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初吐心声2

离雪曲 猫线线 1837 2016-01-30 21:35:20

  “小姐,小姐,少爷回来了。”婢女小菊一得知这个消息便匆匆赶来小姐的房间告知她,希望她能够开心。

“兄长回来了,许久不见,我甚是想念他。”空旷昏暗的房间里传来微弱的声音,那声音轻柔至极,又带着一丝孱弱感,不仔细听,还真是听不清。

小菊暗叹口气,她家小姐唤作锦瑟,可是名震天下的第一才女,再配上那倾国之姿,可真是爱慕者无数。奈何天妒红颜,小姐偏偏患了重病,寻遍名医都看不出身患何疾,自然也就无法医治。无奈只能卧病在床,吃药延迟生命。

“锦瑟,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小菊猜测是大少爷,便急急地打开了门。

“兄长,原谅锦瑟不能起身向你请安了。”最近她的身体越来越差,竟然已经到了无法下床的地步。

“你我兄妹间,何必在意这番虚礼。”锦瑟的兄长,也就是陈远山在锦瑟床边的木椅上坐好。看了眼满脸憔悴却依旧强颜欢笑的妹妹,心里满是酸楚。他就这么一个妹妹,可如今却变成了这番模样。她那般的温柔多情,美丽善良,却硬生生被病痛折磨的面目全非。“你的身体,可有好些?”

“只不过是强撑着一口气罢了。”

“父亲还在为你寻访名医,一定会有希望的。”陈远山笑着对锦瑟说,却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兄长好不容易回来一次,难道也要挂心这些事吗。”锦瑟不忍看到兄长眼中的自欺欺人,笑着取笑他。

“你到还是那般贴心。”知晓她是故意转移话题,陈远山更觉怜惜。“你这屋子怎得还是如此昏暗,还是不愿多见见外面的风景吗?”

锦瑟一直微笑的脸上终于有了丝裂痕,她幽幽地望着关的紧紧地窗户,那儿,隔绝了外面的一切。乌黑的眸子转了转,很快就又归于平静。“那些,早就不是我该奢望的了。”

“锦瑟,你。。。。。”陈远山想出声安慰,可是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终究只是叹息一声。

“兄长这次出征,可有什么收获?”

“出征自然是胜利了,那些战场之事就不说给你听了。但这次为兄回来给你带了许多新奇玩意,你无聊时用来消遣时间吧。”

“多谢兄长挂念。”

其实陈远山只是把那些东西带来送给锦瑟,就如一个哥哥想把好的东西都给妹妹般。但他知道,锦瑟也知道,这些东西都不会到锦瑟的手中,因为锦瑟现在连拿个碗的力气都没有。

“咳咳咳。。。”

“锦瑟,你怎么了。”陈远山吓得赶紧起身,满脸担心。

“无妨。”锦瑟无意间转头看到了兄长系在腰间的佩剑,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好似从灵魂中感觉和它有种熟悉感,更觉得它像是在不停地呼唤着自己。锦瑟静静地凝望着那把剑,手却不由自主的向前伸去。

察觉到锦瑟的异样,陈远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系在他腰间的佩剑。他立马将剑取下递于锦瑟面前。

“这剑是我此次出征意外所获,但不知为何,这剑却拔不出来。我本想带去铸剑师那询问,倒是给忙忘了。”

锦瑟一遍遍的抚摸着这把剑,心中的熟悉感越来越强烈,心底好似有个声音呼之欲出。

“兄长,可否将此剑送于我?”

陈远山虽然不想自家妹妹舞刀弄枪,但看在锦瑟卧病在床定是无法习武,而且这又是她第一次向他要东西,所以他也就点了点头表示允许。

“锦瑟,我明日就要离家。邻国这两日有异样行动,皇上日日挂心,派我前去戍守。为兄对不住你,无法多陪陪你。”

“兄长自然是要以大事为重。”

“为兄下次回来一定多抽出时间来陪伴你。”陈远山躲避着锦瑟的目光,伤感的说。

“好。”锦瑟笑着点了点头。只是兄长,下次回来,你或许只能面对着我的灵牌了。

锦瑟知道,陈远山更知道。他多想这次留下陪伴锦瑟,可是皇命难违。但锦瑟的身体,肯定是撑不到他回来了。虽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一想到此次可能是他和锦瑟的最后一面,心里的悲伤就无法抑制的蔓延。强忍住眼泪,陈远山牵强着扯出抹笑,说:“锦瑟,那为兄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让锦瑟听出了他的悲伤之情。锦瑟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陈远山的离开。

“兄长。”在陈远山踏出门槛时,锦瑟心中一动叫住了他。“兄长,我何其有幸,能成为你的妹妹。希望兄长以后能有个美满的家庭,永无烦恼之事。”

陈远山就那么僵硬的站在那,锦瑟看到他的双肩一抖一抖的,暗叹了口气,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小菊,关门。”

听到身后门关的声音,陈远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泪水止不住的落下。他的妹妹,就是这么善良懂事。是他应该感谢上天,赐给他一个这么好的妹妹,如果可以,他多想把自己的寿命分给锦瑟。

锦瑟,愿来生你能遇到一个更好的兄长,作为兄长,我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我是新人,或许我的小说没有华丽的词藻,也没有动人细致的描写,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但我的小说,却绝对的真诚,那里面饱含着我的幻想,我的希望与我的心血。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