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天意弄人1

离雪曲 猫线线 1583 2016-02-21 18:35:03

  “孽女,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陈相一听这话惊得站了起来,偷瞄了眼皇上的神色,心中暗道了声不妙。

“臣女自知罪该万死,但臣女已心有所属。”

什么金科玉律,三从四德,礼义廉耻,在那个高雅的身影面前,值得她放弃一切。

即使被他人所不齿,她也想为他保留心中的那一片纯洁。

“孽女,住嘴。”陈相怒到了极点,抬手便要给锦瑟一掌。

“住手。”虽然不满锦瑟拒绝自己,但一看到陈相扬手要打时,皇上上官逸就不由自主的出声制止。他细细观察着锦瑟的神色,淡定自若,沉静如水,双眸中坚定无比,没有一丝惧意。

他当今天子,竟然也会被人拒婚,传出去可真是让天下人所耻笑。

“皇上,臣女知罪,只求皇上不要迁怒臣女家人。”

上官逸掩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他极力隐忍心中的怒火与痛苦,让自己尽可能平静的说:“朕可以给你时间好好考虑。”

他话语中的隐忍她很明白,可她却并没有松口。“皇上,臣女知罪。”

上官逸听了后,气愤的拂袖而去,他怕再呆下去,他会做出什么将来会让他后悔的事。

“孽女,你是要活活气死我啊!”

夜悄然来临,月色朦胧,空中弦月如钩,几许繁星陪伴闪烁。淡淡清风拂过,灯笼里柔和的灯光映照着锦瑟憔悴的脸庞,显得她更加我见犹怜。时辰已不早了,可一想起前两天的事她就担心的睡不着。这两天太过平静,平静的让她觉得那天的事仿佛就是个幻觉,可越是平静,她越是害怕。

“欸。”锦瑟轻叹口气,她究竟该怎么办呢?正烦恼间,她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桃花树下有个模糊的人影,她有些害怕的问:“是谁?”

树下的人手中举杯的手一顿,复又像什么都没听到般继续拿起手中的酒杯喝酒。

待走近时,锦瑟把灯笼往前移了移,才看清那人的面貌,却惊得她将手中的灯笼掉到了地上,她骇的赶紧跪到地上。“皇上,臣女,臣女见过皇上。”

“原来你见我,也还会是怕的吗?”上官逸勾起唇角,满是自嘲。“你起来吧。”

锦瑟依言起身,说:“皇上天子之身,锦瑟自然畏惧。”

“畏惧?哈哈哈哈,好一个畏惧啊。”上官逸扶着树根踉跄着起身,仰天大笑,可笑声,却夹杂着无尽的凄凉与酸楚。“朕让你考虑的事,你想的如何了?”

他乃是堂堂一国之君,虽不想对着一个女子纠缠不休,可他忘不了,忘不了那个桃花树下的粉色倩影。

他脑海中时时萦绕着那个在桃花树下轻抚琴弦,眉眼含情,轻声独唱,巧笑倩兮的女子。

身为帝王,他心冷如石,工于算计,心系天下,却唯独,舍了自己。

可他却能因为她而开心,愉悦,会担心她会不会嫌弃自己年纪大,会在向她说明心意时忐忑,会因为她的拒绝而难过。

因为她,才让他觉得他是一个人,而不是天下人的天。

锦瑟的身躯一颤,她低下头,没有答话。

“锦瑟,留在朕的身边好吗?”

他低垂着头,显得无助而又落寞,声音里竟是浓浓的乞求。锦瑟心有不忍,只能别过眼不看他来让自己坚定一些。“皇上,臣女已心有所属。”

“你喜欢的是谁,他究竟有什么好的。”

“他。。。。。”一想起玉笙寒,锦瑟的目光就变得柔情起来,可转瞬间又变得暗淡下来,她能说出的话也只有一句。“他,他很好。”

“朕是皇上,朕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你难道就不动心吗?”

“皇上应该比谁都清楚,皇宫,后宫,其实并不好。而且臣女所愿,唯他一人。”

上官逸颓废的后退了一步,是啊,皇宫又有什么好的?那不过是一个漂亮的金丝笼。后宫又有什么好的?那里面天天尔虞我诈。

“皇上,时辰已晚,臣女告退了。”

“不要走。”一把将锦瑟拉于怀中,上官逸在锦瑟的耳边轻轻呢喃。“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皇上,你喝醉了。”一把推开他,锦瑟仓皇的后退几步,却不小心撞上了身后的桃花树,疼的她倒吸了口气。刚欲离开,双肩却被上官逸紧紧禁锢住,她用力挣脱却毫无用处。

“锦瑟,朕很清醒。”上官逸看着锦瑟,本来阴狠的眸子里满是深情。“道理朕都明白,可是,朕不愿。哪怕你恨我,我也要将你禁锢在我的身旁。”

正怔忡间,忽然感到唇畔一阵柔软。她震惊的瞪大眼,只看到翩翩飘落的桃花。他在她的唇上反复辗转,夹杂着酒气,却伴着柔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