,难过,愤懑。。。。。。柳幻雪不知道他当时心里在想些什么,可哪一个词都不能准确形容他的感受。

莫梦辰很伤心,跑到了镇子外面的树林里放声大哭。再回去时,却发现他家被洗劫一空,尸横遍野。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伤心痛苦时,一群人进来不由分说的将他绑了起来。那些人说了什么他没有心神去听,只是有零星几句随着风飘进了他的耳中。

“就是这个灾星,一回来他家就被贼人所害。可怜莫老爷那么好的一个人,被这个灾星给害惨了。”

“是呀,这个灾星不能留。他迟早会害了我们全镇人的。”

“杀了他,杀了他。”

喊叫声此起彼伏,声势浩大,响彻了黑夜。

无论他们怎么拉扯,莫梦辰都死死抓着椅子不肯松手,泪眼朦胧的看着倒在地上鲜血满地的父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