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幻象成爱1

离雪曲 猫线线 1661 2016-01-26 23:24:47

  “玉哥哥,你看我这招式练得对吗?”

一边说着,柳幻雪一边将剑置于桌上,走到玉笙寒的面前,昂着头好奇地问。

知晓她是想偷懒,玉笙寒也不点破,只是板起脸,故作严肃的说:“唤我师父。”

吐了吐舌头,柳幻雪对着玉笙寒做了个鬼脸。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虽然他依旧高贵清雅,但对她,却并不冷漠了,让她觉得他并没有那么难以接近。相反的,有时候却过于啰嗦与古板。就在称呼方面,就一直让她唤他师父。

虽不知原因,但她却清楚地知道,她从心底里不愿叫他师父。

“我就要唤你玉哥哥。”

望着柳幻雪嘟着嘴撒娇的娇俏模样,玉笙寒只能无奈投降。

罢了,她爱叫,便让她叫吧。

“雪儿,休息够了,就快快练剑吧。”

柳幻雪很喜欢他唤她为雪儿,他的声音很好听,清澈如泉,总是让她不自觉地沉迷。

可是,她却不喜欢他催促她练剑,因为她无法忘记那场杀戮,更因为她害怕,害怕当她习会他交与的剑术时,他便会消失。

“玉哥哥,我为什么要学剑呢?”

“雪儿,我只是一个寄身于剑上600多年的亡灵,没有记忆,不知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残留在这世间。这一点,你是清楚的。”

是的,柳幻雪知道,她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在她从柳宅醒过来的那一刻,望着遍地的尸体,回想起发生的一切,仍害怕的止不住颤抖。仓促间想要拉紧身边的他来减少恐惧感时,才讶异地发现,她什么都触碰不到。

她就这么直直地将手穿过他的身子,却抓不住任何东西。抬头看向他,他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好似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般。

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柳幻雪握紧了双拳,什么话也没有说,小小的拳头里不知压抑了多少情绪。

沉默了良久,玉笙寒缓缓地说:“你是人,而我是亡灵。那次情况危急,我不得已才占用了你的身体,若再有下次,你就会因承受不住而死的。”

一阵风吹过,吹落了枝头的桃花,花瓣纷飞,随风摇曳,如画如梦间,结束了它们短暂的一生。

心里忽然升起些悲凉,若不是他,她又岂能活到今天?桃花一生虽然短暂,但却开得芬芳,就连离开人世的方式,也是那般美丽。而她的未来,又将是什么样的?正因如此,她才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更加的感激他,更想和他一起过平凡的日子,想帮助他寻回遗失的记忆。

“不要幻想平静的生活,在你选择与我命运相连的那一刻,你已经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

为什么?

不解地盯着他,柳幻雪的心中满是疑问。

“你可知,我给你的佩剑名唤‘水兮’。江湖传说‘水兮’一现,灾厄不断。‘水兮’会给使用者招来厄运,它的历代主人都死相凄惨,不得善终,江湖人称‘邪剑’。”

顿了顿,他看着她,接着说:“而你的结局,又将如何?”

摇了摇头,这些对她而言又有何重要的?即使粉身碎骨,她只想亲手血刃仇人,以慰那么多的亡灵;她只想为他寻回记忆,助他想起他至死都不愿离开的缘由;她只想让他如墨般暗淡的眼睛再次变得灿若星辰,再看到他眉眼含笑的拂去她眼角的泪。

许是柳幻雪的沉默刺痛了玉笙寒,他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一闪而过的忧伤。言语间,却是冰冷如泉。“如若现在后悔了,便将‘水兮’扔与河中,我便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我之间,再无任何关联。”

他的周围,有一层无形的屏障,阻挡着别人的前进。柳幻雪伸出手想要拉住他,却怎么也无法冲破那层阻碍。明明他就站在她的前方,却那么的遥不可及。

他是不是一直用这样的冰冷疏离拒绝着他人的接近?他是不是一直用这样的方式封闭着自己的心?

柳幻雪没有言语,只是一步步地走到玉笙寒的面前,明明只有那么几步的距离,却让她走得那么漫长,好似时光都静止了般。

抬起头,她目光炯炯地望着他,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倔强与坚定,让玉笙寒内心也暗暗吃了一惊。

“我只想告诉你,我跨越了横在我们之间的600年,我,正在努力向你靠近。”

因为他是她在这世上唯一认识的人,是她唯一的依靠,也因为他在她心中的那一丝不一样。

“‘水兮’是邪剑又如何,我会打破谣言,向世人证明:邪恶的不是剑,而是人心。”

一轮圆月,满天繁星,些许清风,桃花纷纷,勾勒成一幅极美的画。画中,身着青衫的女童笑靥如花,而她面前的男子身着一袭月牙袍子,显得那般风华绝代,不染纤尘,高贵圣洁。

即使那个男子其他人看不见,却深深烙印在那青衫女童的心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