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祸福相依1

离雪曲 猫线线 1484 2016-01-31 16:54:21

  陈远山走后,锦瑟觉得身心俱疲,精神困乏,便柔声吩咐:“小菊,你退下吧。我要休息了。”

“是,小姐。”小菊应声退下。

锦瑟抬眸看了眼桌上的烛台,那是整个房间唯一有亮光的东西。它孤独地立在桌上,摇曳着微弱的火光,好像随时就会灭掉。锦瑟困倦的闭上眼,是不是等烛光熄灭,也就是到了她的死期?罢了罢了,还不如就这样沉睡永不醒来,也好过强撑着口气苟延残喘。

“是你,是你在呼唤我吗?”

房间里忽然传出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锦瑟困惑的张开眼,环顾了一圈也没发现他人的踪迹。自嘲的笑了笑,难道现在她也开始幻听了吗。

“你没有听错,你知道的,只有你知道我在哪里。”

声音如此真实的传人锦瑟的耳中,那声音,清冽如泉,却又带着丝落寞,一瞬间就抓住了锦瑟的心弦。她不受控制地朝放于床上的剑望去,直觉告诉她是这把剑发出的声音。她抬起手,一遍遍的摩挲着剑,从剑柄到剑身,那般细致与温柔。

“是你吗?”

锦瑟的话音刚落,她手中的剑就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光芒,驱散了笼罩在这房间多年的阴暗,一时间,房间里亮如白昼,刺的锦瑟微微眯起了眼。光芒很快就消失不见,再看时,剑已经恢复平常。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女子。”

锦瑟扭头朝发声处望去,平静的双眸一点点碎裂,里面满是惊艳与震惊。她看着忽然出现在她房中的男人,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周身,长及腰身的乌发束着白色丝带,月牙色的袍子襟摆上绣着朵朵寒梅,更显其风华绝代。他是那样的清雅,那么的高贵,那么的圣洁,让人觉得对他任何不轨的念头都是一种亵渎。那人垂下眼朝她望了一眼,便让她心跳加速。

“你是谁。”

那人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低身蹲在她的床边优雅的伸出只手,示意她将手放在上面。因为病痛的折磨,锦瑟的手已经不像原来般纤细美丽,而是瘦的皮包骨般,她将手放于那人手上,顿时觉得自己是如此丑陋不堪。原来见过那么多人,她从未有过如此情绪,可她为何会在这个才见一面的人面前自卑?她仔细凝望着面前人,或许是他过于完美,让她觉得惊为天人,才唤醒了她内心中沉睡已久的傲气。脑海里不断有奇异的景象传来,那是那个人的记忆。

“我叫玉笙寒,那么你可愿接受我过往的一切,选择此生与我相连?”

怔忡间,锦瑟听到了那人的声音,她没有一丝迟疑,坚定的点了点头。可一想到自己病弱的身体,随即又落寞的低下了头。“可我不知,还能存活多久。”

玉笙寒看着眼前情绪低落,周身都笼罩着悲伤的女子,好似看到了被困在剑中,没有记忆,日复一日孤独一人的自己,冰冷了几百年的心有一丝融化。“不论还有多久,我们能够一起度过就好,总好过一人承担所有的苦痛与折磨。”

这是玉笙寒第一次说这么多话,或许是这个女子让他有了同病相怜之感,但在他面前的女子如此脆弱不堪,让他忍不住的疼惜。“重要的是,你可愿意与我一起度过接下来的时光?”

虽然他的眼里依旧还是毫无感情变化,但他言语里的真诚却让锦瑟动容,她一直以为她足够坚强,足够坚强到能够自己一人面对死亡,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她如此胆小。无论她多么假装微笑不让他人担心,可她的内心,却一直都有想要活下去的渴望。

她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坚定的说:“我想,我想活下去。”

她还有很多想做的事,还有很多未曾去过的地方,还有很多风景未曾领略。

而且。。。。。

锦瑟侧头看了眼玉笙寒,现在的她,有了活下去的意念,她不想,在刚刚遇到他时,就是他们的终焉。

“那么,契约成立。”说完,玉笙寒就向前在锦瑟的唇畔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般,却让锦瑟乱了心神,如小鹿乱跳般。

玉笙寒这时才注意到这房子昏暗无比,所有的门窗都紧闭,好似想要隔绝外界的一切。屋子里只有一个烛台上有着微弱的烛光,让这房子更是显得毫无生气。

“锦瑟,把门窗开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