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祸福相依2

离雪曲 猫线线 1689 2016-02-18 19:17:40

  天微凉,四周一片雾蒙蒙的,虽已是卯时,但院子里只有早起干活的人发出的依稀的脚步声和看不清的模糊的人影。

虽说冬天已过,但天气却还是没有一点复苏的迹象。一阵风吹过,小菊冻得打了个寒颤。

“这天,可真是冷啊。”

虽然嘴上在抱怨,但小菊还是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她的手里端着木案,木案上放着一个外观漂亮的青瓷碗,那里面,装着小姐要喝的药。每天到了这个时辰,小姐都已经服过药了,可今天因为煎药的丫头毛手毛脚打碎了药壶,她们不得已只能重煎了碗药,所以才误了时辰。

希望不会有什么影响,毕竟小姐能活到现在,全是这药的原因。想到这,小菊的步子更快了。

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凭着微弱的烛光,小菊望了眼熟睡的小姐,小心翼翼的将木案放于桌上,然后悄声来到小姐的床边。

平日里有点声响小姐都会惊醒,今日看来睡得很是安稳,到现在都没有醒来。

虽然心有不忍,但小菊还是推了推熟睡的小姐,说:“小姐,该吃药了。”

“小姐,该吃药了。”

“小姐……”

连叫了好几声,躺在床上的人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小菊不由得慌了心神,难道……

颤抖着把手放于小姐的鼻尖,却感受不到任何气息,小菊吓得后退几步跌坐在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姐,小菊对不起你。要不是小菊拿药晚了,你也不一定会,会……呜呜……”

想小姐平时对她那番好,可小姐却有可能因为她没有及时送来药而去世,小菊越想越悲伤,也从哭泣变成了嚎啕大哭。“呜呜呜……”

“不会怎样?”

“不一定会去世。呜呜呜……”

“噗嗤。”

正伤心着,却听见房里传来一声低低的笑,那笑声虽低,却甚是明快,驱散了屋子里笼罩的阴郁。小菊停了哭泣,但还是不停的抽泣着,这屋里还有她人吗?又是谁在笑?这声音听着像是小姐,可小姐她不是已经……

小菊迟疑的向发声处望去,却惊得不知该如何反应,她的眼瞪得大大的,眼里满是震惊,眼角还挂着她刚刚落得泪,显得滑稽无比。

“小,小,小姐……”小菊结结巴巴的叫道。

“怎的如今连话都不会说了?”

“小姐你,你不是死了吗?”

“你如今竟盼着我早点死了!”

看到小姐一脸伤心欲绝的神情,小菊立马摇头如拨浪鼓般,奇怪,刚刚明明是没有气息的呀。

“不是,不是。”小菊想说些什么解释,可憋了半天,却不知还说什么。抬头不小心看到小姐眼中的戏谑,才知是自己上当受骗了,她气红了脸,说:“小姐,你怎可用这个诓我!”

知道小菊是真为自己担心,锦瑟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讨饶的说:“你再不把药端来,可不能确保会发生什么哦。”

心里虽然还气小姐装死来逗自己,但一想起小姐虚弱的身体,小菊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拭去眼角的泪水,跑去把桌上的药端来,一口一口的喂给小姐喝。

“小姐,你下次不能这样了,小菊多担心啊。”

“好了,傻丫头。”锦瑟心中一动,费力的抬起那双骨瘦如柴的手轻轻擦拭着小菊的眼角。“小菊,等太阳出来就把窗子开开吧。”

“啪嗒”一声,小菊手中的碗掉落在地,裂成了一块块碎片,汤药弥漫开来,勾勒成一圈圈涟漪,就如小菊的心般,不复平静。

“小姐,你,你说什么?”小菊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复又问了一遍,带着期待与忐忑。

“小菊,怎的你最近耳朵也不好了,还是我说的不够清楚?”看着小菊呆愣愣的样子,锦瑟勾起唇角,温和而又端庄。“我说,小菊,等太阳出来就把窗子开开吧。”

“是,小姐,是,小姐。”小菊喜极而泣,她们究竟盼了多久,才等到小姐打开心扉的这一天。小菊迫不及待的想要跑出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老爷夫人,却被小姐叫住。

“等等,先去煎碗药。”

“是,小姐。”小菊暗怪自己的慌乱,都忘了小姐的身体了,刚刚她失手把药打翻,都没有想起再为小姐煎碗药。她不经意间抬头,却浑身一震,小姐倚靠着床头,眼神随意落在一处,嘴角清扬,却美得动人心魄,一点都不似久病缠身的病人。端庄典雅,一如以前,不似生病时的愤懑郁恨,光华更甚从前。

小菊退出去后,屋子里又恢复了沉寂,隔了好久,才有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

“我,真的还能活下去吗?”

“锦瑟,我们一起走出房间吧。”

锦瑟扭头望向站于她身侧的玉笙寒,平静的眼里燃起浓浓的活下去的意志。

是啊,她还未陪他赏万千芳华,怎可轻易离去?

她想陪他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

之前回老家过年没网,所以停更了,请见谅。一回来我就迫不及待来更了,望大家喜欢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