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容残梦尽

离雪曲 猫线线 2017 2016-03-27 11:06:01

  再醒来时,莫梦辰觉得看到了人间炼狱。他被绑在一根木桩上,他的脚下,是熊熊燃烧的烈火。他的前方,是一群围观的人。

以前会笑着给他好吃食物的客栈老板娘 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以前会追在他后面玩耍的小孩也对着他指指点点,那个会每次多给他一根糖葫芦的老爷爷也对他横眉怒视。

“你说,人为什么都喜欢用火烧死他人呢?如果当时一刀杀了我们,或许反而是解脱了。”

柳幻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世人的确喜欢用火刑处置人,那样他们在围观的时候,能得到极大的满足感。

人性丑恶,就是如此。

在火光的照耀下,他们一个个人都失去了往日的温柔,仿佛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面目可憎。莫梦辰脑海中最后的一根弦也被压断,“啊”的大喊了一声。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从他的体中分离出来,承担了他所不能承受的部分。”

后来?后来桃花镇便成为了一个梦境,一个莫梦辰所构造的梦境,只是那个冷酷的莫梦辰替善良的莫梦辰继续在桃花镇生活,支撑着这一个延续了百年的梦境,承受着另一个人不愿想起的一切。而善良的莫梦辰则被禁锢在这一个角落,构造了这一个延续百年的梦,却永远无法再迈入过去的生活一步。

柳幻雪听完后,泪流满面。身临其境,亦感同身受。

以子之梦为食,以子之力为法。

一场梦,延续了百年。

可他们两人,却没有一个是幸福的。

这个桃花镇,毁了无数人,也毁了他们。

“现在,我该回到他的体内了。”

他说这句话时,还是面无表情,可柳幻雪的心却抽痛不已。

他也曾真实的存在过,在她的眼里也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就消失不见?

“不,可我也不想让你消失。你也是鲜活的存在过的,有着你的个性与独特。”

莫梦辰要好好的活着,他,也要好好的活着。

“我和他本就是一体的,现在他有了不再做梦的想法,我自然是要回去的。我没有消失,我和他同在,他有需要时,我还是会出现。”他顿了顿,眼神似变得柔和。“这百年的一切,只是他的梦,他不知晓发生的一切,也不知晓我的存在,答应我,不要让他知道。”

分离已成定局,柳幻雪忍住悲痛,点了点头。那个单纯无害的莫梦辰,她也很想守护好。

“以后,他就交给你了,请照顾好他。”他的眼里有着欣慰和解脱,连嘴角都微微扬起。

那场维持百年的梦,终于可以结束了。刚刚他看了全程,也看了他人梦中的记忆,相信以后柳幻雪会真诚对待莫梦辰。

隔着泪眼朦胧,她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近莫梦辰,不,走近他自己。他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让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你要小心身边的人。”

他的身体,随着最后一句话,烟消云散。

“姐姐,你怎么哭了?”莫梦辰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很久很久的梦。他一睁开眼就看到刚才还笑着的姐姐泪流满面。

“没事,只是迷了路。”

浓雾已散开,周围的一切开始显现出来。原来他们在的地方,是一片空旷的草地。

“姐姐别哭了,你要去哪,我带你去。”

莫梦辰紧张的看着柳幻雪,大大的眼睛显得局促不安。他现在的衣服已经变得干干净净了,白袍白靴的衬托下他显得纯洁的不染纤尘。

再次回到昨天所见到的桃花镇,此次却完全不同昨日的繁华,到处破败不堪。空旷的黑夜里,一声声尖叫划破了本来的寂静。

“啊,我怎么变这么老了。”

“我怎么和死人躺在一起,太可怕了,这肯定是噩梦。”

“这儿怎么全是一片白骨。”

泪滴珠难尽,容残玉易销。

一梦百年,即使梦中时间永恒,亘古不变。梦醒后,也已斗转星移,日异月殊。

镇上到处有跑来跑去尖叫的人,也有步履蹒跚的老人,更有遍地的森森白骨。有的人已经被吓得仓皇而逃。

莫梦辰被吓得不轻,明明以前桃花镇是那么美丽的地方,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可怕?他躲在柳幻雪的身后,怯怯的拉了拉她的手,问:“这儿是怎么了?”

“没事,这儿已经衰败了,那些白骨只是死了很多年无人安葬罢了。”

“小雪,小雪。”远远的有声音传来,她抬头,看到了几人朝她这跑来。即使隔得远,她还是看到了她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身影。

玉笙寒,你梦中的人,到底是谁?

“终于找到你了,我们可担心死了。”傅玉玄看到柳幻雪,确认她无事后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 拍了拍胸脯,才看到柳幻雪身后的莫梦辰。“咦,这小孩怎么在这?”

“他叫莫梦辰,以后会和我们一起。”

她一说完,就看到了玉笙寒皱了皱眉,显然对她此举很不赞同。也是,一路走来,她已经带了太多的人,太过醒目了。但她,却不想抛下莫梦辰。

“幻雪,我们先出这个镇子吧。”锦瑟看着周围的一堆白骨就觉得后怕,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柳幻雪摇了摇头,心中做了一个决定,她说:“我还有事要做。”

拒绝了傅玉玄,莫梦辰的帮助,柳幻雪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将她所看到的白骨用土堆埋了起来,并一遍遍的请求他们的原谅,向佛祷告。这是她能为隐于体中的莫梦辰做的唯一的事,这是他的赎罪。

佛祖啊,请原谅他,怨灵啊,请原谅他。他只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他走前曾劝戒她小心身边人,那么究竟是谁?

玉笙寒,她不会怀疑,傅玉玄,她不愿怀疑,锦瑟,她不想怀疑。唯一一个持有戒心的便是柳言,如果是他,又是因为什么?

她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未知的谜团,她深陷其中,振翅难飞。

2000字的更哦,大家多多支持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