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天意弄人2

离雪曲 猫线线 1513 2016-03-02 15:17:01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陈氏之女,性情温和,端庄典雅,温婉贤惠,甚得朕心。今特封为贤妃,于三日后进宫,钦此。”

“谢皇上恩典,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家中之人一起谢了皇恩,锦瑟面不改色的接了圣旨。看着身边父母叔伯脸上的笑容,本已沉到谷底的心又沉了几分。

没想到事情还是走到了最糟糕的一步。

“陈小姐,这是皇上让洒家带给你的信,你且自己看看吧。”

锦瑟愣着从王公公手中接过一个信封,上面并非写其他,只洋洋洒洒写了几个大字:锦瑟亲启。

她微微恍神,其实那封信很轻,轻的可以忽略不计,可她却觉得犹如千斤重。

送别了王公公,锦瑟心事重重的回了自己的闺阁。思来想去,她还是拆开了信,细细读了起来,可未曾想,那上面只有寥寥两句:

朕允你三日。三日内,若他向你提亲,朕自当收回成命。

锦瑟叹了口气,满脸愁容。皇上贵为天子,君无戏言,可却愿意为了她收回成命,受他人猜疑,让她怎么能不感动?

他对她的好,她无力承担,所以她愧疚,但也仅是愧疚。

可正因为他是天子,所以才只给了三天时间。

三天,已是他能容忍的最大期限。

可她,又怎可能让玉笙寒上门提亲?

“小姐真是好福气,一进宫便被册封为妃,这可是天大的恩宠。”小菊知道了旨意很是开心,故也就免不了多少几句。“奴婢见皇上对小姐也是真心,你们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锦瑟虽面上一直无事,但心中一直压抑着不安与忧愁。小菊口中的“天作之合”“天生一对”却深深刺痛了她的心,生生压断了她脑海中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她当即就黑沉了脸,怒说道:“出去。”

小姐一向温和,别提发火,就连大声说话都是未曾有过的事。小菊何曾见过小姐如此生气的模样,当即就被吓得落了泪,抽泣着退了下去。

待小菊走后,锦瑟才恍然惊醒,面上尽是懊恼。她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才恢复了理智。小菊不过是想说几句吉祥话,她却将气全发在了小菊身上,着实是过分了些。她虽想去看看小菊,但现在却有件事她想立刻弄清。

“你那般聪慧,肯定已猜测到发生了什么。”

“大概。”知晓她是在跟他说话,玉笙寒开口回答。

“你也觉得我应该进宫去?”

“就目前而言是最好的。”

“那你想我进宫吗?”

她举着茶杯的手顿了顿,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可再掩饰,还是显得有些急迫。她忐忑不安,既期待又害怕他的答案。

若他不想,她宁愿一死来求皇上收回成命。

若他想,却是让她比死还难受。

“锦瑟,这种事我是管不了的。。。。。。”

“你只说想或是不想。”略显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她抬头,眼里一片清明却又异常坚定。

他别过眼,虽心中不忍,但还是说:“我只把你当作知己,别无他意。”

他的声音很轻,就这么缓缓的飘在她的耳中,却让她如坠冰窖。

她不死心的接着问,连声音中都有丝颤抖:“你可曾对我有过一丝心动?”

“没有。”

“你可是因为自己身为幻影,有意蒙我?”

“不是。”

“你今日,可有一句谎言?”

“没有。”

问到最后,她已然哽咽,可他的话语,却还是那么无情。

原来她以为的琴瑟和鸣,情深义重,都是假的。

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一个知己。

她瞪大双眼观察着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他虽然还是冷冰冰的,可她知道他说的字字属实。心如被活生生的挖开来般,眼泪登时就如断线的珠子不断往下落。她倔强的昂着头盯着他,直到眼泪模糊了视线。

伤心,失落,不甘,怨愤,无力。。。。。。种种情绪涌上心头,她想说些什么,可嗓子里却好像堵着什么东西,嘴里一股子腥甜感。

玉笙寒瞧着她此刻的样子很是担心,可又怕自己多余的关心让她有所误会,所以他就只站立在一边,一言不发。

喉咙处堵得她难受,而心又痛的她无法忍受,她一次次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来转移心中的疼痛,可却突然“哇”的吐了口血,直直地晕倒在地上。

前段时间忙着开学,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所以耽搁了写文,我会尽力更文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