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幻象成爱2

离雪曲 猫线线 1993 2016-01-26 23:24:47

  十年后

“客来居”作为承都赫赫有名的酒馆,不以奢华出名,而以雅致精简备受欢迎。虽是白天,却也有不少文人两三一桌,举酒吟诗,风雅一番。

“这位仁兄所说之话,在下不敢苟同。”

“在下拙见,望公子指教。”

“在下认为,所谓君,必应以民为主……”

酒馆里的人讨论的热烈时,一道粗犷的声音传了过来。“老板,快寻一张干净的桌子,来些上好的酒菜。”

语毕,才看到一个身材健壮的男子走了进来。在座的人见了后也立即噤了声,不再言语。

可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啊!

老板唯唯诺诺的迎了上来,环顾了店里一圈,略有些为难的说:“陈将军,店里已无空桌,恐您得与他人……”

被称为陈将军的人挥了挥手,说“本将军今天心情好,也不为难你,为本将军寻个空位吧。”

老板闻言,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满脸欢喜地将陈将军带到了一个位子。

陈将军鄙夷地看着坐在那战战兢兢的书生一眼,狂笑起来。“我乃粗人,实在是不宜跟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起,免得一不小心碰到了,再伤着人家,这着实是让人倒胃口的。”

一句话,就将他对书生的鄙夷不屑表达了出来。

在座的书生听了后,脸上青一阵紫一阵,满是难堪。他们虽恼,但碍于陈将军的武力与权势,只能隐忍不发。

陈将军仔细看了一遍酒馆后,便大步向一个方向走去,直到走到一个女子旁边,才坐了下来。

“老板,还愣着干嘛,快些上菜。”

那女子,也就是柳幻雪,对他极大的声音有些反感,不着痕迹地往另一边挪了挪。

“姑娘对面为何也放了一副碗筷?”

柳幻雪垂下了眼眸,又戴着面纱,旁人根本看不清她的容貌与神情,她闻言,还是埋首吃饭,不发一言。

陈将军倒也不气,今日他心情极佳,自然也就不计较柳幻雪的无礼,更何况,他的目光早已被柳幻雪放于桌上的剑所吸引。他是练武之人,所以自然也知道那剑极不简单,心里想着,手竟然也不受控制地向它伸去。

就在快要碰触到剑时,他的手却被一双筷子拦住。他暗中发力,却也挣脱不开。陈将军诧异地望了眼脸蒙面纱的女子,没想到竟然也是一个会武功之人!暗中打量了下周围人的目光,他不由得有些恼怒,虽然不敢明着看,但那些人都在密切观察着他的举动。大庭广众之下,他怎可输给一个女子,传出去可是个笑话。

“姑娘这是何意?”语气中的怒意不言而喻,让周围人都不由得吸了口气。

“别碰。”那声音,可真是清澈动听,如空谷幽兰般,虽带了丝恼意,但也的确酥软了人心。

陈将军被柳幻雪的声音弄得心神荡漾,手也不自觉的收了回来。

扫了眼那个男人,又瞄了眼手中的筷子,柳幻雪顿时没了吃东西的兴致,撇了撇嘴,起身拿起佩剑离开。

“等等。”陈将军第一次被人如此无视,面子上不免有些过不去,他叫住柳幻雪,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可是承都的大将军,掌管承都所有的兵马。”他的语气里,是难掩的自豪。

淡淡地点了点头,柳幻雪表示听到了,然后便提步准备离开。

“你。。。。。”陈将军恼羞成怒,气愤地把杯中的酒向地上扔去,脸上,是骇人的阴森。

酒杯应声而碎,水滴汇聚成线,向一处流去。

柳幻雪转头,一直平静的眸子里满是杀机。“你找死。”说完,还未等陈将军反应过来,一把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那剑,碧如秋水,剑身满布菱形的暗纹,剑上还泛着丝丝寒意。

周围的人倒吸了口冷气,刚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有胆小的,甚至都偷偷溜了出去。

看到这把剑,饶是再淡定的人也无法保持冷静,更何况陈将军。他瞳孔猛然收紧,不敢相信地问:“这难道是水兮?”

“雪儿,不要惹麻烦。”

不甘心地看了陈将军一眼,柳幻雪倏的收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柳幻雪刚撤剑离开,陈将军便吓得瘫软在地,他竟然从“水兮”的手下留下了性命!周围那些读书人看到这一幕,也冷汗涔涔,他们虽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水兮”之名,他们也是知晓的。

“水兮”在两年前再度出世,在守卫森严的王府如入无人之境,未被任何人发觉,一剑封喉,直取了当今皇上最信任最看重也最重要的弟弟的性命。结合之前“水兮”的历代主人及王府暗杀王爷的事情,人们都以为这次“水兮”的主人定是怎般凶神恶煞之人,未曾想,竟是一个年轻女子!

走了好一会,柳幻雪才停下脚步,仍心有不满地说:“为什么要阻止我?”

“你究竟在气些什么?”

气些什么?

我气他想要碰水兮,我气他将酒杯掷于你的身上,即使他看不见,即使根本伤不到你,我也无法容忍!

我可以容忍所有事情,可是我无法容忍有任何人对你的侮辱!

柳幻雪很想对着他玉笙寒说出来,可是她不能,她,也不敢。

话说出了口,却变成了:“我对他如此忍让,可他却一直刁难。”

“你如今,怎变得越来越刁蛮了。”

“是,我就是刁蛮,就是蛮不讲理,这样可以了吗?”说完,便拔腿跑开,徒留玉笙寒一人在那暗自叹息。

如今的她已不再是那个稚嫩女童,早已知晓心中那异样的情愫名为喜欢。而这么多年的相处,那朦胧的喜欢早已变为浓的入骨的爱。

只是,她却无法将心中的爱意宣之于口。

她在他的眼中,永远是那个刁蛮可爱的孩子。

这样对她而言,却也是最好的结局。

执子之手,与子携手,终究是一场幻想。但若能相守一生,她已无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