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改变计划1

离雪曲 猫线线 2232 2016-01-27 18:01:38

  碧波刚盖上箱子,门就被推开。她整理好脸上的神情,再回头时,已恢复了原先的淡漠疏离。

“你刚在干嘛?”

“碧波见过将军。”碧波施施然地行了一礼,没有一丝多余的情感。“我刚在收拾衣物。”

“过来。”在椅子上坐好,王将军招了招手,将碧波叫到自己身边。

碧波低首走到王将军的身边,拿起桌上的酒杯为他斟了杯酒,说:“将军请用。”

“明日,我们就要成婚了,可你对我,却还是如此冷淡。”王将军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望向碧波的眼里已隐隐有了丝不耐。“你该知道,我从没在一个人身上浪费过这么多耐心。我对你,已经够忍让了。”

碧波被他的眼神看得一惊,忙说:“大人对碧波的好,碧波知道。”

他虽为将军,但却不是什么面目可憎之人,虽已年近中年,但也看着俊朗。只是碧波却知道那只是外表而已,他性格暴虐,家中娶妻也已多次,但却没有一个能存活长久,都被他厌倦后折磨致死。他看上自己已经好久了,但却一直没有碰自己,这让她很感谢,可是她却无法说服自己嫁给他,因为她每次看到他时都提心吊胆。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美若天仙,身上,更是有着难以言喻的魅力。你对谁都是冷冰冰的,我觉得征服你会更有成就感,所以一直忍让你。”王将军抬眸,直直地看着碧波,直看得碧波忐忑不安。“可我发现,我错了。因为我不论对你多忍让,你还是那么冷淡。既然这样,那我只能换种手段征服你,让你屈服。”

碧波心里升起股不祥的预感,她后退一步想要和王将军拉开距离,手腕却倏的被抓住。她战战兢兢的问:“你想干嘛?”

王将军忽然笑了起来 ,就如只老虎抓到了想要的猎物般那样心满意足。他没有说话,径直拉着碧波来到床边,说:“看来女人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会变乖。”

明白他想要做什么,碧波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明日才是我们成婚的日子,这,这是不可以的。”

“只要我想,又有什么不可以。”说完就将碧波扔于床上,没有一丝犹豫,也没有一丝怜香惜玉。

听到外面的争吵声,柳幻雪不免有些担心,她轻手轻脚地抬起箱子的一边,刚好从透过的缝隙中看到了外面的情况,可是却不免羞红了脸。

“你怎么了,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傅玉玄看到柳幻雪抬起箱子后便一脸呆呆的样子,不免有些好奇,他往旁边挪了挪,却在看到外面的情况时也红了脸。他自诩为读书人,怎么会看过这种情景,结巴了半天,才说:“这,这,这真是有伤风化。”

柳幻雪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看着外面的一幕,另一只拿着“水兮”的手紧紧握住,内心百感交集。

碧波她没有大声叫喊,怕会引来更多的人,那样会让藏在箱子的两人更难逃脱出去,更何况,她知道,就算她再怎么大声呼喊求救,都不会有人来救她。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那是她对现实的绝望与无声的控诉。

“这这这,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傅玉玄看着,愤愤地出声。“我们难道就这么看着吗?”

柳幻雪心中也满是愤怒,虽然今天是第一次相见,但她却非常喜欢碧波。不知是因为相同的经历,还是她的琴音,反正她对碧波有莫名的熟悉感。可是如果现在就杀了那个王将军,外面又有那么多追兵,她一人也就算了,可带着傅玉玄这个书生,实在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保傅玉玄平安。正纠结间,柳幻雪看到了玉笙寒,他就这么站在那边,静静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无悲无喜,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般。她从小发生那种事,即使身边有玉哥哥的陪伴,也没有让她消除心中的恨意。那碧波呢?发生那种事后,她一人流落风尘,无依无靠,心中愤恨却无力报仇,被幽居在这方烟花之地,那般的身不由己。是不是正因日复一日的痛苦,才能弹出那般满腹愁绪,心有不甘的曲子?

还没思考完,身体却先一步行动,柳幻雪一跃跳出箱子,右手拔出“水兮”刺向床上的王将军,就在快要刺到时却被他一闪而过。

“没想到将军反应如此迅速,我还以为你会梦死床上呢。”柳幻雪面露讥诮,满是嘲讽。

“要怪就怪你带了一个不懂武功之人,他的气息,实在是无法隐藏。”王将军想起刚才的一幕也心有余悸,若不是最后他察觉到了别人的气息,他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他抽出腰间的佩剑,却在看到对面女子的佩剑时瞳孔猛地一震,看来今天,注定是一场硬仗了。

“这怎么又是我的错了?”傅玉玄呆站在箱子那,一脸无辜,怎么他总是帮不上忙呢?

刚才王将军一直在忙着躲避攻击,如今才看到柳幻雪的长相,不由被勾引了心神。她肤白如雪,美目灵动,粉腮微红,娇唇粉嫩欲滴,现在似是有些不悦,秀眉微蹙,更显其娇俏可爱,论姿色,竟不比碧波差分毫。“这么美的脸庞,怎得也打打杀杀,不如一起嫁于我好了。”

“你做梦。”听到对方的话,柳幻雪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再次展开了攻击,攻击也愈加凌厉。

“就是就是,就你还想娶小雪!”傅玉玄听了那话恨不得上去打那个将军几拳,但奈于实力差距只得做罢,只能在一旁为柳幻雪加油。“小雪加油。”

“臭书生,照顾好碧波。”柳幻雪一边闪身躲过攻击,一边看到一边看得入迷的傅玉玄,心中暗骂了声呆子,难道他不知道他现在应该做什么吗!

傅玉玄听到这话才猛然惊醒,匆匆爬出箱子来到碧波的身边,却在看到碧波裸露的上半身时转过了羞红的脸。“对不起,在下无意的,望姑娘见谅。”边说边脱下自己的冰蓝色外袍拿在手中,说:“姑娘将就一下。”

碧波接过傅玉玄手中的衣服披于身上,许是因为宽大的原因,一直松松垮垮的,她又取下头上的白色绸带系于腰间让袍子不至于落下。再抬头时,却看到傅玉玄依旧别过头没有看向自己,心中暗想:到还真是个守礼制的人。“公子,我已穿好了。”

傅玉玄回头,看到碧波一头黑丝散落肩前,加上梨花带雨的美目,更显楚楚可怜,不由放柔了声音说:“姑娘放心,小雪一定不会输的,你不用再害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